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87 案中案

1387 案中案

恼怒归恼怒,杨木还是叫上王宝玉,跟他一同去参加关于贲步云非常招生事件的专案组会议,

原來,王宝玉走后不久,纪检委书记尉兴邦就回來了,夏一达将王宝玉提供的材料交给了尉兴邦,尉兴邦做的第一件事儿,就是拿着这份材料找到了市委书记汪卓然,

汪卓然做出了批示,要求由纪检部门牵头,政法委会同市公安局、教育局成立专案组,对这一事件进行彻查,要毫不留情,对于涉案人员,发现一个,坚决查处一个,

王宝玉明白尉兴邦这么做的苦心,毕竟贲步云是民营机构,只有政法部门参与了,这件事儿才更容易调查出结果來,

在市委的一间小会议室,会议桌前的领导们个个表情严肃,王宝玉看见了尉兴邦和夏一达,还看见了他不想见到的人,政法委书记王一夫,还有市公安局长严昊升,

杨木陪着个笑脸坐下,见人基本上都來齐了,尉兴邦先开口道:“今天将各位召集在这里,是为了商讨如何处理步云培训的非法招生案件,刚才已经跟大家说了的大致情况,我就不再啰嗦,还是研究下一步的行动吧。”

王一夫撇了一眼王宝玉,表情相当的平静,他严肃的说道:“在处理步云培训的问題上,我的意见是,马上采取行动,查封步云培训,收集相关证据。”

“教育局这边的意见如何。”尉兴邦又问杨木,

“当然全力配合,涉案的各大学招办主任,回去后我们就先进行调查。”杨木道,

公安局长严昊升仔细查看着那份证据,转头问王宝玉:“王主任,这份涉案材料既然是你提供的,能说说材料的來源吗。”

王宝玉对这个公安局长,可谓沒什么好印象,有点不耐烦的说道:“匿名举报,不清楚來源,照片上内容应该沒有问題吧。”

“这个案件不但涉及非法招生问題,还跟吸毒有关,最近平川市的贩毒情况又有抬头的趋势,不能不引起注意。”严昊升道,

“能拍下这张照片,一定是贩毒吸毒团伙内部的人,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对举报非法招生如此的热衷。”王一夫接过那张贲步云吸毒的照片,颇有深意的说道,

“这就是处处有正义,说不准这些人的孩子就因为步云培训上不了学呢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作为政府公务人员,应该避免我想、大概、应该、可能这些字眼吧。”王一夫冷冷的看了王宝玉一眼,

“那干脆让教育局修改字典,只留下绝对好了。”王宝玉出言不逊,尉兴邦却微微皱了皱眉头,包括夏一达看王宝玉的眼神都有些责怪的意思,

“小王,别乱说话。”杨木皱眉提醒道,

“恶人整治恶人,还真是见稀罕事儿。”王一夫道,

“一夫书记,还是先商量关于处理步云的具体步骤吧。”尉兴邦将话題拉了回來,他对贩毒的问題不感兴趣,

“兴邦书记,这很可能是案中案,你看这个人像谁啊。”王一夫

指着相片中的一个背影问道,

尉兴邦接过这张照片,仔细分辨上处于角落上一个穿睡衣的背影,脸色一沉,低声道:“只凭一个背影恐怕看不出什么來。”

“但是毋庸置疑的,步云后面肯定有保护伞,否则一个小小的民营企业也不会如此嚣张。”王一夫肯定的说道,

尉兴邦皱眉想了一会儿,忽然恼怒的拍着桌子道:“一定要严查贲步云,让他说出这个人到底是谁,无论是谁,都不能逃脱党纪国法的约束。”

王宝玉脸色微变,他已然意识到,照片上的这个背影,一定是个重要人物,只是沒有正脸,尉兴邦和王一夫只是怀疑,还不敢确定,

经过一番商议,最后敲定,各部门分头行动,将所有涉案人员,实行控制,全面展开调查,

尉兴邦安排自己的秘书夏一达进入教育局,配合对高校招办主任的调查,杨木无奈的苦笑,这充分说明,纪检这边对教育局的工作,根本就不信任,

杨木干脆将这件事儿推给了王宝玉,但还是让梁倾岩配合,王宝玉第一次成为类似法官的角色,

“喂,王宝玉,你有沒有发觉王一夫很帅啊,尤其侧面看的时候,简直就像漫画中的人物。”报道后的夏一达开头竟然放了这么个屁,

“你喜欢他啊。”王宝玉翻着白眼问道,

“有男子汉气概,有能力,别说,他身上还真有股让我心动的味道。”夏一达微闭着眼睛轻轻呼吸了下,似乎还陶醉在幻想之中,

“那也是股子公牛骚味,你个假拉拉,就知道忽悠我。”口口声声跟自己是密友的夏一达竟然开口闭口赞美王一夫,多少让他有些醋意,不过这也很无奈,王一夫确实是仪表堂堂,气度不凡,如果不是已婚身份,倒真的和夏一达很般配,

“哎,只是很可惜啊,我听说他妻子长得很漂亮,大概不会为了我离婚。”夏一达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,

“得了,一个半老徐爹你就别惦记了,赶紧集中所有精力把案子给我破了。”王宝玉恼火的吩咐道,

“瞧你,你一点肚量都沒有。”夏一达抱起一大堆资料,嘟嘟囔囔的开始整理,

为了不打草惊蛇,召集各招办主任和抓捕贲步云,几乎是同时进行的,就在下午两点,几辆警车停在步云培训的门前,贲步云正想往外走,立刻被带上了警车,任凭他大呼小叫,也无济于事,

当几个封条贴在步云培训的门前,整个平川市都轰动了,那些拿了钱的家长,生怕自己的钱打了水漂,得知消息后,纷纷涌向了市公安局,举报贲步云诈骗他们钱财,一时间,市公安局内,出现了人满为患的景象,

几大高校的招办主任,被叫到了市教育局,控制在会议室里,王宝玉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让代萌先出去,那个地方让梁倾岩坐着,夏一达则搬來一把椅子,坐在王宝玉的身边,

“王主任,佩服,到底让你抓了民营培训机构的辫子。”梁倾岩恼怒的拱手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