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399 家家都滴水

第三卷 县域扬名 1399 家家都滴水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两个人在一身的大汗淋漓中停止了翻滚,却都喘着粗气,王宝玉感觉浑身舒畅,他坏笑着搂过代萌,厚颜无耻道:“臭丫头,有前途,第一次就这么狂野,以后你男人肯定要被你榨干。”

欲-火褪去的代萌,双眼无神的看着屋顶的吊灯,忽然,她起身冷不防掐住了王宝玉的脖子,声『色』俱厉的说道:“臭小子,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,我就跟你沒完。”

“女侠饶命,小的不说。”王宝玉惊愕的连忙答应,

“唉,这到底是怎么了,还是跟你这个混蛋上床了。”代萌松开了王宝玉,起身木讷的往外就走,黑暗中的赤-『裸』身体,白的耀眼,因为汗水泛着光泽,

“喂,穿点儿衣服啊。”王宝玉身后小声的提醒道,

“这样就可以证明我沒带任何监控仪器。”代萌愣愣的上楼去了,接着传來开门和关门的声音,一个秘密又被掩埋在黑夜之中,

第二天,风和日丽,三个人一同吃早饭,代萌脸上还是带着些羞涩,但却装出什么都沒发生过的样子,王宝玉对于她这一点儿,表示欣赏并赞同,都是成人,玩玩而已,不能当真的,

随后,三个人就开车先去游览了所谓“神石”及女娲文化长廊,老头代亮在那块陨石面前,表情肃穆的鞠了三个躬,口中念念有词道:“女娲补天留余憾,顽石只叹落凡尘。”

王宝玉和代萌无暇听老头念这些酸词,他们正在谈一个严肃的问題,

“王宝玉,昨晚的事情是我一时冲动,你可不能缠着我不放。”代萌认真道,

“当然不会,如果你不介意,可以多冲动几次。”王宝玉笑道,

“我跟你说认真的,你不是我心中的男朋友。”代萌道,

“行了,我就当成沒发生。”王宝玉不悦道,心想,老子随便找一个,也比你这呆头呆脑的家伙强,

“不能当成沒发生,你要对我负责任。”代萌颠三倒四的说道,

“负什么责任啊,要钱那可就沒礼貌了,再说了,是你主动跑到我被窝里的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以后在工作上不能难为我,更不能用这个威胁我。”代萌道,

“搞沒搞错啊,是你用视频威胁我。”王宝玉皱眉道,

“我,我,我从來就沒拷贝那两个视频,骗你的。”代萌道,

“真的啊。”

“废话。”

王宝玉看代萌说得不像是假的,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下來,嘿嘿笑道:“呆子,放心吧,我啥都不会说的,但是你有必要吃点避孕『药』之类的,省的你以后反悔,用孩子威胁我。”

“少臭美,你以为怀孕就那么容易啊,书上所说的巧合那绝对就是巧合。”代萌不以为然,但也终于放下心來,却觉得跟王宝玉亲近了不少,有意无意的开始随手挽着王宝玉的胳膊,

赏神石,吃农家饭,王宝玉对后者沒兴趣,三个人看过神石之后,又回到别墅内吃午饭,下午去水库钓鱼,

王宝玉去神石宾馆要了三副顶级渔具,一路说说笑笑的跟代萌和代亮到水库边钓鱼,

几只小船徜徉在水库上,偶尔传來男女的欢笑声,王宝玉跟代萌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來,将鱼钩挂上鱼饵扔进水里,静等着鱼儿上钩,

代亮则拿着渔具,不知道跑到哪里去钓鱼了,也许是为了给两个年轻人留下些说话的机会,

钓鱼是需要耐心的,甚至比追女朋友还是有忍耐力,好半天鱼儿也不咬钩,偶尔抖动一下,王宝玉激动的拉扯上來,每次都是空的,连鱼饵都沒了,只得重新布置,

“呆子,咱们现在不是外人了,你能不能实话告诉我,邱佐权到底给你什么好处。”王宝玉问道,通过昨晚的**,他更加确信,作为代萌这样的女孩子,能够答应给邱佐权办事儿,一般的承诺肯定打动不了她,

“你给我换个外号好不好,我就是行动比思想慢点而已,其实我思维很敏捷,反应速度很快。”代萌不满意的说道,

“那就叫你猴哥。”

“死去。”

“好了,高材生,说说邱佐权呗,就当是爆料。”

“问这个干什么,我早就后悔答应他了。”代萌道,

“说说嘛,其实你就像鱼饵,只不过邱佐权沒钓到鱼,鱼饵反而被我这条鱼给吃了。”王宝玉自得的说道,

“我这么做真的不是为了我自己。”代萌道,

“这一点我早就猜到了,到底为了什么啊,难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,被他威胁了。”王宝玉穷追不舍,

“哎,不是那样的,我爸妈都是普通工人,爷爷『奶』『奶』也沒有任何经济來源,邱佐权答应我,只要能搞到你的录像,他就想办法让我爸妈提前退休,原來沒办的保险,也一并给他们办好,还有,他还答应,让我爷爷『奶』『奶』都成为退休工人,享受退休工资。”代萌终于说出了实情,

“为了这点工资你就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。”王宝玉说完也觉得有点过,

“你哪知道工薪家庭的艰辛呢,从小我就知道菜贩收摊时买很便宜,买肉按两称,大餐都是爸妈参加红白喜事的宴席带來些肉菜,家里常年用桶滴水,这样不走水表,哎,提起这茬也很闹心,小区都是我们这种人,大家都滴水,结果上个月每方水都平均到了十八块多,总水表可一点都不含糊。”代萌感慨的说道,

“是挺贵的。”王宝玉随口答应道,自己一向不管家事儿,至于水电都是多少钱,心里一点数都沒有,

“爸妈几乎沒什么假期,单位效益也不好,只要辞职就沒有收入,虽然我参加了工作,上交了工资折,但是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題,上次『奶』『奶』生病,一下子就花了五千多,这几乎是爸妈所有积蓄了,家里实在经不起任何波动,说实话,这样的家庭即使有人介绍男朋友,也会吓走一大批,我的未來真的很『迷』茫。”代萌沮丧的说道,

“代萌,你让我很敬佩,难得你有这份孝心。”王宝玉由衷的赞道,

“可现在什么都沒了,邱佐权多日都不联系我了,想必正在找机会和借口把我开了呢。”说到这些,代萌脸上又『露』出了黯然神伤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