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83 严肃话题

混世小术士 1383 严肃话题 无忧中文网

“做女人也不容易。”王宝玉哭丧着脸道,

“下次再玩的时候,我搞一个假东西來。”夏一达揉着腰余兴犹浓,

“不玩了,太变态了。”王宝玉拒绝,扯下了假发和胸罩,又费力的脱下三角裤,只听刺啦一声,完了,开线报销了,

“我累了,睡觉吧。”夏一达道,

“不是还有赏赐吗。”王宝玉期盼的问道,

“刚才不已经赏赐你了吗。”夏一达不解的问道,

唉,又上当了,王宝玉苦恼的找來裤衩套上,郁闷的上床去了,夏一达则笑嘻嘻的搂着王宝玉的胳膊,小声道:“玉儿,我來市里了,你是不是很开心啊。”

“喂,不许这么叫我啊。”王宝玉正色道,

“嘻嘻,那你到底高不高兴啊。”夏一达缠着问道,

“当然高兴,我在这里,孤家寡人一个。”王宝玉沒隐瞒的说道,

“你知道是谁把我调到市里的吗。”夏一达问,

“当然是孟海潮部长。”

“错,是尉兴邦书记。”夏一达纠正道,

“尉兴邦,小月的爸爸,孟部长请他帮的忙。”王宝玉疑惑的问道,

“不是,是尉书记的意思。”

“尉书记咋对你这么好啊,是不是相中你了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他真以为是孟海潮,因为他隐约的感到,夏一达跟孟海潮的关系,不同寻常,

“你嘴里怎么一句好话也沒有呢。”夏一达不满道,又说:“我想,尉书记是想让我多陪陪小月,虽然沒有明说,却暗示我小月挺孤单的。”

“我也跟小月关系很好啊,为啥不提拔下我呢。”王宝玉有些愤愤,

“小月毕竟是女孩啊,你不方便,再说小月跟我还挺投缘呢。”夏一达说道,

王宝玉感叹,作为堂堂的纪检委书记的尉兴邦,也有如此难言之隐,难得做父亲的一番苦心,

“你都不知道孟耀辉那表情,笑不是笑,哭不是哭的,心里肯定妒忌死我了。”夏一达得意的说道,

“人家有啥好妒忌你的,他肯定会找孟部长的,人家是亲叔侄,我看用不了多久,咱仨就能再次团聚。”王宝玉感叹的说道,

“他敢,孟部长这么忙,哪有功夫搭理他啊,再说他真以为是孟家的接班人了,真是好笑。”夏一达秀眉紧蹙,王宝玉知道一碰到孟耀辉的事儿,夏一达就很反感,

“哎,反正你们都有关系,以后多照顾着我点啊。”

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儿。”夏一达忽然想起了什么,起身从包里翻出來一把钥匙,交给王宝玉,

这是王宝玉在富宁县房子的钥匙,夏一达一走,那边的房子又空了出來,出租显然是不可能的,只能暂时那么放着,

春玲啊,你为什么不辞而别,留下了那样一个让人伤感的地方,王宝玉表情黯然,说道:“小夏,要不你留着吧,以后回富宁的时候,也有个住的地方。”

“不要,我在那里沒有亲人,我才不会回去呢。”夏一达拒绝道,

王宝玉只好把钥匙收了起來,这时,外面开始传來了沙沙的雨声,紧接着,闪电和雷声也由远及近的传來,

一个炸雷响起,瞬间室内一片惨白的光芒,夏一达不禁紧张的搂紧了王宝玉,问道:“宝玉,好好的屋子怎么死过人呢,真晦气。”

“不能这么说,她人不错,性格也很温柔,肯定不会变成鬼來吓唬你的,我想她已经远远的摆脱了尘世,永登仙界了吧。”王宝玉叹息道,夏一达还想知道详情,王宝玉便搂着她,将那件事儿一五一十的都说了,

夏一达听了后,也是一阵黯然,同样作为女人,夏一达显然比王宝玉更能理解关婷,一个纠缠在两个男人之间的女人,无疑是痛苦的,尤其这两个男人,一个是真爱,一个是感恩,联系三人的还有个孩子,他们都是这个孩子的至亲和至爱,

“唉,我总觉得,是因为我的参与,关婷才会死的,如果不是我的出现,焦炳也许还是野人,关婷也许还会纠结,但他们起码都还活着,有什么比活着更好呢。”王宝玉黯然道,

“这跟你无关,我倒是觉得,关婷死了,反而是一种解脱,否则,她一生都会因为这两个男人而痛苦,而且,因为关婷离去的代价,想必也让两个男人得到了很大的教训,他们以后会有更多的奉献精神,到时候收益的还是社会。”夏一达劝慰道,

“问世间情为何物……”王宝玉刚感叹一句,就被夏一达给打断了,不满道:“别说这种酸溜溜的话,倒牙。”

“那就换个严肃话題,伸手摸姐大腿儿,好像冬瓜白丝丝,伸手摸……”

“去死,,。”

在风声雷声雨声之中,两个人渐渐相拥着睡去,王宝玉并沒有先知先觉,他并不知道,一场跟他有关的狂风骤雨,也已经酝酿成型了,正如滚滚流淌的长江之水,沒有什么能够阻挡,

跟夏一达解释清楚了关婷的來龙去脉,夏一达虽然害怕,但还是住了下來,

第二天刚上班,局长杨木就把王宝玉叫了过去,手里拿这个纸条,满脸堆笑,王宝玉知道,杨木这是有事儿,便客气的说道:“杨局长,有事儿您就吩咐。”

“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,每年这个时候,上级领导都会这么做的。”杨木道,将条子递给了王宝玉,

只见上面写着六七个人名和分数,还有指定的大学名称,一看就是走后门上大学的,王宝玉一脸不悦,皱眉道:“局长,这个不好办吧。”

“这都是领导们的孩子,昨天市长于秘书來电话了,说这几个学生一定要照顾,我也是无可奈何。”杨木一脸的苦涩,仿佛也不情愿似的,

见王宝玉不说话,杨木只得又拿过条子,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,说道:“小王,尽管去办吧,出了事儿,我兜着呢。”

“可是,怎么跟学校的招办主任说呢。”王宝玉又问,

“唉,你还是沒经验,等招办主任报上來招生名单,你随便找个毛病,他们就屁颠的去办了,话该怎么说,就不用我教你了吧。”杨木嘿嘿笑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