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95 同时入住

1395 同时入住

蒋春林看出王宝玉不高兴,明白王宝玉跟这个女孩子的关系不一般,连忙解释道:“我看见他们就是坐一辆车來的,并沒有啥亲热的举动,而且就是长得像而已,是不是的都难说!”

也可能是蒋春林看错了,冯春玲怎么可能看上一个矬子呢,而且天下之大,哪能那么巧就让蒋春林看到,王宝玉如此安慰了自己一番,心情渐渐平复了下來。

不过,自知失言的蒋春林连忙转移了话題,结果一番话让王宝玉的心里又咯噔了一下,脸色变得更加难看。

“兄弟,我前些日子开车回神石村,好像看见了程书记的女儿,跟一个小伙子在一起,四处拍照呢。”蒋春林道。

“你这次沒看错吧。”王宝玉猛地回过神來,问道。

“应该沒错,这孩子越长越漂亮了,那个小伙子也不错,到底还是年轻好啊。”蒋春林道。

“妈的,敢耍老子,老子一定不会放过她。”王宝玉忍不住骂道。

啪,蒋春林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嘴巴子,懊悔的赔笑道:“兄弟,你看我这张嘴,净瞎说话。”这也不奇怪,自从王宝玉进了县里,他对王宝玉的了解不多,哪里知道王宝玉和这两个女孩子的关系。

“大哥,我先走了,有啥事以后多联系。”王宝玉青着脸起身道。

“晚上吃个饭!”

“不吃了,我跟朋友一起來的,那边也需要照顾。”王宝玉推辞道,他实在沒有胃口,因为程雪曼让他很闹心,蒋春林也沒敢再让,看來王宝玉中意的两个女孩子都飞了,肯定不会留下吃饭的。

在路上,王宝玉已经能够确认,程雪曼孩子沒了那段时间,口中的旅游散心,应该來的就是神石村,但是,那个男孩子又会是谁呢,程雪曼不是小产了吗,怎么还能有精力去旅游,难道真的像夏一达所说,包括那次怀孕都是场骗局。

很多年轻人看到别人如此,恐怕都会嘲讽王宝玉的愚蠢,但是生活从來都不会提前写出真相,老天也在用各种方式,让世上的人们增长智慧,一步步长大。

曾几何时,做为王宝玉的初恋情人,程雪曼一直让他魂牵梦萦,任谁都很难摆脱这份理想中的感情,如果人们首先面对的是自己,静下心來扪心自问,我究竟要的是什么,也许就不会错那么多。

王宝玉生性要强,虽不在亲生父母身边长大,但干爹干妈也是一贯宠爱,感情在他眼里不仅是追求的目标,也是脸面的象征,更是征服的事物。

带着疑问,王宝玉再次來到了神石宾馆,一进大厅,罗经理就笑脸相迎的问道:“王主任,有什么要求!”

“罗经理,我想看一看三月份的客户入驻名单。”王宝玉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
罗经理面有难色,虽然王宝玉是最为尊贵的客人,但入驻名单不但涉及个人隐私,还泄露商业秘密,她犹豫的说道:“这个,我要先跟沈总汇报一下!”

“算了,那你就帮我查一个人的名字,总该可以了吧。”王宝玉想了想,又说道。

“沒问題,小段,你來办一下。”罗总对前台的女孩喊道。

“程雪曼!”

“请稍等。”女孩说着,在电脑上熟练的查找起來,摇头道:“沒有!”

女孩和王宝玉再次核对了程雪曼这三个字,再三查找后都无果。

王宝玉松了一口气,以为蒋春林看错了,脸色也好了点,谨慎起见,他又问罗总:“有沒有可以不用身份证入驻的!”

“内部职工凭着工作证就可以入驻,六折优惠,另外进行记录。”罗总沒隐瞒的说道,又说:“而像您这样的尊贵客人,什么都不记录!”

程雪曼在兴北集团工作,应该算是内部职工,王宝玉刚刚有些松懈的心又是一惊,说道:“那就查一下内部职工里,有沒有程雪曼入驻!”

罗总无奈的亲自到前台,打开了一张表格,输入了权限密码,立刻一排名单显现了出來,她仔细查找了一番,说道:“程雪曼,集团秘书,三月份确实來过,总共住了两晚!”

“那你再给查,她跟谁一起來的。”王宝玉双眼冒火的说道。

“这个,沒有记录,我们只登记來客的姓名和入住房间号,至于他们怎么安排,我们无权参与。”罗总解释着,忍不住又好奇的问道:“王主任,你跟程秘书是什么关系啊,是不是沈总交代的!”

“别管闲事,按照她入驻的日子,把那天所有的名单都给我调出來,不管是客户的还是内部职工的,一个都不能落下。”王宝玉双拳紧握,咬牙切齿道。

“小段,赶紧再查查。”罗总知道情况不对头,不知道这个集团秘书是不是得罪了王宝玉,忙不迭的吩咐道。

小段很快筛选出了当天的名单,并随即打出一张表來,恭恭敬敬的递给王宝玉,王宝玉一把夺了过去,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,很快,一个名字映入眼帘,让他顿时愣在了当场。

吕云天,李可人的留学儿子,上面显示,他也在神石村玩过两天,而且登记退房时间和程雪曼一致。

吕云天在神石村玩过两天的事儿,王宝玉听李可人说道,还看过其中一张照片,可是他万万沒有料到,他竟然是跟程雪曼一起來的,而自己却像傻子一般被蒙在了鼓里。

好半天,王宝玉才缓过神來,查看两个人的房间号,虽不是一间,但却是挨着的,一个向往富贵,一个思想新潮,种种迹象都不能阻止人们猜测,这两个人很有可能共用一间。

“罗总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王宝玉无力的客套了一句,便一言不发的往外走,心里沉重的像是压了一块大大的石头,胸闷的几乎要喘不过气來。

罗总战战兢兢的一直把王宝玉送了出去,却什么也不敢发问。

出了神石宾馆,王宝玉并沒有直接回别墅,溜达着來到水库边上,找了一块石头躺下,望着灯光映衬下波光粼粼的水面,只觉一股辛辣冲刺鼻子,心绪久久难平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