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09 作茧自缚

1409 作茧自缚

?“可是我弟弟还需要我赚钱供他上学呢。 ”小芹道。

“都上大学了,该自己独立了。”王宝‘玉’不屑的说道,哪有健全的成年男孩子靠残疾姐姐养活呢。

“弟弟从小就身体弱,而且说一入学就要准备考研,就这几年的功夫,毕竟我是姐姐啊。”小芹小声说道。

“那多想想别的办法吧。”王宝‘玉’道,他已经看出來,这个苦命的‘女’孩子,将为她的善良与执着迎來生命中的一场劫难。

人总说沒时间沒机会,每天搞得自己忙忙碌碌,殊不知如果命都沒有了,一切也就随之消失,所有的事物都将与自己无关,以前那些自认为是弱者的人依旧会安全的生活在这个世上,毫发无伤,可见人总是给自己制造了这样或者那样的束缚。

“其实,我这个样子,已经是贱命一条,死了也是解脱。”小芹道。

“呵呵,你不要太放在心上,也许沒有那么严重。”王宝‘玉’安慰道。

“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,从來都不会有灰姑娘变成公主,那都是童话故事,现实中公主一天比一天快乐,灰姑娘总是一天比一天痛苦。”小芹带着点哀怨的口‘吻’说道,大概心里在埋怨苍天的不公。

王宝‘玉’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她,说太多了又怕她敏感,只能再次叮嘱她一定要听话避灾,生命毕竟來之不易。

‘女’孩们对王宝‘玉’给小芹看相,都不太感兴趣,因此也沒人听到两个人的对话,看相完毕,又吃喝了一阵,一个‘女’孩提议道:“今天电台难得放假,又遇到了雄壮男人大款王哥,咱们去嗨歌吧!”

‘女’孩们纷纷响应,王宝‘玉’不太想去,架不住‘女’孩们左一句右一句的邀请,最后还是答应了,娇娇沒表示反对,也想去玩,给徐彪当秘书,工作太清闲,随之而來的,就是无聊寂寞,出去疯狂一把也不错。

饭店结账的时候,‘女’孩们原本商定AA制,但王宝‘玉’还是大度的买了单,毕竟沒有多少钱,也算是给娇娇赚足了面子。

‘女’孩们有的坐车,有的打车,一同來到了一家灯光昏暗的歌厅,名字叫做夜巴黎。

王宝‘玉’不顾娇娇的劝阻,在前台要了一间最大的包房,又点了好多小吃,‘花’了一千多,‘女’孩们自然高兴的不得了,一进包房,像是出笼的小鸟一般,争抢着唱起歌來。

一同跟过來的小芹,坐在轮椅上,拍着巴掌,原本有些苍白的小脸在灯光的映‘射’下,显出了姣好的红润,也许她也被气氛感染了。

“娇娇,在徐总那里工作的还可以吧。”王宝‘玉’跟娇娇坐在角落的沙发上,说着话。

“嗯,徐总人不错,工作不多,工资从來不耽搁。”娇娇道。

“那就好,先锻炼着,有了工作经验,以后的机会就会更多些。”王宝‘玉’道。

“徐总整天去忙二手车市场的事情,酒店里沒有多少人,我平时就在葡萄架下看书。”娇娇道。

不难听出,娇娇很闲,王宝‘玉’也算是了解徐彪,他对‘女’人沒兴趣,所以也很少带‘女’秘书出行,导致了娇娇沒有事儿做。

“你们俩个别光顾着亲亲热热,快來一起玩啊。”曼莎笑着招手道。

王宝‘玉’摆手,表示对唱歌沒兴趣,娇娇也不是爱唱歌的人,便也坐在那里沒动。

一曲歌毕,几个‘女’孩子坏笑着聚在一起,好像在商量着什么事儿,过了一会儿,只见一个‘女’孩过去果断的锁上‘门’,又把‘门’口的玻璃用宣传海报挡住了。

“她们想干什么啊。”王宝‘玉’不解的问道。

“一群憋久了的家伙,肯定沒好事儿。”娇娇嗔道。

“喂,关那么严实干嘛,想杀人灭口啊。”王宝‘玉’嘿嘿笑问道。

只见一个‘女’孩,拿着麦克风宣布道:“下一个节目,‘艳’舞‘女’郎,哈哈,便宜了今天到场的臭小子!”

王宝‘玉’也拍起巴掌來,知道节目一定非常火爆,娇娇不满埋怨的轻轻捶了王宝‘玉’一下。

随着舞曲声响起,‘女’孩们纷纷宽衣解带,只穿着三角‘裤’和‘胸’罩上场了,纷纷扭动着腰肢,一时间,空气仿佛都变得火热起來。

“这帮不要脸的‘骚’狐狸。”娇娇骂道。

“你们平时都这么玩吗。”王宝‘玉’好奇的问道。

“从來沒有。”娇娇立刻摆手否认,生怕王宝‘玉’误会自己,“我也是头一次见她们这样!”

“帅哥,有沒有反应啊。”凯莉一边甩动头发扭动着,一边凑过來坏笑着问道。

切,比这火爆的老子都见过,你们这几个平头正脸的不足以刺‘激’老子的神经,王宝‘玉’不屑的哼道:“本人心止如水,绝不会为‘色’相所‘诱’‘惑’!”

“咦,还真是沒反应。”凯莉看了一下王宝‘玉’的裆部,很惊讶。

“王哥,你很‘棒’。”娇娇高兴的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切,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”凯莉不屑的哼了一声,过去又跟姐妹们耳语了几句,立刻传來了一阵放‘荡’的笑声。

随着而來的,‘女’孩们竟然全都脱成了一丝不挂,一个个搔首‘弄’姿,摆出了撩人的姿态,虽说都是六七十分的主,但毕竟是年轻火辣躯体,王宝‘玉’顿时感觉鼻子发热,不由深吸了口气,拼命想着别的事情,接着灌了几口冰镇啤酒,硬是把这股‘欲’望给压制了下去。

“帅哥,你是不是有‘毛’病啊,这都沒反应。”还是凯莉,她光着屁股过來查看军情。

“你们才有病的,勾引我男朋友,嫁不出去的‘骚’狐狸。”娇娇羞恼的骂道。

“难得放松玩玩,娇娇,别这么小气,帅哥你是不是看不上我们啊,还是你有特殊爱好。”凯莉道。

“要不让小芹來勾引帅哥试试。”不老实的曼莎将轮椅推了过來,此刻的小芹,脸已经成了大红布,已经有两个‘女’孩,在扯她前‘胸’的衣服。

“你们放开,再闹我就急了。”小芹不悦的使劲护住自己的衣服,可是‘女’孩个个就像是咬人的恶狗,看见对方眼中的怯懦就更猖獗,两人一使劲就把上衣给扯烂了。

“哈哈,别看小芹瘦,‘胸’还真不小呢。”其中一个‘女’孩大笑道,其他‘女’孩也都凑了过來,又想脱掉小芹的‘裤’子,小芹‘腿’部有残疾,当然不肯当众暴‘露’自己的缺陷,拼命挣扎的同时也大声求饶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