混世小术士

1358 钓大鱼

混世小术士 第一卷 乡村风云 1358 钓大鱼 天天书吧

王宝玉连忙坐过去,小月又去给王宝玉沏茶,只听尉兴邦说道:“小王,招生办这个地方,一向是贪腐的重灾区,虽然换了几个领导,可是腐败总是难以遏制,就像是得了传染病一样。”

“尉书记您放心,我这个人抵抗力很强,绝不会受污染的。”王宝玉郑重承诺道。

“前几任都是我们纪检部门查办的,但招生贪腐的隐蔽性很强,因此,虽然查办了几个主任,但幕后的人物依旧隐藏着,并没有浮出水面。”尉兴邦表情凝重的说道。

“后面还藏着一条大鱼?”王宝玉谨慎的问道。

“是,这条鱼很狡猾,因此,我希望你能够耐住性子,协助我们纪检部门,将这条大鱼给捞出来。”尉兴邦道。

王宝玉听得是豪情万丈,尉书记能跟自己这么说,那就是充分的信任自己,他拍着胸脯道:“尉书记放心,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。”

“爸,回来就谈这些无聊的事情!一天十二个小时的工作时间还不够你们聊的啊!”小月等的不耐烦,忍不住插嘴道。

“呵呵,爸爸又错了!”尉兴邦爱怜的揽住女儿的肩膀,小月习惯性的挣脱了下,但还是乖顺的靠在爸爸的肩膀上,尉兴邦自然是心潮澎湃,极力控制着自己有些激动的情绪。

“爸,王哥建议我去学化妆师呢。”小月说道。

王宝玉表情尴尬,讪笑道:“我就是随便一说。”

“化妆师是个新兴的好职业啊!爸爸同意,你也是大孩子了,应该有自己的生活。”没想到的是,尉兴邦居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。

“爸,你真好。”小月揽住尉兴邦的胳膊,难得表现的很亲昵。

“才知道啊!”尉兴邦宠溺的刮了下女儿的鼻子,又回头对王宝玉问道:“咱们平川的这些大学有专门的化妆专业吗?”

“大学应该没有,都是些专业技能学校。”王宝玉认真思索了下回答道,突然想起什么,说道:“平川大学有形象设计专业,知识面想必比化妆更广一些。而且小月对这些化妆服饰之类非常敏感,另外再接受下人际交往知识,想来也不错。”

“形象设计?小王,你就帮个忙吧!让小月去平川大学旁听,不入学籍。”尉兴邦说道。

“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。”王宝玉道,安排个学生,又不占正常的生源名额,应该很好办的。

“爸爸,不拿毕业证还学个什么劲啊!”小月不满的说道。

“只要知识学到手,不在乎文凭。咱们可以最后申请个函授或者进修学历也不错。”尉兴邦说道。

“我要是学的好,肯定要提前毕业啊,我可不愿意在那里呆那么久。”小月说道。

“说不定你还能被破格录取呢。”王宝玉随口说道,大家都会心的笑了起来。

又闲聊了几句,王宝玉起身告辞回家,小月自然是一百个不情愿,使小性子上楼去了。王宝玉也不在意,通过这一次跟尉兴邦的深入接触,他的心里多少有了底,做事的胆子也可以大一些。

没过几天,教育局长杨木就组织召开了关于步云培训的处理会议,显然,尉兴邦给他的压力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“杨局长,这份证据不能说明步云培训非法收取了费用。”梁倾岩依旧坚持自己的看法。

“我觉得事儿绝不能不了了之,要再深入调查。”郭函坚持自己的看法。

王宝玉却没有说话,他冷眼看着梁倾岩,他心里已经能够确定,梁倾岩被贲步云给收买了,否则,他不会如此坚持自己的看法。

“小王,证据是你提供的,你有什么想法?”杨木问道。

“一定要查,一查到底。”王宝玉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
“现在是什么火候了,再有一个月高考就要开始了,现在查,肯定要查出乱子来,影响了高考秩序,你这个招生办主任,难辞其咎。”梁倾岩道。

“那你影响了招生秩序,谁来惩处你的过失?”王宝玉不甘示弱。

“高考在前,招生在后,要错也是你先错!”梁倾岩出言不逊。

“少他娘的威胁我,简直是吃里扒外!老向着贲步云说话,他给了你多少好处?”王宝玉恼了,说话开始不讲究起来。

“证据呢?王宝玉,你别血口喷人!”梁倾岩立刻恼怒的站起身拍桌子道。

“你他娘的心里清楚,还想举报老子,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。”王宝玉也把桌子拍得山响。

“行了,一开会就吵吵,成何体统。”杨木听不下去,冷脸道。

“还是请杨局长拿个具体主意吧!”郭函道,在开会之初,他就已经明白,杨木对于这件事儿的处理,肯定早已心中有数。

“既然上面督促了,这事儿就不能算了。我的意见是,高考在即,稳定压倒一切,先通知步云培训,如果存在非法收取招生费用的行为,立刻纠正,予以退还,具体的事情,等到高考结束之后,再行商议。”杨木拍板道。

对于这个处理方式,王宝玉很不满意,分明就是放纵贲步云的行为,这时,他想起尉兴邦交代钓出大鱼的指示,便强压着心中的不满,没有表示反对。

步云培训受到了教育局的一次严重警告,但实质上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,依旧是门庭如市,生意兴隆。

贲步云竟然无耻的给王宝玉来了电话,对王宝玉的宽容表示了感谢,王宝玉没客气的警告贲步云,这事儿刚刚开始,小心自己屁股后面的屎。

王宝玉感觉很郁闷,无形之中,自己还是没有坚持原则,步云培训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,同时,他也感觉到很无奈,自己这个招生办主任,表面看很有能耐,但事实上权力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制约,无法尽展手脚。

见王宝玉始终闷闷不乐,同屋的代萌又笑着提议道:“领导,周末咱俩儿出去玩吧?”

“凤凰山太无聊,我可不喜欢当驴友。”王宝玉摆手道。

“我这里有两张暖春旅游的优惠券,咱们去玩漂流吧?”代萌道。

漂流这项活动听着很新鲜,王宝玉没玩过,有些动心,想来也应该放松一下,琢磨了半天,还是答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