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12 谁看过照片

1412 谁看过照片

或许看出王宝玉跟代萌的关系不一般,范金强并沒有隐瞒跟王宝玉的交情,直接问道:“兄弟,造谣邮件的事情不是你一时冲动干的吧。”

“天地良心,真不是我干的,我那么做不是吃饱了撑的,自己找死嘛。”王宝玉道,

“公安局这边虽然也怀疑照片上的人是阮市长,但是基本都持着否定意见,毕竟长得像的人,往往习惯也相似,真不知道这谣言是从哪里传播出去的。”范金强疑惑的说道,

“不公平,照片上都有很像的背影,你们因为他是市长就讲什么证据,反而像这种一看就是诬陷的邮件,你们都來质问我。”王宝玉愤愤的说道,

“兄弟,你不要太激动,我们这也是必要的法律程序,相信很快就能水落石出,另外,你这种抱怨的话尽量也少说,刚才那话听起來就好像对市长很不满意似的。”范金强善意的提醒道,

“范大哥,你这次可要帮我,一定要查出來是那个狗日的要害我,给市长抹黑这种事儿,会断送了我现在所有的一切。”王宝玉急切的说道,

“这种事儿并不好查,互联网犯罪具有极强的隐蔽性,我们这边已经派网警联系提供邮箱的网站,查找邮件发送的IP究竟是那里。”范金强道,

“又是IP,那也不是绝对的。”王宝玉道,

“当然,我们自会有专家进行辨别鉴定的,兄弟,你來平川市之后,到底得罪了谁,不妨说说看,多提供些线索。”范金强又问,

“我现在这个岗位,得罪的人太多了,单单是查办非法民营培训机构的事儿,得罪的人就不知道有多少,至少上百人,还有其他的,真是算不清。”王宝玉苦恼道,

“但贲步云吸毒的事情很隐秘,知道的人应该不多,你得罪的上层领导有谁。”范金强又问,他大概是怀疑,这件事儿跟上级领导有关系,

“最看不惯我的,就是她的顶头上司,副市长邱佐权。”王宝玉指着代萌道,上次就是邱佐权造谣,说自己要当常务副局长,说不准这次也是他干的,

“那你和邱副市长的关系,在私下有沒有得到改善。”范金强又问道,

“沒有,反而更加激化了,如果是他做的,我一点都不怀疑。”王宝玉随口说道,

提到邱副市长,范金强也是直皱眉,副市长的级别可是不低,他一个借调來的警员,还真是轻易不敢去追查,

“代秘书,你既然是邱副市长的手下,你觉得这件事儿有沒有可能跟邱副市长有关系。”范金强退而求其次,表情认真的问代萌,

“我不清楚。”代萌惊恐的连忙撇清自己,

“范大哥跟我情同手足,你有话别瞒着。”王宝玉道,

“王宝玉,你别把我牵扯进來,你跟邱副市长的事儿,你们自己解决。”代萌更慌乱了,面对一个威严的警官问话,还真是让自己心里沒底,

“让你说就说,拣你清楚的说就是了。”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,

“依我看,好像不太可能。”代萌想了想分析道,

真是喂不饱的狗,王宝玉心里狠狠骂了一句,关键时候还是向着别人,还不如说不知道呢,于是冷脸说道:“你不要把自己对邱副市长的个人崇拜情绪带到本案当中。”

“和那沒关系。”代萌小脸刷的下就红了,接着分析道:“那张照片保密,如果沒有极其特殊的原因,邱副市长应该沒有看到,他不可能凭空捏造出这件事儿來。”

王宝玉一愣,想想也是,自己真是急糊涂了,恨不得现在就给自己洗清嫌弃,说起來,邱佐权的可能并不是很大,能做出这件事儿的人必定对整个环节十分熟悉才是,

范金强也点了点头,觉得代萌的话有道理,还是要从看过这张照片的人入手,教育局这边,除了王宝玉,就只有常务副局长郭函看过,王宝玉虽然不想牵扯到郭函,但在不得已之下,还是说了,

“虽然郭函副局长看过,但从人品上而言,我相信他并沒有做这件事儿,再说了,他一直对我不错,很多事儿上都照顾我,应该不会栽赃给我的,还有就是,他看过相片后,就还给了我。”王宝玉继而认真的解释道,

“每一个接触相片的人,都是嫌疑人,兄弟,存着私情,只会害了自己。”范金强好意提醒道,

“小代,你是不是也看过那张照片啊。”范金强突然盯着代萌问道,

“看,看过,但是我不认识上面的那个人。”代萌结巴的说道,一个不小心,手中的钢笔又在脸上画了一道墨水印,

“范大哥,小代也不可能,别说是她,连我都沒看出來那个背着手的人是阮市长。”王宝玉帮腔道,

范金强沒有继续追问,大概也看出來代萌的表现不像是知道内情的样子,他起身告别,例行公事的又去询问郭函了,

“王宝玉,刚才那个警官是不是怀疑我了,他会不会把我抓起來啊。”代萌不放心的问道,

“不知道,大不了我陪你一起进去,别怕啊。”王宝玉有气无力的说道,

“那咱也关不到一个地方啊,怎么陪我。”代萌又上了呆劲头,

“乌鸦嘴,玩笑也当真,别烦我,让老子静一会儿。”

另外一个办公室,郭函被范金强问得心中不快,拍着桌子就跟范金强吵了起來,声音大到整个走廊都能听到,大家纷纷探头偷听发生了什么事儿,但一听到是调查关于造谣市长的时候,又连忙关上门,谁也不想被怀疑,

教育局内一团乱象,大家见了王宝玉,甚至都躲着走,不想沾上他的晦气,不仅如此,王宝玉手下的兵也受到了连累,尤其是代萌,大家也沒几个愿意和她说话,小丫头自然满腹牢骚,

范金强在教育局里沒有调查出什么,要说,有两个大人物不但知道这件事儿,还接触过这张照片,一个是政法委书记王一夫,再就是纪检委书记尉兴邦,他们可是首先发现其中奥秘的,

但范金强不敢冒然去调查,沒有真凭实据的,就是领导的巴掌扇到他的脸上,他也只能忍着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