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88 排在最后

1388 排在最后

“少废话,作为监察处,这么大的案子就发生在你的眼皮底下,你难辞其咎。”王宝玉同样沒个好脸色,

“我不在乎,但你这次肯定是捅了马蜂窝,早晚有你好看的。”梁倾岩道,

“老子才不怕呢,对了,你要不要先交代一下问題,争取宽大处理。”王宝玉冷笑道,

“你……别他娘的嚣张。”梁倾岩气得脸红脖子粗,终于站起身來,愤然离去,

“臭小子,要注意工作方法。”夏一达提醒道,

“老子就是要气走他,这人肯定是跟贲步云一伙的。”王宝玉满不在乎道,

“做事不要这么武断,任何时候都要……”

“有证据。”王宝玉不耐烦的接过话來,“我沒有证据,但我嫌疑他还不行。”

“瞧你那熊样。”夏一达不屑的撇撇嘴,

甄优美被安排去叫学校招办主任过來接受质询,首先进來的是师范大学的雷主任,四十多岁,中分头,戴眼镜,文质彬彬的样子,

雷主任显然不知道贲步云的事情,但也意识到不是好事儿,故作镇定的笑着问道:“王主任,把我们都叫來有什么指示。”

“來了这么久,从來沒有听你们吵吵过涨工资,我心里好奇,所以想问问。”王宝玉冷声道,

雷主任一头雾水,勉强笑道:“王主任,这是说哪儿去了,我和爱人都是吃公粮的,国家发多少就是多少,不能不知足。”

“那就是家境富裕了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谈不上,谈不上,工资有限。”雷主任讪笑道,

“每年这个阶段,你们不都是暗自收取学生的好处费,这可是公开的秘密了。”王宝玉直言道,

“那是别人,我可不敢这么做。”雷主任脸上掠过了一丝惊恐,

“我可是听说你刚刚安排了十个考生。”王宝玉沉声道,

“诬陷,绝对的诬陷,我要求和他对质,我两袖清风,一生清白,从來沒有收受过任何贿赂。”雷主任额头立马冒汗了,

“放屁,有人举报贲步云可是给了你二十万的好处费。”王宝玉猛然一拍桌子,怒道,

“完全沒有的事儿,你不信可以问贲步云。”雷主任慌乱的浑身颤抖,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,

“老实告诉你,就在刚才,贲步云已经被抓起來了,有什么问題自然有公安介入,你最好赶快承认,也给自己一条出路。”王宝玉冷哼道,

雷主任稳了稳神,大概不相信,擦汗道:“真的跟我沒关系,我们都是合法招生。”

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”王宝玉直视着雷主任的眼睛问道,

雷主任彻底慌了神,犹豫了半天依然咬着压根说道:“王主任,你要相信我,对了,肯定是有小人。”

“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自己看吧。”王宝玉说着,将桌子上的电脑转了过去,打开了一个视频,正是贲步云被带上警车的场景,这是王宝玉跟公安局那边商量好提供的,就在刚才,一个小警察火速送

來,

雷主任满脸汗水,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,王宝玉继续施压道:“你不要妄想认为贲步云会沒事儿,这可是市委书记亲自督办的大案,谁也逃不掉,到时候他把你供出來,你的罪就更大。”

“王主任,我……”

“你什么你,雷主任,你不要一错再错下去,你跟你的爱人都在学校任职,两人工资加起來一个月也得一万多了吧,学校还有车补,电话费报销,水电暖各种福利补助,国家付出这些就是让你们无后顾之忧的全身心工作,可你们贪得无厌,不思回报,这么做对得起组织的信任和培养吗。”王宝玉说完,夏一达悄悄竖了个大拇指,有点官腔了,

在巨大的压力之下,雷主任终于顶不住,他哭丧着脸道:“我说,我说,我全说。”

雷主任终于交代了跟贲步云合谋,安排不够分数线的学生进师范大学,还收取了一个学生两万的好处费,王宝玉继续逼问,果然又问出來,雷主任不但收了贲步云的钱,还收了其他培训机构的钱,虽然不多,又累计了十万,总计三十万,

雷主任出去后,王宝玉感叹道:“瞧人家的钱赚的多容易,三十万就这么到手了。”

“从你手里过的可不仅仅是三十万吧。”夏一达一脸严肃的问道,

“你啥意思。”

“王宝玉,老实交代,你的钱又是哪里來的啊。”夏一达笑问道,

“嫌活不够累,开始调查我了啊。”王宝玉道,

“嘻嘻,我现在可是纪检干部,希望你配合调查,有多少钱多少个情人都老实交代。”夏一达嘻嘻笑道,

“钱沒有,情人倒是不少,我最宠花蝴蝶小姐。”王宝玉嘿嘿笑,

“你想死啊。”夏一达不客气的捶了王宝玉一拳,俏脸微红,

依葫芦画瓢,用类似的方法,理工大学的高主任也交代了问題,至于诸如商学院等三流大学,招办主任收钱明显少得多,但违法违纪却是证据确凿,不容置疑,

最后进來的是平川大学的胡主任,五十多岁,头上有几根白发,王宝玉知道他是个难对付的角色,就故意把他排在后面,

果不其然,用尽了方法,胡主任就是不承认,死活咬定了自己沒有收钱,还说贲步云的票据是伪造的,

一直到快天黑了,王宝玉软硬兼施,还是一无所获,王宝玉饿的肚子咕咕叫,气的几乎要上去揍这个老头一顿,

老头因为长期站立,脸色有些苍白,也呈现出一幅摇摇欲倒下的样子,最后,王宝玉只好换上了个笑脸,问道:“胡主任,那我问你,这些学生是不是进了平川大学,我这里报上的名单可是有他们的。”

“王主任,我可不可以坐下。”胡主任商量道,

“坐下吧。”王宝玉递过去一支烟,又打电话让甄优美送來一杯茶,

胡主任慢慢挪动步伐费力的坐下,抽了几口烟,又喝了半杯茶,歇息了片刻,这才叹气道:“王主任,我真是沒收钱,这些学生,都是各局长的孩子,校长早有安排,是必须照顾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