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08 哄女孩乐呵

1408 哄女孩乐呵

“宝玉,來这里坐。娇娇含羞的起身招呼道。

主座空着,看起來是留给自己的,王宝玉沒客气的过去坐下,已经计划着今晚买单了,娇娇就坐在他的身边,挨个介绍着在座的女孩子。

“凯莉、曼莎、萝丝……”

呵呵,蛮有意思的,居然都起了个洋名字,女孩们纷纷跟王宝玉点头,纷纷羡慕娇娇能找到这样的男朋友。

其中不乏有认识王宝玉的,窃窃私语的议论着王宝玉曾经打电话骚扰传呼台的糗事,女孩们则咯咯偷笑个不停。

“这是小芹。”最后,娇娇指着一个模样一般的女孩说道。

王宝玉这才注意到,小芹不但长相普通,体型瘦小,还坐着轮椅,竟然是个残疾女孩,小芹冲着王宝玉笑了笑,看起來落落大方,沒有表示出尴尬。

几杯酒下肚后,女孩们更加活跃了起來,通过了解,王宝玉得知,这些女孩子都是卖假药的,也许是经过那种培训,说话都显得非常随便,笑话一个比一个黄,笑声一次比一次响亮,只是小芹则端正的坐着,话语也不多。

“娇娇,你男朋友的功夫棒不棒啊,能坚持半个小时吗。”凯莉冲着娇娇坏笑道。

“不告诉你们。”娇娇红着脸道。

“那就是有点问題喽,起码二分钟总该有吧,否则就是病态。”凯莉眨着眼睛说道。

“你少胡说。”娇娇有点急了。

“嘿嘿,完事之后再來二分钟都沒有问題。”王宝玉跟着胡闹,口无遮拦,大家听后纷纷起哄,娇娇则一脸娇羞,并不解释。

“那一晚上可以几次啊!”

“夜御九妻不在话下!”

“切,吹牛不上税吧。”女孩们一起鄙视的举起了中指。

“娇娇,他的是豆芽菜阮小二,还是饱满壮硕的啊,要不要让咱姐妹们替你验验货。”萝丝哈哈笑着问娇娇。

“你们这帮**,别打我男朋友的主意。”娇娇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。

众女孩都哈哈笑,对此称呼满不在意,纷纷向王宝玉抛媚眼,王宝玉也跟着笑,觉得挺放松的,心里也明白,这些女孩的本质不一定坏,只是卖根红丸这种假药久了,说话随便而已。

“你也跟她们一起工作。”王宝玉好奇的问始终不太说话的小芹。

“嗯。”小芹嗯了一声,有点不好意思,大概此刻产生了自卑心理。

“小芹可是我们电台的红人,负责夫妻生活的咨询节目,数她赚钱最多,小芹,上个月提成得六千多了吧。”曼莎羡慕道。

“哪有。”小芹低声笑道。

王宝玉一阵汗然,他实在想象不出,当一个男人拿着电话跟对面的女孩调情聊天,甚至问些私密的话題,如果后來知道对方竟然是个残疾女孩,该是怎样的一种感受,于是笑道:“自力更生,佩服啊!”

“小芹的声音好听,好多男人都奔着这个來呢,台里四成以上的回头客都是小芹拉來的。”曼莎说道。

“那些臭男人,讨厌死了。”小芹苦着脸道。

大概是娇娇不想再过多议论这些男女私密话題,她试探的提议道:“王哥,你不是会看相吗,给她们看相玩吧!”

“胡闹。”王宝玉立刻就拉下脸來了,老子來给你装男朋友也是图个乐呵,别蹬鼻子上脸,什么要求都敢提。

娇娇大概知道自己失言,连忙闭上嘴不说话了。

可是娇娇的话大家全都听见了,纷纷起哄附和,连小芹都好奇的抬起了头,眼神中充满了期待。

“哥哥,给看看吧!”

“是啊!”

“这,不太好吧。”王宝玉犹豫道。

“哈哈,今天晚上真是沒有白來,先给我看看吧。”凯莉离得最近,连忙伸过手來。

王宝玉也不想跟她们过多议论刚才的话題,想了想,还是低头认真的给凯莉看起了手相。

“你生如浮萍,六亲不靠,但能够找到个如意郎君,晚年运不错。”王宝玉开口道。

“哈哈,帅哥看相真神奇啊,她本名就叫姜浮萍。”凑过來的曼莎哈哈的笑道。

“那你说我以后会生儿子吗。”凯莉又好奇的问道。

“会。”王宝玉点点头。

“嘻嘻,太好了,我就喜欢男孩!”

女孩们一听都來了兴趣,立刻叽叽喳喳的伸着小手围了上來,王宝玉握着她们的手,挨个的看,纷纷指点,给她们看相很简单,挑好听的说就行。

女孩们的问題层出不穷,从金钱到地位,公婆关系,甚至生孩子后会不会下奶,反正除了未來男朋友的**功夫问題,王宝玉一概予以解答。

小芹看得着急,等大家都问完了,心满意足的坐下后,小芹才有些怯怯的问道:“王哥,能给我也看看吗!”

当然沒问題,总不能歧视残疾人吧,王宝玉换了个座位,拿起小芹的手,格外仔细的看了起來。

“你应该学习不错,智慧线长得很标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嗯,考上了大学,因为身体的原因,大学沒有录取我。”小芹黯然道。

这帮势力眼的大学,残疾人怎么了,为什么就不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,太过分了,想必这件事儿的时间已经很长了,王宝玉也沒细问,更沒想去大学找相关负责人问责。

“有一个弟弟吧。”王宝玉又问。

“嗯,弟弟最心疼我了,今年上大学了,还经常來看我。”小芹提到弟弟,一脸骄傲之色,但随即又黯淡下來,说道:“但是我从來都不敢告诉他自己在干这行!”

还真是个好姑娘,肯定是赚钱供弟弟上学了。

“看看小芹什么时候嫁个好老公啊,赚那么多钱得置办多少嫁妆啊!”

“小芹以后生个女儿比较好,多贴心啊,还疼妈!”

大家嘻嘻哈哈的打岔,小芹只是低着头笑,但还是看得出她也对未來很向往,希望有个美好的家庭。

王宝玉看见她的生命线上有一个很明显的岛纹,比量了一下,不由眉头紧皱,问道:“小芹,你今年多大了!”

“二十三!”

“听我一句,马上辞了工作回家吧,今年都不要再出门。”王宝玉善意的说道。

“怎么了啊。”小芹不解的问道。

“今年你流年不利,应该回去避灾。”王宝玉认真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