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86 吃掉证据

1386 吃掉证据

“贲步云真是胆大妄为,上次举报的是四百万,这次已经到六百万了。”王宝玉道,

代萌翻腾着桌子上的几张照片,说道:“上一次处理的轻描淡写,他当然不会害怕,归根结底,还是他上面有人罩着。”

废话,当然是这样,王宝玉沒说话,代萌又不解的问道:“谁能知道他这么多的秘密,还有照片,这就是想整死他啊,王宝玉,你是举报人的恩人,还是他是贲步云的仇人啊。”
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多上几年大学臭显摆个屁啊。”

“嘿嘿,这是什么意思,啊,他还吸毒啊。”代萌看到了一张照片,惊愕的张大了嘴巴,

就在这时,一个小纸片从两张相片中间掉了出來,王宝玉只是看了一眼,立刻一把抓过來,放在嘴里就嚼,迅速的下了肚,

“什么东西啊。”代萌并沒有看清,愣愣的问道,

“什么都不是。”王宝玉含糊道,其实他看到的是用铅笔画着的一朵花,确切的说是一朵牡丹,白色的,

竟然是白牡丹给自己提供了这些有力的证据,看样子,白牡丹不但安排人拍下了贲步云吸毒的场景,甚至还潜入了步云培训的财务室,

真够意思啊,王宝玉心里一阵感动,想起跟白牡丹在一起生活的那段日子,还真是蛮让人怀念的,

“我都看见了,你吃了东西,你是不是想毁灭证据。”代萌质问道,

“你傻啊,毁了证据就等于放了贲步云,跟你说话真费劲。”事不宜迟,王宝玉夺过代萌手中的照片,直奔常务副局长郭函的办公室而去,

“对不起啊,我误会你了,别在意……”身后传來代萌傻乎乎的道歉声,

这种事儿,王宝玉必须先跟郭函汇报,目前正处在招生的关键阶段,他也有些拿不定主意,到底该不该借此处理贲步云,当然,从心里讲,他还是想搞掉贲步云的,这个狗日的,不但指使人打了高福尔,还嚣张的出现在网站开通仪式上,完全是一幅有恃无恐、目中无人的姿态,这种烂人沒有资格参与教育事业,

郭函看着这份证据,脸上的肌肉不停的颤动着,好半天才说道:“这真是教育界的耻辱,贲步云胆子也太大了。”

“郭局,您看该如何处理才好,反正我不主张让梁倾岩再去查。”王宝玉直言道,

“这种事儿不能犹豫,还是交给市纪检委吧,毕竟这里涉及了好几个大学的招办主任。”郭函果断的说道,

“真要是查起來,肯定是要影响到目前的招生工作。”王宝玉谨慎的问道,

“那也不行,不能由着贲步云唯所欲为,另外,这件事儿必须抓紧,防止贲步云毁灭证据,给调查带來麻烦。”郭函道,

“不用跟杨局长再沟通一下吗。”王宝玉问,

“不用,直接交给市纪检部门,就说是我的主意。”郭函凝重的摆手道,显然通过上次对贲步云的处理,郭函对杨木也有很大的不满情绪,

既然郭函表态了,王宝玉心里也有了底,他立刻开车前往市纪检委,尉兴邦不在,他便将这份证据,交给了信任的纪检委秘书,夏一达,

“王宝玉,你还真行,我刚來不久,就给了我一个立功的机会。”夏一达兴奋的说道,

“小夏,你先别高兴太早,贲步云牵扯的关系很复杂,查处起來并不容易。”王宝玉提醒道,

“什么案子到了我这里都会成为历史。”夏一达得意的说道,

“什么意思。”

“可以还原真相啊。”

“你说的话虽然很精辟,但是一定要尽快交到尉书记手里,千万不要大意。”王宝玉叮嘱道,

“实话告诉你吧,其实尉书记心里有数,他早就将贲步云的非法招生问題,列为今年的纪检大案之一。”夏一达道,

沒想到尉兴邦对此竟然早有准备,幸好自己将这份举报信给送來了,否则还有了包庇的嫌疑,王宝玉问道:“贲步云可是民营机构,咱们纪检如何去查他啊。”

“不是还有你们教育局和公安部门嘛,至于这些学校的招办主任,我们纪检就可以过问了,他们也算是吃公粮的。”夏一达道,

“那我就回去听消息了,尽快,否则一旦学生上了学,这事儿处理起來就更加复杂。”王宝玉叮嘱道,

“就凭咱俩这关系,沒说的,对吧。”夏一达冲着王宝玉狡黠的眨了眨眼睛,

“咱俩啥关系啊。”王宝玉故作不解的问道,

“密友。”夏一达道,又问:“晚上去陪我啊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“我又想到一个新游戏……”

“不好意思,还是过几天再说吧,关键时期,我还是要避嫌的。”王宝玉一听这茬,连忙拒绝了,什么破游戏,一点都不好玩,而且自己的借口也是实情,万一被别人拿到了自己跟夏一达关系不清楚的证据,对案件的调查肯定是有影响的,

“好吧。”夏一达失望道,

王宝玉起身回去静等消息,不知道情况的局长杨木,还來电话敦促王宝玉尽快将领导安排的任务办了,这也是王宝玉比较苦恼的事情,查了贲步云,就等于查了非法招生,自己手里的这十个名额,想要插进去,怕就是不容易了,

别人都可以靠后,但是里面还有王琳琳的名字,王宝玉怎能不放在心上呢,王宝玉纠结的彻底失眠了,照镜子时竟然发现鬓角多了根白头发,他不顾李可人说什么拔一根长十根的理论,捏起來齐根扯断,自己还沒结婚就白了头发,将來谁嫁给自己,

事隔一天,王宝玉就又接到了杨木的电话,杨木上來就恼怒的质问道:“贲步云被举报了,又是你搞得鬼吧。”

“确有此事,不过我只是把材料送到纪检而已。”王宝玉硬着头皮说道,

只听啪的一声,大概是杨木使劲拍了下桌子,接着近乎咆哮的问道:“为什么贲步云的事情不事先跟我汇报,你眼里到底还有沒有我这个领导。”

王宝玉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响,只能搬出郭函,说这是他的意思,杨木怒气更大了,嚷嚷道,郭函这是想把自己搞下去,由他來当这个局长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