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81 假孕

1381 假孕

“不好意思,内裤让我给扔了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那就算了。”吕楠终于推门走了,

沒过五分钟,夏一达就扑了过來,恼羞的嚷嚷道:“臭小子,这里死过女人,你也不告诉我一声,我还在这里住了好几天,你早就知道是不是,难怪你紧张兮兮的,还弄了一堆烂符。”

王宝玉顺手将夏一达按倒在沙发上,坏笑道:“你还说我,还不是你装神弄鬼,两次内裤在马桶里,都是你干的吧。”

王宝玉紧紧贴着夏一达,脸离得很近,夏一达感受着男人雄壮的气息,有些意乱情迷,她终于承认道:“是我干的,我就是想把这里变成鬼屋,省得别的女人來住。”

“嘿嘿,你大概沒想到,这里就是鬼屋。”王宝玉不停的坏笑,看着身下夏一达微红的俏脸,忍不住低头在樱唇上亲了一口,

“我,我想你了。”夏一达动情的说道,猛然紧紧的搂住了王宝玉,两个人的身体火热,一番纠缠中,两个人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,

“朕也想你了。”王宝玉又有好长一段时间沒跟女人上床了,还真是想得慌,他扯开夏一达的上衣,双手不客气的伸了进去,起初夏一达还挺配合,动也不动的任凭王宝玉为所欲为,可是沒过多久,就一把推开了王宝玉,重新坐回到沙发上,神情竟然有几分的沮丧,

“小夏,这是咋了啊。”王宝玉正欲-火中烧,抽着鼻子坐到她身旁,很不甘心的问道,

“前段时间伪公主给我打电话,说你们要结婚了,什么时候办婚礼啊。”夏一达问道,

竟然是因为这件事儿,王宝玉以为夏一达又在诈他,笑道:“根本沒有的事儿,别想再骗我,程雪曼才不会给你打电话呢。”

“你既然都要结婚了,那咱俩就要保持点距离。”夏一达苦恼的说道,

“嘿嘿,你瞧你装的还真像。”

夏一达咬了咬嘴唇,说道:“这次是真的,伪公主说你们要在维纳斯照婚纱照,北国大酒店办婚礼,还要出去旅游,气焰嚣张的不得了,伪公主就是个心胸狭隘的女人,这回终于找到了刺激我的机会。”

王宝玉愣了,知道这次夏一达说得是真的,心里不禁一阵埋怨,程雪曼也真是神经病,居然还给夏一达打了电话,到头來,婚沒结成,还闹了个沸沸扬扬,

“唉,沒想到,你心里还是有那个伪公主。”夏一达见王宝玉沒说话,不由叹气道,

王宝玉凑过去坐在夏一达身边,耐心的将整个事情的经历都说了一遍,还强调,如果不是程雪曼怀孕了,他可能不会跟程雪曼到结婚的程度,现在孩子沒了,婚礼也黄了,而且,他也已经多日沒见过程雪曼,除了彼此在电话里的说声再见,真的沒有什么,

“不还是怀孕了吗,你也是个男人,怎么作风这么随便呢。”夏一达责怪道,

“嘿嘿,哪个男人不犯错误啊,等你嫁了人就知道了。”王

宝玉笑道,伸手挑了下夏一达精致的下巴,

“拿开你的贱爪子。”夏一达打掉王宝玉的手,冷言说道:“王宝玉,你要明白,伪公主这种人嘴里沒有什么实话,她说怀孕你就信了,真幼稚。”

“嘿嘿,你肚量也不大,怀孕这个事儿能随便说吗。”

“无所不用其极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,伪公主天生就是谎言专家,换了我就不信。”夏一达鄙夷的说道,

“有什么验孕棒证明,两道杠。”说实话,王宝玉此时也有些怀疑,

“切,你以为是学习委员哪,还两条杠,要是捡的呢,或者试条过期、久放或者人为处理好多条件下都可以出现两条杠,只有医院验血才是最精准的,你带她去医院了吗,肯定沒有吧。”夏一达呲之以鼻,又说:“还沒有來及有孕吐反应,她又说孩子流产了,这么巧,正常胎儿不出大意外的情况下,还是很安全的,你见过她流产时疼的死去活來吗,或者见到她流血了吗,又沒吧,还有是哪家医院做的手术,有医院的证明吗,起码也得有缴费单吧。”

夏一达的问得王宝玉哑口无言,觉得夏一达说得不无道理,自己只是一味听说程雪曼怀孕了,后來又流产了,其余什么都不知道,联想起程雪曼在“怀孕”期间,还想跟自己发生关系,王宝玉就越发的怀疑起來,

“沒话说了吧。”夏一达哼道,“伪公主这种人,原本就出身一般,还总拿自己当成公主,真让人瞧不起。”

“行了,别说了。”王宝玉有点恼,起身道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夏一达生气归生气,但还是连忙拉住王宝玉,道:“别走啊,这屋里死过女人,我一个人不敢住。”

“怕什么,又不是死在这屋里,是死在清源镇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,

“我还不是怕你上当受骗才那么说的啊,你要走就是生我的气,别走,好吗,好不好嘛。”夏一达摇着王宝玉的手臂可怜巴巴的说道,

王宝玉其实也不想走,叹了口气重新坐在了沙发上,夏一达道:“我先去洗澡,一会儿來陪你,不许走啊。”

夏一达进了卫生间,王宝玉无聊的坐在沙发上,心情很乱,虽然他知道夏一达跟程雪曼一向不和,可是,夏一达分析的沒错,整个过程确实疑点重重,

如果说程雪曼装成怀孕,就是为了跟自己结婚,可又为什么不结婚了,而且,这么长时间了,自己不联系她,她从來也不主动來了电话,这里到底隐藏着什么事儿,为什么程雪曼总是变來变去,自己却总也抓不住她,

想不明白,王宝玉也就不想了,还是走一步看一步,自己现在跟程雪曼的关系,虽然名义上还是恋人,其实已经名存实亡,不是自己的,强求也沒用,

过了一会儿,夏一达光着身子从卫生间出來,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,找到了一条睡衣换上,对愣愣出神的王宝玉说道:“你也去洗洗,一会儿咱们做个游戏,放松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