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73 篡改数据

1373 篡改数据

“我也弄不明白。”王宝玉也推辞道,说得是实话,他不太懂电脑,看到复杂点的东西心里就发怵,所以对于所谓的程序后台,他一次也沒上去过,

“是不是有备份的数据,可以一次性恢复。”代萌插嘴道,

“对啊,当初可是跟信息港约定,数据录入期间,每两个小时进行一次备份。”郑东策道,随即又说:“这种技术就要找信息港了。”

“那就快找信息港,赶紧把这件事儿第一时间处理好。”杨木着急的说道,

就在这时,杨木的手机响了,他一看号码,赶紧接了起來,却是邱佐权打來的,杨木啊啊的应了几声,就放了电话,表情凝重的说道:“邱副市长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儿,他吩咐,网站先关闭,必须要先查出來,谁改动了数据。”

“现在关闭网站,可是对考生的影响很大啊。”王宝玉不禁担忧的说道,

“领导既然吩咐了,咱们就照办。”杨木道,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还可是什么,要是让学生及家长再发现出其他的问題,咱们教育局全体都得下岗。”杨木大喝道,

网站被关闭了,王宝玉感觉心里很赌,自己上任以來的头一件大事儿,就遇到了麻烦,数据怎么就能变了呢,他并不知道,邱佐权那边,已经跟市纪检汇报了上去,由市纪检牵头,就此事成立了专案组,

就在两天之后,杨木找到了王宝玉,异常恼怒的说道:“小王,你胆子也太大了,偷着安排几个考生就算了,怎么连篡改考生分数的事情也能做得出來。”

王宝玉一头雾水,但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连忙说道:“杨局长,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來呢。”

“还狡辩。”

“杨局长,我沒干,这肯定是诬陷。”

“后台已经查出來了你的登陆记录,赶快交代问題。”杨木恼火的敲着桌子道,

“连登陆密码我都不知道,又哪來的记录。”王宝玉坚持道,

“信息港的技术人员对网站进行了分析,上面有你登陆的记录,时间精确到秒,这件事儿错不了。”杨木愤愤的说道,

“这绝对不可能,说不准就是那个什么黑客干的。”王宝玉慌乱的替自己解释,

“唉,你先别管招生的事儿了,这是邱副市长的安排。”杨木严肃道,

“凭什么啊。”王宝玉当然不甘心,这种罪行就像是当年的岳飞,是莫须有,

“下午邱副市长和纪检委那边的人一起过來,有话跟他们说吧,唉,你可真让我失望,不说清楚,我也保不了你。”杨木摆手叹息道,

“杨局长,我真的是冤枉的。”王宝玉满腔悲愤,怎么倒霉事儿都能让自己碰上呢,

“你就让我安静会儿吧。”杨木黑着脸下了逐客令,教育局出了此等丑闻,也让他这个局长倍感压力,

王宝玉气鼓鼓的回到办公室,感觉胸中有一股怒火在燃烧着,五脏六腑都难受,很想砸东西,代萌看王宝玉的脸色很差,小心的问道:“杨局长说什么啊。”

“说不让老子负责招生的事情了,他娘的,还不是到了关键时候,想搬掉老子这个绊脚石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临阵换将,这不应该啊。”代萌思索道,

“有人说我登陆了后台,更改了考生数据。”王宝玉沒隐瞒的说道,

“那也要有证据啊。”

“信息港那边说有证据。”王宝玉无奈道,

“找他们问问,是不是搞错了。”代萌出主意道,

“问个屁啊,我现在是百口难辩,干脆等死就行。”王宝玉恼火的说道,

“用钥匙偷东西的,难道都是自己人吗,登陆记录都有具体时间的,只要能排除你在那个时间不在工作现场,不就行了吗。”代萌歪着头分析道,

王宝玉觉得代萌说得对,上前捧住代萌的小脸亲了一口,说道:“小呆瓜,你还真是聪明。”

就在代萌羞恼擦口水的时候,王宝玉立刻联系信息港,恰好电话是信息港老总裴近峰接的,王宝玉开口就问道:“裴总,你们凭什么说我擅自更改了招生网的数据。”

“就凭我们是专业技术人员。”裴近峰冷笑道,

“你们这不是扯犊子吗,老子一次也沒上过网站的后台啊。”王宝玉恼怒的大声嚷嚷道,

“哼,干了这种事儿不承认很正常。”裴近峰冷声道,

“操你娘的,老子沒干过就是沒干过,你们这是诬陷,是报复,我要告你们。”王宝玉扯着喇叭嗓子喊道,

“吵什么吵,我问过技术人员,后台日志显示,你在事发当晚10点登陆了后台,使用最高权限,对部分信息作出了更改。”裴近峰得意的说道,

“你们既然能登陆后台,怎么证明不是你更改的呢。”王宝玉反问道,

“根据权限的分配,只有你和郭副局长拥有最高权限,我们这边的权限就是能看到更改后的日志而已,根本沒有改动的资格。”裴近峰道,

“一个破后台哪來那么多的权限,肯定不是老子改的,你们居心叵测。”王宝玉头都大了,沒想到一个所谓的最高权限,竟然给自己带來了大麻烦,

“王主任,说话要有根据,你现在可是证据确凿,说什么也沒有用了,赶紧收拾东西,回家吧,哦,不对,你这种行为已经触动刑法,说不定还要坐牢的,可惜啊,年纪轻轻的,怎么那么把握不住自己。”裴近峰摇头叹息,

“去你娘的。”王宝玉恼怒的挂了电话,他已经意识到,无依无靠的自己已经陷入到了巨大的阴谋里,现在人家手里拿着自己的证据,怕是回天乏力,

刚放下电话不久,甄优美就进來了,她小声的说道:“刚才我听人说,杨局长跟郭副局长在办公室里拍桌子吵起來了。”

“你怎么喜欢打听这些消息,无聊。”王宝玉皱眉道,

“据说是因为你,好像杨局长让郭副局长暂时接管招生工作,但郭副局长不同意。”甄优美道,

“这么说,你们已经知道我不管招生工作,要下台了。”王宝玉恼火的问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