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04 梦意派

1404 梦意派

《大卫》是米开朗基罗的名作,上面的男子一丝不挂,拿着个毛巾,不知道是擦汗还是御寒,王宝玉当然不依,指着另一幅画说道:“别做梦了,除非你摆出这个姿势。”

王宝玉指的是一幅《浴女》,同样是不穿衣服的女人,真不知道当年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,是不是女人都不喜欢穿衣服,

“我有那么胖吗,不行。”代萌道,

“不搭理你,我去歇会,这腿和胳膊还酸着呢。”王宝玉锤着胳膊,回屋去了,

王宝玉先把那两块小陨石小心的藏好,然后躺在**,迷迷糊糊睡着了,醒來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,王宝玉觉得肚子饿了,便來到了李可人的屋内,代萌竟然还沒走,正跟李可人试探着在国画宣纸上实现油画的效果,

两个人都皱着眉,苦着脸,看來实验不太成功,要知道,宣纸是渗透型的,颜料一上去,就渗了一大片,而油画的画布,却恰恰相反,绝无渗透,因此,国画薄如蝉翼的效果好弄,但是要增强油画的立体感难度就很大,

“大姐,还沒做饭啊。”王宝玉等了好半天,两人头也不抬,王宝玉饿的实在难受,忍不住摸着肚子道,

“再忍忍,我跟小萌忙乎了半天了。”李可人不耐烦的说道,

“有结果了吗。”王宝玉催问道,

“哪那么容易。”李可人皱眉道,

“那就改天研究呗,我都快饿死了。”王宝玉肚子真的咕噜噜叫了几声,

“整天想着吃,是小猪啊。”代萌笑道,

“小孩,冰箱里有熟食,你要是饿了先垫吧两口,对了,还有泡面呢。”李可人说完又低头和代萌研究,

“冰箱里的东西凉飕飕的能随便吃吗。”王宝玉陪着笑脸说道,

“我爷爷说晚上少吃或者不吃,有利于延年益寿。”代萌坏笑着眨眼说道,

“你爷爷是老妖精。”王宝玉小声嘟囔道,只得无奈的回屋,刚到门口,忽然看见了一块白纸壳,拿起來递过去说道:“将颜料放这上面试试。”

“试什么。”

“当然是你们做实验的东西啊。”

“不用宣纸,还能叫国画吗。”李可人道,

“艺术就是要大胆创新,既然是创新,不光是在绘画技巧上,还有材料,宣纸那么薄,肯定不行。”王宝玉道,

“李老师,可以试试。”代萌想了想也点头说道,

李可人疑惑的将颜料洒在白纸壳上,效果竟然奇迹般的出现了,这让她顿时乐不可支,代萌也欢欣鼓舞,却一不小心,脚步不稳双手趴在颜料上,

代萌尴尬的举着手嘿嘿直笑,王宝玉故意大呼小叫,“代萌,弄脸上了。”

代萌不明就里,慌忙去擦,结果真擦成了大花脸,看见王宝玉偷乐,知道上当了,追着王宝玉就要往他脸上抹,

“哈哈,你可以去唱京剧了。”王宝玉一边逃一边哈哈大笑,觉得这臭妮子傻起來倒是蛮好玩的,

吃过晚饭后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,三个人一边吃饭,一边满怀理想的商议,终于,一个新的词汇诞生了,李可人这种中西结合的画法,就被这三个臭皮匠给取名为“梦意派”,

代萌肯定不能留宿,王宝玉便送她回家,在路上,代萌感叹道:“王宝玉,我发现自己开始真的喜欢艺术了。”

“你不是还喜欢体育吗。”王宝玉问,

“体育只能用來强身,而艺术却能让人的思想海阔天空。”代萌道,

“吃斋念佛才让人心神安宁呢。”王宝玉笑道,

“如果我有了弘一大师的境界,也会修成正果的。”代萌煞有其事的说道,

“嘿嘿,幸亏你献身给我了,否则万一出了家,也是人生一大憾事。”王宝玉坏笑道,

“王宝玉,你怎么说话总这么粗俗呢。”代萌咬牙在王宝玉胳膊上拧了下,下手真狠,手掌都转了个圈,疼的王宝玉嗷嗷直叫,

“别闹,开车呢,如果有一天你沒了工作,专心于艺术也不错,说不准天上一个霹雳,顽石里就能蹦出个艺术家來。”王宝玉嘲笑道,

“你才是孙猴子呢。”代萌听出王宝玉的在骂她,恼羞的还嘴道,

突然,夜空中响起了一个炸雷,一个电弧从天空直直的冲向地面,将前方的地面击出了个大坑,将王宝玉的车震得跳起來,因为雷电影响了变压器,路灯瞬间就灭了,四周立刻变得漆黑一片,

王宝玉猛踩油门,停住了车,跟代萌惊魂未定的面面相觑,这也太邪门了,虽然是阴天,怎么就突然打雷了呢,

而且,如果这个雷再偏一点,就恰好打在王宝玉的车上,那样的话,王宝玉和代萌肯定会小命不保,成为烧鸡,

“猴哥,你还好吧。”王宝玉寒着脸问道,

代萌傻愣愣的点点头,好半天,才捶打着王宝玉道:“瞧你这张臭嘴,真打霹雳了,差点把我也害死。”

王宝玉擦着脑门上的汗,心里却不安稳,从术士的角度而言,天降异象,绝非吉兆,而且还是跟自己有关的,顿觉心里沉甸甸的,

天空中又是一阵雷声滚滚,王宝玉稳了稳神,发动车子往后退,从另外一条路上绕了过去,将代萌送回了家,

回家都快半夜了,王宝玉本想算一卦,却找不到那三枚铜钱,索性就上床睡觉了,但是,他心里却暗自打定主意,既然上天给了警告,以后凡事小心,尽可能的保全自己,

一周过去,什么大事儿也沒发生,王宝玉渐渐放松了心情,十天过去了,一切正常,王宝玉渐渐也淡忘了此事,他想起了老头代亮,总呆在别墅里肯定不是那么回事儿,毕竟沈文成是要靠这个來赚钱的,

王宝玉正想找代萌商量让她爷爷回來,代萌却泪眼婆娑的进來了,小模样倒也挺让人心疼的,王宝玉连忙问道:“代萌,谁欺负你了啊。”

“爷爷,他不见了。”代萌抽泣道,

“什么意思啊。”王宝玉惊愕的问道,

“今天早上接到的信,爷爷说要去云游四方,留了个条子,从神石村直接走了。”代萌道,

这老头做事儿还真是个性,特立独行,王宝玉在心里赞了一个,又问到个实际的问題:“代萌,你爷爷兜里有钱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