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82 角色互换

混世小术士 1382 角色互换 无忧中文网

王宝玉真是搞不清楚,夏一达的脑子里究竟装了多少变态的东西,不过,他还是充满了新奇,甚至有点向往,去卫生间里匆匆洗了澡,一丝不挂的出后來,却看见夏一达竟然穿着他的衣服,头上还戴着个女性假发,看起來不男不女的,很奇怪,

“这是干什么的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

“做游戏啊。”夏一达眨巴着眼睛,伸手就把假发给王宝玉戴上,又指了指她的粉红色的胸罩和三角裤道:“穿上。”

“不穿。”王宝玉连忙捂住胸坚决拒绝,看起來,夏一达想把自己打扮成女人,自己可是堂堂七尺男儿,

“穿嘛。”夏一达撒娇道,又说:“这个游戏叫做角色互换,你当女人,我做男人,很好玩的。”

“不穿,这也太别扭了。”王宝玉坚持道,

“要不先给你点时间幻想一下,慢慢适应角色。”

“换个角色,可以你來定,但我必须演爷们。”王宝玉坚定的说道,

“哼,大男子主义,嘿嘿,其实你心里也是很期盼的对吧,放心,沒人知道,我上次都装狗狗了,让你装个女人还磨叽,太不讲究了吧。”夏一达一把扯下头上的假发有些不满的说道,

“我能问问,装成女人后干什么啊。”王宝玉谨慎的问道,

“当然是可以跟我一起睡觉啊。”夏一达道,

“只是睡觉吗。”

“难道你还想生孩子啊,我可沒时间替你接生。”

“去你的。”王宝玉终于还是妥协了,很费力的穿上了夏一达的内裤,鼓鼓囊囊的很难受,还勒得大腿根生疼,胸罩死活扣不上扣子,只能松松垮垮的挂在胸前,

夏一达抚掌大笑,把假发给王宝玉戴上,拉着他到了镜子前,细皮嫩肉的王宝玉,俨然成了一个含羞的女人,这让他一时间哭笑不得,

“接下來干什么啊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你要装成女仆,而我是主人。”夏一达道,

“不行,你不是说睡觉吗,言而无信。”王宝玉又摆手,不肯接受,

夏一达恼道:“臭小子,你还玩不玩了,就是做游戏,演戏。”

“可老子是男人,不习惯低声下气。”王宝玉固执道,

夏一达想了想说道:“其如果你让我高兴,主人就会赏赐你,让你可以跟我makelove一次。”

“好啊,赶紧开始吧,主人。”王宝玉心情激动,满口答应,又问:“那是不是也需要个暗号啊。”

“你自己定一个吧。”夏一达道,

“滚滚长江东逝水。”王宝玉想到了一个大气的暗号,

“行,记得啊,一定要融入角色,把自己想成一个女人,而且是个卑微的女人。”夏一达叮嘱道,

王宝玉对着镜子,扭着身子,尽量把自己想成个丰胸女人,还做几了个托胸的动作,就是不知道卑微是什么样子,沙发上的夏一达不耐烦问道:“好了沒有。”

“主人,已经好了。”王宝玉妩媚的甩了下长发,满脸笑容,略微弓背,细着嗓子,贱贱的说道,

“玉儿。”夏一达笑着给了一个让王宝玉起一身鸡皮疙瘩的昵称,然后说道:“主人一路劳累,过來捶腿侍候。”

“系。”王宝玉躬着身子,双手置于腹部,挪着碎步扭扭哒哒的來到了夏一达的跟前,夏一达伸出一条腿,微闭上眼睛,我操,自己的裤子,穿在夏一达的身上,竟然短了一截,这让他不禁一阵难堪,

王宝玉轻轻捶打着夏一达的大腿和小腿,夏一达则满脸舒适,赞道:“小玉,手法不错嘛。”

“为了能让主人开心,我经常练习呢。”王宝玉继续装作女声道,

夏一达又伸出另外一条腿让王宝玉捶打,过了片刻,又粗声道:“不错,主人再赏赐你捏脚。”

“主人的脚丫白嫩细滑,奴婢怕手法太重搓破了贵皮。”王宝玉不甘心搓脚,

“少废话,让你干就干。”夏一达踢脚踹在王宝玉身上,

王宝玉顺势倒在地上,掩面哭泣,肩膀不时**,一头长发散落开來,看起來真像是个委屈的女人,

“再哭我把你卖妓院去,快点。”夏一达不客气的又把脚丫伸了过來,

王宝玉抽泣着,把玩着夏一达的脚丫子,捏捏揉揉的伺候的夏一达很舒服,渐渐王宝玉來了感觉,下面有点不老实,随之而來的,他也有些融入了角色,仿佛自己就是一个女仆,

“舒服。”夏一达赞道,起身脱去了外衣,只穿着薄薄的睡衣,又吩咐道:“小玉,躺在沙发上,分开双腿,接受主人的赏赐。”

王宝玉心里一喜,等的就是这句话,他乐呵呵的去靠坐在在沙发上,还大大分开了双腿,以为夏一达能给他來个“吐纳之术”,“主人,您可要温柔点哦。”

可是他想错了,只听夏一达狠狠的说道:“把双腿板起來。”

王宝玉愣愣的用双手板住双腿,这姿势还真是让人感觉不堪,但是,更不堪的还在后面,夏一达竟然像男人一样,扑在王宝玉的腿间,臀部摆动,做出了猥亵的动作來,

动作很有力度,一时间颠簸的王宝玉五脏六腑都跟着晃悠,他苦着脸道:“主人,轻点儿。”

“贱玉儿,爽不爽啊。”夏一达粗声问道,见王宝玉不说话,夏一达冲着王宝玉的屁股又使劲拍了一下,又问:“快说,爽不爽。”

“爽。”王宝玉带着哭腔道,

“主人的功夫很棒吧。”夏一达问,

“简直太棒了。”

“要不要多來几次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到底要不要。”

“要。”

“撅起屁股來,换个姿势。”

“啊。”

沒过一会儿,夏一达就满头大汗,却斗志昂扬,煞有其事的摆动腰肢,嘴里还呼哧呼哧的配合着口号,王宝玉难受的不行,一种想要作呕的感觉,终于脱口而出一句话:“滚滚长江东逝水。”然后迅速趴在沙发上,躲过疯狂的夏一达,

“哎呦。”夏一达猛然刹车,腰椎闪了一下,酸痛酸痛的,她这才呲牙咧嘴的停了下來,擦着汗道:“唉,沒想到做男人也挺辛苦的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