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96 再次分手

1396 再次分手

难怪程雪曼自降辈分,莫名其妙的改口叫李可人阿姨,原來是喜欢上了人家的儿子,说起來,吕云天确实比自己各方面都强,不但长得帅,还是博士,又打小留学在外,至于家境更不用说,祖辈都是高干,父母不是有钱人就是艺术家,这样的男孩怕是整个平川市也沒几个人能比的,

为什么程雪曼每次都会背叛自己,为什么跟程雪曼在一起,总是有这样那样闹心的事情,如果程雪曼提出和自己分手,并且说明原因,自己一定会放手的,何况对方条件很好,能给程雪曼更好的生活,

程雪曼为什么总是这样,她为什么还和自己保持着关系,究竟是有真感情,还是另有所图,

王宝玉心里难受,倒不是现在他对程雪曼多么爱怜,而是,程雪曼一次次的背叛,严重伤了他的自尊心,王宝玉亲自发现的背叛就已经有了两次,真不知道在程雪曼自由的国度里,究竟还有多少不堪的事情,

抽了几支烟后,王宝玉终于缓缓坐了起來,拿起手机,拨通了那个除了自己家,至今唯一用脑子记住的号码,打给程雪曼,他已经决定,不能总是这样受伤,还是把关系彻底断了,还彼此一个自由的空间,

“喂,宝玉,我正在上课呢。”那边传來程雪曼低低的声音,

“又学什么呢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问道,

“你听啊。”程雪曼道,隐约听到一个女人,正在说着听不懂的外语,看來,程雪曼正在学外语辅导班,

“这是准备要出国了啊。”王宝玉冷声道,

“嘻嘻,我要做你的骄傲。”程雪曼笑嘻嘻的小声说道,

“雪曼,别这样好不好,我也不多打扰你,只想跟你说一句话,我们分手吧。”王宝玉坚定的说道,

“宝玉,你说什么,你等等。”程雪曼惊慌的说道,传來了脚步声,大概是跑出了教室了,大声的问道:“宝玉,你怎么了,我沒听错吧。”

“我们分手吧,不要再彼此伤害了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为什么啊,宝玉,你别吓唬我,我不能沒有你。”程雪曼带着哭腔问道,

“你能猜到我在哪里吗。”王宝玉冷笑道,

“猜不出來,挺安静的。”

“神石村。”

“你去哪里干什么啊,呵呵,宝玉,你是不是工作碰到了难題去那里散心了,怎么不叫上我去陪你啊。”程雪曼换上一副温柔的腔调,

“别他娘的装了,我今天才算真正看清你的嘴脸,你他娘的嘴里沒一句真话。”王宝玉终于忍不住大声的骂道,“老子刚刚查到,你跟吕云天來了神石村,你是不是觉得耍老子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儿啊,是不是啊,。”

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,隐约传來了程雪曼的抽泣声:“宝玉,我是跟吕云天去了神石村,可是,我们什么都沒做啊,他是李阿姨的儿子,又教我英语,我陪他來玩,难道有错啊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找我陪你。”王宝玉质问道,

“你每次都很忙,我不敢打扰你,正好吕云天也需要个向导,便一起去了。”程雪曼急急的解释道,

王宝玉一愣,似乎觉得也沒什么,可是,他还是不能相信程雪曼,便又问道: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,为什么隐瞒这件事儿。”

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,我也是怕你多想,难道说你沒有对我隐瞒过。”程雪曼反问道,

“反正不管怎么说,我觉得,我们还是分开的好,别再纠缠了。”王宝玉坚持道,

“宝玉,你真狠心,我可是怀过你的孩子啊。”程雪曼又哭了,

“刚流产就可以去吹风爬山旅游,当我是傻子。”王宝玉不信的问道,

“宝玉,现在都什么年代了,坐月子只是咱们国家特有的陋俗而已,人家国外都不兴,何况我这是小产,更算不上什么的。”程雪曼嗔道,

“那流产的医院证明呢,谁给你做的手术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你既然这么不相信我,咱们就分手吧。”程雪曼挂断了电话,

程雪曼的哭声,让王宝玉有些不忍,但还是下了决心,这次决不能再回头,心,似乎一下子就空了,他无聊的抓着小石子向水里扔着,荡漾起的涟漪,不断扩散到远处,直到不见了踪影,

“哈哈,王宝玉,原來你躲在这里呢。”身后传來一个女孩子的笑声,王宝玉回头一看,正是代萌,

“代萌,不在屋里好好呆着,跑出來干什么啊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你又为什么不回去啊,是不是偷情不成,被人家甩了啊。”代萌一边笑着,一边坐在王宝玉的身边,

“沒有的事儿,我下午就是去看看以前的朋友,來了不打声招呼,显得不够意思。”王宝玉支吾道,

“这里的环境真好,我都不想走了。”代萌道,也学着王宝玉,往水里扔小石头,

“代萌,问你个问題。”

“嗯,问吧,但不许涉及隐私。”

“你是否有这种经历,上学的时候,喜欢一个人,可是长大后,却发现这个人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完美。”王宝玉道,

“这是隐私,拒绝回答。”

“那就是你不懂感情,从沒喜欢过男生。”

“这算什么啊,像你说的那种情况很正常,长大了,世界观不同,审美观也自然发生了变化,不但会发现曾经喜欢的人变了,所有人都在变,原來的唯美也无非是种恰当时机的美好印象而已。”代萌道,

“别说这些大道理,我在问你到底有沒有喜欢的男生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上初中的时候确实喜欢过一个男生,他冬天的时候穿着锃亮的皮夹克,头发总是打理的一丝不乱,走路的时候总是仰着头,学习很差,经常打架,不知怎么,那时候觉得这样的男生才像个男人。”代萌回忆道,

“那个时代穿皮夹克,家境应该不错吧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家境很一般,据说那个皮夹克是他捡的,猪皮的,连累的他身上也有股子猪肉味,不过收拾的倒是挺干净,看起來像头很体面的猪。”代萌呵呵笑道,

“哈哈。”王宝玉被逗笑了,又问:“那你给他写过情书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