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97 恶女煞

混世小术士 1397 恶女煞 无忧中文网

“沒有。”代萌倒也不隐瞒,又埋怨道:“他很不像话,骗我说给我写情书,让我放学后去教室等他,结果我老忘事儿,放学急着回家给忘了,第二天就听全班传开了,我们班一个女生放学去和他约会,其实都是他臭显摆设的圈套,他跟几个哥们说有女生追他,约好教室见面,结果我沒去,恰好一个女孩忘了拿书本跑了回去,成了替罪羊,同时也让我看清了他丑恶的嘴脸。”

“那个女孩很倒霉啊。”王宝玉颇有些遗憾的说道,

“才不呢,那是我们全校的大姐大,先是大骂了三天,后來找了一帮小弟堵着他揍了一顿,活该,呸。”代萌愤愤的说道,

“那你恨他吗。”

“开始的时候很恨他,后來就不恨了,现在你要是不提,我根本就想不起來他,这些事说起來就跟个笑话一样。”代萌道,

王宝玉竖起大拇指,赞道:“代萌,看不出來,你还蛮有心胸的嘛。”

“什么啊,初三的时候他退学了,得了肾炎,再后來,就死翘翘了。”代萌道,

“那你可千万别喜欢我。”王宝玉擦汗道,

“王宝玉,你什么意思啊。”代萌恼道,

“我会看相,你这是命中克夫,是恶女煞,在古代,是一辈子嫁不出去的。”王宝玉开玩笑道,

“我又沒嫁给他,怎么会克他呢,你骗人。”代萌不相信,

“心里有也不行。”

代萌使劲捶了王宝玉几下,羞恼道:“你要死啊,嫁不出去,你也别想沾便宜。”

两个人胡闹了一会儿,王宝玉的心情好了不少,看时间也不早了,怕代萌的爷爷惦记,便一起回到了别墅,

一进屋,眼前的景象还真让王宝玉挺惊讶的,代亮正趴在沙发上,享受着按摩女的服务,表情陶醉,一看王宝玉和代萌回來,老头非但沒有表现出难为情,反而笑道:“小王,小萌,你们一会儿也按按,真舒坦。”

“爷爷,你还真会享受啊。”代萌不好意思的说道,

“人家这手艺,比你奶奶可是强多了,你奶奶给我按十分钟,还不够我听她半小时喘粗气呢,沒别的情况,我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,小萌,你记得跟家里说一声。”代亮道,

王宝玉可不敢乱答应,这老头说不定就得寸进尺,赖在这里不走也说不准,再说是不花钱的地方,终归所有权是公司的,

代萌道:“那可不行,我奶奶不会答应的。”

“那就把她接來。”代亮道,

“我奶奶身体不好,下楼都费劲,哪能倒车來这里啊。”

“小王不是有车吗,接來就行。”

“爷爷,别拿自己不当外人。”代萌跺着脚说道,

“沒有外人啊,小萌,你也不小了,小王这小伙子也不错,可以考虑,但前提条件是让爷爷住这里,算不上什么大事儿吧。”老头一脸的坏笑,

“代萌,沒想到娶你的成本这么高,一套别墅呢。”王宝玉小声的笑道,

“我爷爷老糊涂了,随口说的,你可不能当真。”代萌羞红了脸,

桌子上还摆着送來的饭菜,不过,从菜的形状上看,代亮已经毫不客气的先吃了,王宝玉管不了那么多,径直到桌前吃饭,要知道,他从早上到现在,还沒吃过东西呢,代萌则陪着王宝玉小口的吃着饭,

“这里的条件可真好,什么东西都是现成的,起码不用打扫卫生,不像我妈妈每天忙个半死,回來还要收拾家务。”代萌羡慕道,

“一晚可是要这个数啊。”王宝玉伸出了五个手指,

“这么贵啊,五百多块。”代萌道,

“呆子,是五千。”王宝玉气愤敲了下代萌的小脑瓜说道,

“我知道,逗你玩的,反正你也不花钱,这么小气。”代萌咯咯的笑了,

代亮享受完按摩之后,神清气爽的上楼去了,口中念叨着: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”

“白居易的诗写的就是好。”王宝玉开玩笑道,

“这不是杜甫的诗吗。”代亮停住脚步,疑惑的问道,

“嘿嘿,是我记错了,您老说得对。”王宝玉坏笑道,代萌听出來王宝玉是在拿她爷爷寻开心,忍不住从桌子下面踢了王宝玉一脚,

“年轻人,学习知识要扎实,不能含糊。”代亮交代了一番,边上楼边感叹道:“只有白居易这样的诗人才能写出这样大气的诗來,可惜一代才子,却怀石投江自尽,后人也只得以端午來纪念他,哎。”

哈哈,王宝玉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來,这老头太逗了,整个一个史上第一混乱,代萌也是觉得好笑,跟着王宝玉笑个不停,

吃过饭,歇息了片刻,王宝玉又让一旁等待的按摩女给自己按摩,按摩就要穿的少,王宝玉也不在乎代萌还在,脱得只穿着小裤衩趴了下來,

代萌羞红了脸,转头不看,按摩女忙乎了一会儿,也出汗了,王宝玉理解的说道:“你也别客气,脱衣服吧。”

“王宝玉,你怎么这样不要脸啊。”代萌恼羞道,以为王宝玉要当着她的面跟按摩女发生什么,

“怎么就不要脸了,这位女士的汗珠子都滴到我身上了。”王宝玉道,

“穿着衣服还吸汗呢,脱了更得掉汗珠子。”代萌反驳道,

“沒事儿,我穿着按就行。”一听代萌这么说,按摩女犹豫了,刚解开一个扣子,又麻溜的系上了,

王宝玉道:“听我的,她不懂,你也挺累的,凉快一下。”

按摩女是认识王宝玉的,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大款,不敢正视代萌的眼睛,转头便脱去了上衣,只穿着胸罩给王宝玉按摩,

王宝玉舒服的直哼唧,见代萌看不下去,干脆哼唧个不停,差点沒把代萌恶心死,最后捂着耳朵跑上了楼,

“老板,她是你的新女朋友。”按摩女好奇的问道,

“不是。”

“这个比上次那个强,那个长得好是好,可是年龄大点儿。”

“别那么多事儿,管好自己的嘴。”王宝玉提醒道,

按摩女不说话了,呼哧气喘的按摩完,王宝玉享受的几乎都要睡着了,他摆摆手道:“你出去吧,那个臭妮子肯定不会用你按摩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