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74 确实在睡觉

第三卷 县域扬名 1374 确实在睡觉

“梁倾岩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消息,现在整个教育局都知道这件事儿了。”甄优美道,

“他早就盯着我的位置呢,他这回算是看到老子笑话了。”王宝玉发狠说道,

“王主任,您先别『乱』,咱们再好好想想办法。”甄优美慌『乱』的说道,

“郭副局长不管,优美姐,你有可能接我的班,坚决不能让小人得逞。”王宝玉道,

“说什么呢,姐可不是那种趁火打劫的人。”甄优美连忙说道,笑容里却带着几分的期盼,

“王主任一定会沒事儿的。”代萌突然『插』口道,

甄优美一愣,随即呵呵说道:“代秘书倒挺知道护人,嘿嘿,还是王主任的魅力大。”

王宝玉可沒工夫跟甄优美闲扯,打发走她之后,考虑还是不能坐以待毙,既然下午纪检委的人要來,就试探着拨打尉兴邦的电话,想事先说明一下情况,争取主动,可是,尉兴邦手机关机,办公室也沒人接,王宝玉不歇气的打了十几次,都是同样的结果,

天灭我也,王宝玉心情沮丧,也沒去吃中午饭,代萌倒是好心的给他捎來两个肉包子,王宝玉难以下咽,味同嚼蜡,只啃了半个便都扔掉,烟倒是一支接一支的抽了一包,弄得满屋子都是蓝汪汪的雾气,好像地狱一般,

杨局长派了人时刻盯着王宝玉,目前的状况就相当于关了禁闭,王宝玉也懒得出门,既沒怎么吃饭,也沒顾上喝水,沒有轮回之物需要去厕所排泄,

下午的时候,副市长邱佐权和纪检委的一名干部连同信息港的技术人员小张,一起來到了市教育局,并且让人來唤王宝玉去会议室接受问询,

王宝玉翘着二郎腿,厌恶的看着眼前的这几个人,

这名纪检干部年纪三十出头,一脸的傲气,他义正言辞的问道:“王主任,请你认真坦白,为什么要篡改学生的分数。”

“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篡改分数了,你会不会说话啊。”王宝玉恼火的反问道,

“王主任,在纪检干部跟前,要坦白交代问題。”邱佐权一概往日和气的样子,面带寒霜的提醒道,

“他的口气分明就是诱供,你们要是掌握了充足的证据,直接报警把我抓起來就是,还费什么话,问一百遍,也不是我干的。”王宝玉恼羞的说道,

“请你积极配合组织的调查,你为什么要篡改学生分数。”纪检干部倒是不温不火,依旧冷脸问道,

“喂,说话替自己负点责任,你们这就是故意往我头上扣屎盆子,本人那晚根本就沒上网。”王宝玉道,

“根据我们后台的日志,上面不但有你用户登录的时间,还有ip记录,我们查过,那个ip记录,就是你现在住所经常分配的ip。”信息港的小张犹豫的说道,

“挨批,什么意思,我什么时候又挨批了。”王宝玉听不懂这种专业术语,不解的问道,

“每个上网的人,系统都会给他分配一个网络地址,就叫做ip。”小张解释道,大概还是怕王宝玉不明白,接着说道:“就像每个家的家庭地址一样,具有唯一『性』。”

“那我家的上网ip,你们是怎么知道的。”王宝玉心里一惊,反问道,

小张支支吾吾,一时间说不明白,那名纪检干部道:“王主任,这不是问題的关键,为了取证,技术人员采取一些必要措施也是正常的。”

王宝玉知道现在追究这些无意义,依旧强调道:“我那晚根本就沒上网,甚至连电脑都沒开,对了,我沒有开机记录,是不是就可以证明我的清白。”

“开机记录可以人为删除,沒有记录不能代表沒有开机。”一旁的小张张口就來,

“反正老子沒上网。”王宝玉恼怒的瞪了小张一眼,恨不得把他吞肚子里,

“沒上网你干什么去了。”纪检人员不依不饶的追问道,

“看电视。”

“然后。”

“睡觉啊,大晚上不睡觉还能干啥。”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,

“谁能证明你睡觉了。”纪检人员又问,

王宝玉张口结舌,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早知道需要证人,他就事先就会跟李可人打招呼,可是现在已经晚了,

“说不明白了,擅自更改学生分数,执法犯法,以权谋私,你知道后果吗。”纪检人员有点得意的说道,

就在这时,一个人猛然推门进來,开口便说道:“我能证明王主任那晚睡觉了,确实沒有开电脑。”

屋里所有人都很意外,也包括王宝玉,因为进來的人正是代萌,

“小代,你跟着掺和什么,快出去。”邱佐权恼火的瞪着代萌道,

代萌只当是沒听见,她对那名纪检干部说道:“王主任不好意思说,那晚我跟他散步到半夜,最后还在他家住了一晚。”

代萌说得跟真的一样,脸居然还红了,

“你胡说什么啊。”邱佐权简直怒不可遏,

“王宝玉,你就承认吧,咱们是你情我愿,谁也管不着处对象吧。”代萌冲着目瞪口呆的王宝玉微微眨了眨眼睛,

这可是洗清冤屈的好机会,王宝玉当然不能放过,他连忙笑道:“是啊,我很喜欢代秘书,代秘书呢对我印象也不错,所以就做了点出格的事情,这个不知道算不算违纪。”

纪检干部也是呆愣了半晌,随后摆手道:“你们都是未婚,算不上作风问題,不在纪检监管的范围内。”

小张突然冒出了一句,问道:“能说一下那晚的具体情况吗。”

“你算哪根葱,想了解情况,找个女人上床就清楚了。”王宝玉恼道,

“小张,别『乱』说话,代秘书,还是大概说一下具体情况吧。”纪检干部皱眉道,

“那晚,我跟王宝玉吃过饭后,相约在我家门口不远的小饰品店见面,然后,手挽手一同走过了几趟街,我们散步聊天,后來王宝玉说要娶我,我心里高兴,就跟着他回到车上,去了他家里,剩下的事情,就不用说了吧。”代萌红着脸道,

“王主任家住哪个小区。”纪检人员突然问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