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02 中西合璧

1402 中西合璧

都说老人睡觉轻,可是现在看來,代亮却不这样,可能是老人怕嘴里灌风,还在嘴上戴了个薄口罩,因此鼾声也更大一些,

代亮睡得很香,以至于王宝玉进屋,他都毫无察觉,王宝玉看到了床边挂着的衣服,轻轻的上前摸索着,

就在这时,代亮的鼾声却突然停止了,口中念叨着:“难难难,只把金丹当等闲,凡物不足与之论,说到口干也枉然。”

王宝玉听到这首诗,惊得心里一咯噔,这好像跟当年孙悟空的师父说孙悟空的诗差不多,难道说代亮猜到自己会來,故意留着门,

王宝玉吓得一动不动,过了片刻,代亮又打起了呼噜,好像刚才说得都是梦话而已,王宝玉在他的衣服上摸索着,终于摸到了那块小陨石,刚想拿出來,只听代亮又说道:“蠢物,这东西能救你一命,千万收好了。”

王宝玉吓得一屁股就坐在地上,当然弄出的动静也不小,正想着如何解释,但代亮说完这句话之后,竟然又睡着了,

王宝玉果断起身,拿起那块小陨石,快速出了屋子,刚到楼梯拐角处,就看见已经换上睡衣的代萌,推开了屋门,正惊愕的望着他,

还是急中生智,王宝玉立刻又装作蹲下身,做出个擦屁股的动作,眼睛半睁着对代萌道:“看什么啊,沒见过拉屎啊。”

代萌一愣,惊问道:“王宝玉,你怎么又跑到楼梯口來拉屎啊。”说着就向王宝玉走來,

王宝玉直勾看着代萌,说道:“刚才沒带纸。”

代萌觉得不太正常,惊慌的退了两步,捡起沙发上的靠垫砸了过去,同时快速藏到一边,说道:“王宝玉,醒醒。”

王宝玉使劲摇了摇头,忽然起身迷惑的问道:“咦,我怎么在这里啊。”

“臭小子,你竟然还有梦游的毛病,吓死我了。”代萌抚着胸口,若有所悟的说道,

“你才梦游呢,老子健康的很。”王宝玉装出不高兴的样子,

“真的,你刚才在我窗户底下拉屎,然后又到楼梯口拉屎,我还看见你用手擦屁股呢。”代萌一口气说道,

王宝玉装出尴尬的样子,晃晃荡荡的下楼去了,他已经打定了主意,如果天亮代萌问起今晚的事情,打死也不承认,

第二天一早,代萌就把王宝玉从被窝里吵醒,询问王宝玉昨晚发什么神经,王宝玉予以坚决的否认,说自己昨晚早就睡了,根本就沒出去,“嘿嘿,是你做梦吧。”

“你真不记得昨晚的事情。”代萌又问了一遍,

“我好好的睡觉啊,能有啥事儿。”王宝玉装迷糊,

“唉,幸好本姑娘沒打算嫁给你,否则天天梦游,不把我吓死也能吓成神经病。”代萌道,

“我睡觉一向很老实,沒影的事儿,可别瞎编。”王宝玉装出恼怒的说道,

“四处拉屎,真是臭男人,恶心死了。”代萌道,

“我去你屋里拉屎了。”王宝玉问,“是不是还跟你睡觉了啊。”

“去死吧。”代萌瞪了王宝玉一眼,出去了,

让王宝玉感觉很高兴的是,代亮并沒有提起自己那块小石头沒了的事儿,好像根本就沒有小石头出现过一样,

“爷爷,那块石头你究竟藏哪里了。”早饭的时候,代萌还是提及此事,

“如來如去,如佛如魔,千千浊水,彻夜不归。”代亮摇头晃脑又是胡言乱语,气的代萌使劲往嘴里塞早餐,

“两位,一会儿咱们就回去吧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不走。”爷孙俩儿一起摇头,表示还沒玩够,

“那我必须先回去,不上班说不过去。”王宝玉道,

“那我跟你一起回去。”代萌见王宝玉态度坚决,无奈的答应道,

“要走你们走,反正我不走,住够了再说。”代亮坚持道,

“爷爷,这里住一晚很贵的。”代萌觉得不能太过分,忍不住提醒道,

“我可是给了他通灵宝玉,钱让他付。”代亮不客气的指着王宝玉道,随即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意,

“爷爷,你那破石头不值钱。”代萌难堪的脸都红了,

“沒关系,老先生想住,就多住几天吧。”王宝玉连忙摆手道,生怕代亮再提小陨石的事情,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代亮满意的说道,

“爷爷,你这样让我很难堪,好像咱们沒过过好日子似的。”代萌小声说道,

“心无挂碍,无有恐怖,沒有私心,哪來贪心。”代亮认真说道,

“不管了,回去让奶奶來收拾他。”代萌气鼓鼓的说道,

王宝玉跟代萌出了别墅,去神石宾馆的前台打了声招呼,告诉还有一个老人要在这里住几天,让他们留心多多照顾,罗经理当然不会说什么,还客套的说欢迎二位经常來玩,

一路回到平川市,代萌跟着王宝玉回到家里,说要跟着李老师学画,

一进屋,就看见李可人正在聚精会神的创作,画的是一个小孩童,趴在小桥上,前面是流水丛林,后面是高山月出,画面幽静,如梦似幻,

看到李可人,王宝玉就不由想起她的儿子吕云天,这个熊孩子,回來几天,就勾引了程雪曼,也怪程雪曼发贱,见人家是个博士就往上贴乎,

当然,这一切李可人都是不知情的,王宝玉对她的情感很复杂,觉得还是不说吕云天和程雪曼的事情,李可人的性子烈,他怕把她给气出个好歹,那可就枉费李可人对待自己的一片真心了,

“大姐,这幅画的意境真好。”王宝玉赞道,李可人则笑眯眯的点点头,看來自己也很满意,

“嗯,如果再处理一下会更好了。”代萌也插嘴道,

“小萌,说说你的看法。”李可人虽然对艺术很苛刻,但是对这个徒弟倒是蛮欣赏的,关键在乎,代萌在艺术上比较敢说话,

“李老师,我觉得你的国画,应该融合些西方油画的细腻因素,这样画面看起來透视效果会更强。”代萌直言道,

“我就觉得大姐画的已经很好了。”王宝玉左看右看都觉得沒毛病,

“我也就那么一说而已。”代萌不好意思的说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