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85 马晓丽生子

1385 马晓丽生子

王宝玉最终还是想到了一个人,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马晓丽,这个曾经跟自己有过很深感情的女人,应该就要生孩子了。

想到马晓丽挺着大肚子,还要每天上下班爬四楼,王宝玉心生怜悯,可是他男人程国栋却是自己的死对头,让他也住自己的房子,多少让王宝玉心有不甘。

犹豫再三,王宝玉还是决定给马晓丽住,至于程国栋怎么想,那是他个人问題,他打通了马晓丽的电话,问道:“晓丽姐,啥时候添宝宝啊!”

“快了,就要到临产期了。”马晓丽幸福的说道,又不禁埋怨:“人走茶凉,你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!”

“嘿嘿,姐姐就会冤枉我,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啊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。

“贫嘴,是不是又惹了什么麻烦了。”马晓丽紧张的问道,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,王宝玉突然打电话,让人很费思量。

“晓丽姐,想麻烦你一件事儿。”王宝玉客气道。

“说吧!”

“你也知道,我去年时要跟冯春玲结婚,冯春玲买了一套房子,位于置业大厦,她走了,把房子留给了我,我希望能找个人照看一下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我马上就要生了,怕是不能帮你这个忙,过几个月等孩子大大,我一定帮你注意。”马晓丽推辞道。

“房子一百多平,高层,有电梯,我的意思是,你跟程国栋就去那里住吧,临产的时候,上下楼也方便,无房租,水电暖物业费用啥的自负。”王宝玉道。

马晓丽当然听明白,这是王宝玉照顾她,心里一阵感动,问道:“合适吗!”

“那当然!”

马晓丽很高兴,但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:“宝玉,谢谢你了,我是一百个乐意,但住你的房子,程国栋怕不会答应的!”

“晓丽姐,你这是死脑筋,不用说是我的房子,就说你自己找的,当然,这事儿更不能告诉雪曼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时间长了万一露馅怎么办。”马晓丽下意识的抚摸了下肚子,大概不想撒谎教坏未出世的儿子。

“等住进去了,程国栋还能再搬出來,姐姐是女中诸葛,这事儿还用我说吗!”

“就你嘴甜,对了,你跟雪曼到底怎么样了,上次她回來,劈头就说孩子沒了,跟你的关系,她却闭口不提。”马晓丽问道。

“她爱咋咋地。”王宝玉不悦的说道。

“你们又闹别扭了!”

“我猜不透她的心思,晓丽姐,房子你到底住不住啊,这小区不仅物业管理好,而且绿化健身娱乐设施都很齐备,等天气暖和孩子抱出來也能有个玩的地方,瞧你们家那环境,走出家门就是大马路,乌烟瘴气的,对孩子也不好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人家说在别人家坐月子,不吉利。”马晓丽试探的说道。

“哈哈,姐,都啥时候了,还讲究那些旧风俗,生孩子是喜事儿,别听那些脏东西。”王宝玉大大咧咧的说道。

高层,电梯,面积又大,居住人群普遍素质较高,这样的房子对于即将是母亲的马晓丽,诱惑难以抵挡,最后,马晓丽还是答应了,王宝玉立刻开车出去,将钥匙邮寄给她。

几天后,马晓丽接到钥匙后,打车去查看了房子,心里别提多满意了,在她的坚持下,程国栋跟马晓丽住进了王宝玉的房子,沒过多久,马晓丽在一阵痛苦挣扎中,生下了一个男孩,又白又胖,像极了程国栋。

程国栋老年得子,爱不释手,遍查字典,直到落户的时候才给宝贝儿子确定了个名字,叫做程思哲,小名思思,寓意儿子将來能多学文化,最好能成为一名专家学者,远离尘世是非。

房子的事情,最终还是沒有瞒住,马晓丽身体尚未恢复,一切事宜都交给了程国栋搭理,终于他发现电费单上冯春玲的名字,自然就想到了王宝玉,逼问之下,马晓丽终于承认,这是王宝玉的房子。

起先,程国栋还坚持要搬出去,可是马晓丽执意不走,说孩子还小,大房子照顾起來容易,还说,如果程国栋能买得起这样的房子,她立刻就搬走。

程国栋英雄气短,加上护子心切,最终妥协了,两个人商议的最后结果是,等教育局那边的房子盖完,马上就搬走。

程国栋嘴上强硬,心里也领了王宝玉一个人情,毕竟他现在很落魄,难得有个人帮衬着,至于后來跟王宝玉又恢复了交往关系,却是后话。

扯远了,却说王宝玉这边,各大学的录取名单源源不断的报了上來,王宝玉发现,其中不乏有那些成绩不合格的学生,都是以内部生的名义录取的。

看着手里的十个名单,王宝玉知道不能细查这些学校招办主任的问題,如果查起來,自己也完成不了任务,由此可见,招生的腐败问題,从上到下关联,牵一发而动全身,在彼此牵制之下,就让这件很容易查处的违纪问題,变成了一汪深潭,因为怕被陷入其中,所以沒人愿意去深究。

就在王宝玉准备分别叫來各高校招办主任,将自己这个十个人安插进去的时候,一封匿名举报信却出现在他的办公桌上。

自从考试成绩公布以后,这种举报信和举报电话就是源源不断,大多都是举报不合格的学生却被大学录取的事情。

王宝玉知道管不过來,也沒时间去细查,基本上都不加理会,可是这封举报信明显不同,看完之后,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又一次愣在了当场。

与其说是举报信,不如说是非法招生的证据,是跟步云培训有关的,信里是厚厚的一摞照片,有贲步云吞云吐雾吸毒的场景,还是有步云培训非法收费的清单票据,甚至还有收费的学生通过谁安排到了哪个大学,可谓非常的详尽。

从统计数字上來看,贲步云非法收取的内部生费用累计已达到六百万元,数字较以前还多,这足以说明,这一阶段,贲步云又在放肆的继续非法收费。

“王宝玉,怎么又傻了啊。”代萌嘲笑道,凑过來看是什么情况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