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03 开宗立派

1403 开宗立派

“说得有道理,在当今社会,能够做到中西合璧是无数艺术家的梦想,但是如何融合油画特点,却是非常不容易的,如果掌握不好,反而画虎类犬,有了太多刻意的成分。”李可人感叹道,

“李老师,正是因为不容易,才容易开创一个画派。”代萌道,

“画派。”

“对啊,有了自己的头衔才更有影响力嘛。”

“呵呵,开宗立派我可不敢想象,我母亲穷其一生,也沒有做到这点,当代虽然有很多艺术家也给自己冠上各种各样的帽子,也沒见几个能搞出名堂來。”李可人表现出少有的耐心,

“可我觉得老师是名家之后,而且基础扎实,比起那些沽名钓誉的艺术家有很天热的优势,嘻嘻,李老师别怪,我这个人就是喜欢瞎琢磨。”代萌嘻嘻笑着,

“好好学吧,还不会走,就想跑,也不掂量一下。”王宝玉在一旁插嘴道,

“我又不是说的我自己,我是在替老师抱不平,这么优秀的艺术家却不被大家所知,多不公平啊。”代萌不满的说道,

“大姐虽然足不出户,但是比起你的名气还是要响亮的多,放出口风,拿着一摞摞票子买画的人大有人在。”王宝玉不以为然,

“名和利根本是两码事,一名真正的艺术家更希望自己的创作流芳百世。”代萌振振有词,

“切,平日拙嘴笨舌的,守着老师瞎卖弄个屁啊。”王宝玉早就听得不耐烦,恨不得代萌立刻滚回家,

“老师,你看王宝玉。”

“小孩,这你就不懂了,艺术上就是要敢想,比如毕加索,他的画当初可是备受争议的,后來还不是成了一代艺术大师,我内心何尝沒有蠢蠢欲动的期望呢,只是家母在世之时一直叮嘱我不要忘了艺术家的根本,所以我总是克制自己不要心存幻想,今天我才发觉自己有点闭门造车了,还是你们年轻人思想活泛。”李可人倒是向着代萌说话,

“就是,不懂就别乱说话。”代萌得寸进尺的说道,

“行了,你们折腾吧,我就睡会儿,等出了大名记得叫醒我,我替你们数钱。”王宝玉见说不过她们,颇为无聊的伸着胳膊道,

“你不能走,先给我当模特练练手。”代萌一把拉住王宝玉道,

“滚一边去,沒工夫伺候你。”王宝玉断然拒绝,小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,以为和自己睡过一晚就可以骑在老子脖子上逞威风了吗,

可代萌拉着李可人的胳膊撒娇道:“李老师,你说说他啊,一说话就跟吃了呛药似的,我上班的时候也是这样,动不动就批我,害的我担惊受怕,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,连人都快变傻了。”

瞧见代萌那一死出,王宝玉就來气,你本來就傻,竟然还说是我吓出來的,刚想发火,李可人瞪了他一眼,发话了:“小孩,我命令你必须给小萌当模特。”

“嘿嘿,大姐……”

“沒有商量余地。”

“那,不能当裸模。”王宝玉惹不起李可人,只得提出了最后底限,

“嘻嘻,先不用脱衣服,你身上沒肌肉,不好看。”代萌得意的说道,

代萌飞快搬过來一把椅子,指着上面,说道,蹲下,

王宝玉恼火的瞪了她一眼,不情不愿的蹲在上面,代萌立刻叫嚷道:“太难看了,一点深度都沒有,來,左手握拳,撑住下巴,下巴,下巴你懂不懂,低头,眼神看地下,看地下,不是脚丫子。”

代萌指指点点,李可人却是满脸欣喜之色,觉得这个学生很有悟性,

而王宝玉有点受不了,蹲着的样子,很像猴子,她们两个就是在耍猴,于是抗议道:“代萌,这个姿势很难受的。”

“这是罗丹《思想者》的造型,都怪你太瘦了,小了好几号,凑合吧,别动啊,坚持住,哈哈。”代萌哈哈笑着,拉过自己的画架,快速的勾勒起來,

“注意这个笔触,要一笔下來。”李可人一边画画,一边指点着代萌,

“老师,这里为什么要这么处理。”

“线条要柔和一点,逐渐过渡才不显得生硬。”

“……”

两人煞有其事的商讨着,王宝玉蹲着很难受,本着做模特的敬业精神,他还是忍着,怎奈李可人边教边画,画得很慢,半个小时也就勾出了框架,王宝**酸的不行,终于忍无可忍的从椅子上跳了下來,

也许是蹲得太久,他竟然沒站住,径直摔了过去,将李可人的画架连同颜料一起给撞翻了,颜料盒落在地上,喷出的点点色彩,大部分都落在李可人的画上,

“小孩,你怎么不小心点。”李可人心疼的捡起画,不由的埋怨道,

“嘿嘿,再得瑟,挨训了吧。”代萌一幅幸灾乐祸的样子,

“大姐,对不起了。”王宝玉爬起來,连忙道歉,

“两天又白忙乎了。”李可人不无遗憾的说道,就想把那幅画给扯了,

“李老师,先别动。”代萌瞥了一眼那幅画,嚷嚷道,

“小萌,怎么了,你要是喜欢,就送给你了。”李可人大度的说道,王宝玉偷乐,李可人对于自己作品的小气,他可是一清二楚,还不是因为这幅画废了,才大方的送给代萌,

代萌接过那幅画,捡起颜料盒,又在上面随意喷了一些,这才说道:“大姐,这幅画才有了油画的味道,我觉得很棒。”

李可人疑惑的凑过來看了看,代萌又说道:“这些颜料,正好映衬出孩子向往未來的思想,真是太棒了。”

李可人又仔细端详了一会儿,终于露出了个笑脸,说道:“小萌,你说的不错,以前我画的画,都是注重形式,这回终于找到了反映心灵的那部分,我真是太喜欢你这孩子了。”

“大姐,我这可算是立功了吧。”王宝玉嘿嘿的揉着胳膊腿笑道,沒想到刚才摔了一下,竟然摔出了艺术家的灵感,还成就了一幅好作品,

“这是我发现的好不好啊。”代萌嘟着嘴道,又拿过素描画册,指着上面的一幅《大卫》,说道:“下次你脱光了,摆这个姿势让我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