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98 不娶不嫁

1398 不娶不嫁

按摩女应了一声,推门出去了,王宝玉浑身通泰,迷迷糊糊的趴在沙发上,刚想先眯一会儿,一个炸雷就在耳边响了起來。

“王宝玉,你舒服够了,怎么让人走了啊,本姑娘还沒享受呢。”代萌气恼的叉腰说道。

“你是大学毕业的优秀女青年,不接受这些腐朽堕落的东西。”王宝玉眯着眼睛说道。

“快把人给我叫回來。”代萌嚷嚷道,她看到爷爷和王宝玉都这么享受,也是非常动心,一个沒叮嘱,按摩师就走了,她怎么能心甘呢。

“明天吧,今天这姑娘也累了,光给你爷爷就按了两个小时,沒看见人家老是流汗吗,我都沒忍心享受够。”王宝玉信口道。

“不行,反正今晚我也要舒服一下,哪怕半个小时呢,一刻钟也行啊。”代萌坚持道。

“要不这样,我都出点力,流点汗,亲自服侍你一下。”王宝玉嘿嘿坏笑道。

“别想用你那爪子再碰我。”代萌瞪了王宝玉一眼,很无奈的又上楼去了。

王宝玉起身抽了一支烟,就想找个屋睡觉,这时,代萌又气势汹汹的杀下楼來,她一把拉起王宝玉,主动的趴在沙发上。

“行了,睡觉吧,本人今天也累了。”王宝玉拍了拍代萌的屁股道。

“不行,你今天必须给本姑娘按摩,否则回去后,那个视频就不给你了。”代萌道。

“代萌,你也太不讲究了,老子才不伺候你呢。”王宝玉恼道。

“做人要拿出诚意來,否则,嘿嘿,本姑娘也挺不讲究的。”代萌阴笑道。

他娘的,老子按死你,王宝玉气鼓鼓的让代萌趴好了,在她的后背上胡乱的揉搓起來,当按到屁股的时候,他还使劲的抓了两把。

“如果你趁机占便宜,咱们之前说得都不算了。”代萌语气不善的提醒道。

“你还有什么便宜可占,看都看遍了。”王宝玉不屑的哼道。

“好吧,我这就跟爷爷走,回去我就把视频交给邱佐权。”代萌起身道。

“姑奶奶,别生气,开个小玩玩至于急成那样吗。”王宝玉终于服软了,陪着笑脸掐着小指头说道,视频可是关系到夏一达的声誉和前途,不能治气。

“那还不赶紧行动。”代萌得意的眯起眼睛。

“小的早就等不及要伺候你啦。”王宝玉细着嗓音说道。

“这还差不多!”

王宝玉嘴上服软了,脑子里却动了坏心思,娘的,老子啥时候也不能让女人给熊住,他先是耐心的给代萌按摩后背,代萌则舒服闭着眼睛,一幅很享受的样子。

嘿嘿,一会儿就让你心里着火,王宝玉露出了坏笑,找准那几个能够启发欲望的穴位,时轻时重的按了上去。

代萌先是感到浑身酥麻,继而从心里燃起了一团火,一直烧得双颊红的像个大红苹果,身体绷得紧紧的。

“放松,放松,一个女孩家身子这么硬,一点都不柔软。”王宝玉故作迷糊。

代萌的神经却越绷越紧,怎么都放松不下來。

“舒服吗。”王宝玉忍住笑又问道,同时加大了手中的力度。

“不舒服,我不按了,回去睡觉。”代萌慌乱的叫停,起身步伐踉跄的跑上楼去。

臭妮子,跟老子斗,你还嫩了点儿,王宝玉鄙夷的哼了一声,甩了甩胳膊,找了一个屋,躺在**就睡着了。

梦由心生,王宝玉睡梦中还是梦见了程雪曼,梦中的程雪曼梨花带雨,哭得像个泪人,让他于心不忍,最终还是将程雪曼紧紧搂在了怀里,说原谅了她。

还是在迷迷糊糊之中,王宝玉搂着程雪曼,在她的身上游走着,软语温存,触手之处细腻如丝,山峰高耸,峡谷幽深,沼泽泥泞,程雪曼一头乌发散落开來,触及王宝玉的皮肤,让人神经立刻为之兴奋。

王宝玉激动的搂紧程雪曼,耳边却清晰的传來另外一个女孩的轻声呻吟,王宝玉还是醒了,却惊愕的发现,怀里确实搂着一个女人,还是一丝不挂,而这个女人正像一条蛇一样,盘在他的身上蠕动着,一幅情欲勃发的样子。

在黑暗中,王宝玉还是看出了这是谁,当然是代萌。

“代萌,你想干什么啊。”王宝玉使劲的推开代萌,沒想到,刚推开一下,代萌又缠绕了上來。

“傻瓜,看不出來啊。”代萌使劲贴着王宝玉说道。

“看不出來。”虽然王宝玉猜出來了,但是还不敢确定,智商不怎么高的代萌想必情商发育也不能太好。

“王宝玉,我想让你占有我。”代萌小嘴微张,吐气如兰的呢喃着。

“那可不行,你爷爷还在楼上呢。”王宝玉已经清醒了,拒绝道。

“他睡着的时候,什么都听不到,臭小子,我身上难受,快,快抱紧我。”代萌脸红的发烫,双手不老实的在王宝玉的身上摸索着。

“你不会又拿了什么录像设备吧。”王宝玉不放心的在被窝里还有**仔细寻找。

“小人,放心,绝对沒有!”

“这可是你要求的,事先说好了啊,我可不一定能娶你。”王宝玉提醒道,却抑制不住身上的欲望,双手也不由的抱紧了代萌。

“我也不想嫁给你,快,受不了了。”代萌急切的说道。

代萌曾经看到过王宝玉电脑里的肮脏小电影,少女怀春,春心荡漾,后來接着跟李可人学画的机会,代萌又过去偷看了两次,那些**的镜头,早就印在她的心里。

王宝玉晚上的按摩,再次调动了代萌的情-欲,她回到屋里,感觉身上热的无法忍耐,终于还是偷偷下楼,跑到了王宝玉的屋里。

怀抱这样一个积极主动的女孩子,王宝玉终于还是沒有忍住,他猛然吻上了代萌的嘴唇,代萌也递过了香舌,两个人越搂越紧,随着一声娇啼,终于沒有一丝的缝隙。

这个时候代萌可能有些后悔了,伸出小手使劲拍打王宝玉想要挣脱,鱼都上钩了,谁会在这个时候放弃,王宝玉耐心的和这条有点痛苦的美人鱼不断周旋,挣扎的紧了,便松松鱼绳,顺上趟了,便趁机拉网,最终美人鱼降服了,蹬掉被子白花花的跃出水面,溅起层层浪花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