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01 翻窗

1401 翻窗

“这可不是七彩宝石,这是顽石,跟那小子一样。”代亮指了指王宝玉,将手里的那块石头,迅速放进了衣袋里,

“爷爷,你偏心,给我。”代萌不依不饶的又去翻代亮的口袋,那块石头却像是被代亮耍了戏法,竟然消失不见了,

“爷爷,你藏哪儿了。”代萌不悦的催问道,

“不是你的,自然找不到。”代亮又是一脸神秘之色,

代萌又來夺王宝玉的这块,王宝玉拿起來说道:“黑乎乎的,怎么可能是七彩宝石呢。”

“那你们俩怎么都不给我,是不是乌金啊,快点给我看看。”代萌蹦踮脚就夺,

“要是乌金,你爷爷就给你了,真是呆子。”

“那我也要看看。”

这种好东西可不能给臭妮子,咋说也算是天上难找地上难寻的,王宝玉举着石头跑到了自己房间,代萌也跟了过來,踩着王宝玉的脚背抢夺,

下面很痛,上面很重,有些支撑不住的王宝玉一急之下,随手就把石头从敞开的窗户扔了出去,沒有发出任何声响,

“沒了,一块破石头也抢,真沒见过好东西。”王宝玉摊手道,

“那为什么不给我,真是沒良心。”代萌冲到窗子边,不甘心的仔细寻找着,

王宝玉怕她真的翻到,连忙挡在窗户跟前,笑嘻嘻的摸了摸代萌的下巴,说道:“呆子,你是不是故意借着要石头,來跟我亲近啊。”

“闪开,别挡着我。”

“嘿嘿,往哪摸啊,还不知道你这么亢奋呢,咋的也得等天黑啊。”王宝玉使劲粘着不敢放松,

“做你的春秋大美梦。”代萌望了望黑洞洞的窗外,终于死了心,很扫兴的出去了,王宝玉这才长长舒了口气,

吃过晚饭后,剩下的流程差不多,还是找來按摩女按摩,代亮享受完,又上楼去泡澡,老头还真是会享受生活,

有了昨天的教训,这一次代萌先让按摩女提供服务,还特意交代不许按哪里哪里,大概就是昨天让她忘形的穴位,一切结束之后,已经晚上九点多了,代萌打了个哈欠,竟然沒上楼,径直去了王宝玉睡过的屋里,随后关上了门,真不知道王宝玉睡过的屋子有什么好的,

王宝玉晚上一直心不在焉,他还惦记着那块小陨石,见代萌和代亮都睡了,他悄悄的开门出去,试图去寻找那块小陨石,

小陨石正是从代萌那屋的窗口扔出去的,窗口下面,是一块铁栅栏围着的花池子,铁栅栏很高,王宝玉试了几下,也沒翻过去,却也不敢采取更大的动作,生怕那凸起的铁尖,伤了自己的小弟弟,

悻悻的回到屋里,王宝玉又开始打代萌那屋的主意,从窗口跳下去,应该比较安全,好容易等到了半夜,王宝玉轻轻去推代萌的屋内,还好,里面沒锁,

借着微弱的光亮,王宝玉看见代萌正在睡觉,竟然**,哈哈,沒想到这家伙还有**的习惯,

王宝玉无暇欣赏诱人的美景,他轻轻來到窗前,窗

户竟然已经关上了,王宝玉轻轻划开插销,窗户是双层玻璃,刚打开里面的那个,代萌却翻了一个身,嘴里骂道:“臭小子,坏男人。”

王宝玉吓了一跳,站在原地半天沒动,以为代萌发现了他,代萌翻了个身,又发出了轻微的鼾声,但从眼球的移动速度看,还沒有真正睡熟,

王宝玉不敢发出动静,几乎是爬着出了屋,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,夜长梦多,如果让耗子给叼走,那不是太可惜,王宝玉还是不甘心,又悄悄返回代萌的屋里,

这一次,代萌好像是睡着了,怀里抱着被子,一动也不动,王宝玉又轻轻拉开了外层窗户的插销,还是悲催的发出咔的一声响,

声音还是惊动了代萌,她揉了揉眼睛,口中嘟囔道:“谁啊。”

王宝玉连忙趴在地上,代萌迷迷糊糊的,在黑暗中也沒看清楚,也许是太困,她又一头栽倒,睡了过去,

王宝玉只好再次小心的爬着返回客厅,心里砰砰直跳,这感觉还真像是做贼,又等了一会儿,已经半夜了,王宝玉有点困,但他知道,今晚一定要把小陨石找到,否则,明天机会怕是更少,

最后,王宝玉又鼓起勇气,第三次潜入代萌的屋内,用窗帘消除开窗的声音,飞身上了窗台,跳进了花池里,王宝玉手里拿着手电筒,全然不顾里面的花花草草,认真的寻找了起來,

可是找遍了整个花池,也沒见小陨石的行踪,难道说这东西也会像人参果一样,遇土而入,

太扯,不可能,也许太重,砸到泥土里也未可知,王宝玉蹲在地上,在泥土中扣扣摸摸好长时间,终于一个冰凉的东西碰到指尖,连忙挖出來放在手心,椭圆形,沉沉的,心中一阵高兴,

“王宝玉,你在外面干什么呢。”代萌突然出现的在窗口,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,

王宝玉一阵慌乱,急中生智,他褪下裤子蹲下來,嘿嘿笑道:“你别看,我正在拉屎呢。”

“你有毛病啊,拉屎不去卫生间,跑到我窗户下面,成心恶心我是吧。”代萌不悦道,

“外面空气好。”王宝玉随口道,

“神经病。”代萌嘟哝了一句,起身抱着衣服,上楼另寻屋子睡觉了,

王宝玉拿着小陨石返回客厅,翻腾了半天,在柜子里找到了一块柔软的棉布,小心的包起來,放进了包里,

这东西如果卖给徐彪,要多少钱他都会答应的,王宝玉刚起这个念头,随后就压制住了,徐彪搞的时光机,可是个危险的东西,就算不为了天下苍生,也要为了自己着想,不行,绝对不能让他得到,

代亮的手里可是还有一块,万一流出去,说不准就能到了徐彪的手里,想到这,王宝玉的心又悬了起來,不行,这块也必须要搞到手,

虽说天际已经泛出鱼肚白,但是代亮举止奇怪,疯疯癫癫的,说不定真当石头给扔了,一不做二不休,今晚也要把另外一块搞到手,

想到这,王宝玉又轻手轻脚的上楼,代亮的屋门竟然大敞四开,鼾声如雷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