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89 如此父爱

1389 如此父爱

“我信你,可是贲步云为什么写着收了他们的钱呢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他胆子大,谁的钱都敢收,他也曾经拿钱给我,可是我沒收,王主任,像我这个年纪的人,是随着这个社会一起走过來的,以前哪有这种现象,都是这两年才有的事儿,唉,我也是这么大年纪了,眼看着就要退休了,如果因为收钱犯了事儿,丢不起这张老脸啊。”胡主任不无伤感的说道,心里也很为那些各院校失足的同事感到痛心,

王宝玉觉得胡主任说得不像假话,便和颜悦色的安慰道:“胡主任,招生工作始终是个雷区,如今贲步云事发,调查也是不得已的事情,希望你能够理解。”

“我理解,年年都调查,干完今年,我就跟学校辞职,不干了,太累。”胡主任道,

“学校还需要你这样的好领导,千万别为了这点挫折就放弃。”王宝玉连忙说道,

“学校缺的不是领导,而是制度。”胡主任意味深长的说道,

“那你回去吧。”王宝玉还是放了胡主任,觉得这其中也许另有隐情,

夏一达打电话请示了尉兴邦,除了胡主任,其他的招办主任们,直接移交给平川市公安局,进行司法程序的深入调查,

一切忙完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,王宝玉跟夏一达找了个小饭店,要了两个菜,还点了几瓶啤酒,

王宝玉喝了两杯啤酒,颓废的靠在椅子上说道:“小夏,我怎么觉得这么累呢。”

“那你会辞职吗。”夏一达突然问道,

王宝玉一愣,自己虽然很累,但从來沒有想到过这个问題,人既然选择了一行,就不容易轻易放弃,是一种习惯,或者也是一种不甘心的追求,

“好了,多大的事儿啊就垂头丧气的,今晚去我那里,我给你放松一下。”夏一达轻声道,

“为什么有点权力都想着贪腐,难道做个清官对他们这么难吗。”王宝玉自顾自的说道,

“其实也沒有这么绝对,我相信大多数官员腐败也是被迫的,他们曾经也有过志向和抱负。”

“是啊,谁曾经不是热血青年。”王宝玉叹息道,

“前几天尉书记开会的时候讲过,廉洁自律之所以困难,大而言之,是人的本性贪婪,事实上,却是因为随波逐流,别人贪你不贪,你就成为了另类,成为了被攻击的目标,渐渐地清廉就守不住底线,有了第一回就有第二回,最终成为了一种习惯,直到堕落。”夏一达道,

王宝玉点了点头,觉得这话有道理,自己自诩清廉,但还是想法要把手里的十个名额安排出去,如今各校的招办主任都审查了,怕是想犯错误都沒机会喽,

因此带來的后果就是,自己挡了领导孩子们的前途,成为了领导们厌恶的对象,仕途上一定面临着重重困难,而最让他揪心的当然是王琳琳,如果琳琳知道是自己挡住了她学业,会不会再也不理他了,

想到这些,王宝玉就烦躁,都说当官手握权力,光鲜照人,殊不知也有如此的难言之痛,单纯从幸福这个话題而言,那些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农民,生活的则更加简单而快乐,

吃过晚饭后,王宝玉还是沒守住原则,去了夏一达那里,两个人洗澡后,夏一达很认真的给王宝玉进行了全身按摩,表现出难得的温柔,虽然夏一达的手法不怎么样,但心意和情意王宝玉都领了,一番放松后就很快睡着了,

又是一个月圆之夜,如水的月光再次穿过窗帘的缝隙,照在了**,夏一达看着淡淡的月影,听着王宝玉发出的微微鼾声,心情复杂,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,最后,她索性蒙住了头,用被子擦去了眼角的泪珠,

酣睡中的王宝玉对此浑然不觉,他嘴角带着笑,因为他梦见了跟王琳琳高高兴兴的去爬山,两个人站在山顶放声呐喊,余音袅袅,久而不绝,

“你爸是王一夫。”

“可我是王琳琳。”

“你爸他想害我。”

“可我一直拿你当哥哥。”

“如果让你在我和你爸中间选一个,你会怎么选。”

“傻子,我都要。”

梦中的王宝玉跟王琳琳一问一答,声音却越來越微弱,山谷之中,忽然升起了一团迷雾,王一夫宛如恶魔一般出现在雾气中,他拎起王宝玉大喊道:“你这个山沟里來的穷小子,离我女儿远点,有多远滚多远。”

“爸爸,你放开大哥哥。”王琳琳痛苦的大声喊叫,

“求求你,放开他。”云层中突然传來女人的声音,接着一个身影闪现,拼命拉住王一夫的胳膊,想要救下王宝玉,

王宝玉正想要看清那个女人的脸时,却被王一夫劈手扔了出去,在王琳琳和女人绝望而痛苦的尖叫声中,王宝玉快速下坠,冲向死亡,

陡然惊醒,已经是天色微亮,梦中的事情已经忘了大半,但他也忽然明白,王一夫之所以两次阻止自己见王琳琳,又害自己,应该是怀疑自己跟他女儿处对象,王琳琳尚未成年,王宝玉又是个不安分的人,王一夫难免会不放心,所以是想保护自己的女儿,疼爱女儿沒什么错,但是如此的保护不知道是不是过了点,

唉,改天如果遇到王一夫,就跟他解释一下,自己跟王琳琳是清白的,完全是好朋友,兄妹之情,并不掺杂别的成分,

见夏一达蒙着脸睡觉,王宝玉好奇的拉开被子,见夏一达脸上似有泪痕,傻丫头,指定是想妈了,王宝玉于是便心疼的擦了擦夏一达的俏脸,伸手过去搂紧了,

因为发生了贲步云的事件,本应该下达录取通知书,却不得不拖延,一时间,王宝玉的办公室里电话几乎成了热线,开始他还不厌其烦的解释,到了后來,不得不把电话线拔了,

经过几日的连续审讯,步云培训的非法收取招生费已经基本确定,但账目上仍然存在很大问題,钱是收了,可是,除了部分钱给了招办主任,至少还有一百多万不知去向,

对此,贲步云紧咬牙关,坚决不说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