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13 水地比

第四卷虎落平川 1413 水地比

要说,最值得怀疑人,就是当初提供这张照片,举报贲步云的那个毒贩.可是这个人找起来更难,对此王宝玉也没有提供更多的线索。

在王宝玉心里,他一点都没有怀疑白牡丹,他相信白牡丹不会害自己的,一定是另有其人。

教育局局长杨木也是焦头烂额,苦恼不已,不管怎么说,这种事儿发生在教育局,都是他的失职。处理不当的话,自己头上这顶乌纱帽都很难保住。

目前最简单的处理方法,就是直接打报告让王宝玉卸甲归田,但是,王宝玉还有他的把柄,他可不想没根据的搬掉王宝玉,自己也受了连累。因此,杨木见了王宝玉就气不打一处来,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。

事情刚刚消停了两天,范金强就再次来到王宝玉的办公室,原来,根据互联网邮箱服务机构的所提供的ip,这封邮件就是从市教育局里发送出去的,这点确信无疑。

情况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,不但王宝玉成为了嫌疑人,似乎教育局的所有人都有了嫌疑,原因很简单,教育局内部网通过统一ip上网,也就是说,整个教育局,对外的ip地址,只有一个。

王宝玉又成了第一嫌疑人,范金强无奈的说道:“兄弟,你最好找到自己没有发送邮件的证据,否则,这件事儿对你是极其不利的。”

王宝玉刚刚放松下来的心情又提了起来,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,猛的一拍脑门,高兴的说道:“范大哥,你把我的电脑搬走,那天我根本就没开机,回去查一下开机记录就行了。”

“嗯!这也是个办法。”范金强点头道,还真把王宝玉的电脑给拿走了。

通过一系列的技术手段,果然证明了王宝玉那天确实没开机,电脑又被送了回来,王宝玉算是暂时解除了嫌疑,不过,范金强还是提醒道:“兄弟,即使这样,还是不能证明你没有拿别的电脑来上网。”

“那又怎样?”

“也就是说,如果没有抓到那个发邮件的人,你还是在嫌疑人的范围内。”范金强又说。

“还有没有其他的法子证明我的清白?”王宝玉哭丧着脸问道。

“那天下午你有没有不在场的证据?”范金强想了想问道。

“最近单位很忙,我每天都按点上下班。但是也许那个时间段我可能正好上厕所啊,或者串门子什么的。”王宝玉不甘心的说道。

“谁能给你证明呢?依照惯例,这种情况很难洗清嫌疑的。兄弟,还是静下心找找其他证据吧。”范金强直言道。

王宝玉恼火的直抓头皮,虽然自己在富宁县的时候,就被程国栋的谣言害过两次,但这次显然更棘手,更难洗清冤屈。

下班回家后,王宝玉没吃饭,净肠胃敬神,半夜子时,王宝玉拿出找到的铜钱,还点上了三炷香,虔诚的摇了一卦,他想测一测,这个背后害自己的人,到底长啥样子,又在什么地方。当然,他最关注的还是这次危机到底可不可以顺利化解。

其实,不用算王宝玉也想到了一个人,那就是监察处处长梁倾岩,他可是自己的死对头,而且,从所谓的ip上论,他也有嫌疑。但是和邱佐权一样,梁倾岩并没有看过这张照片,充其量也就是受人指使而已,让王宝玉不得不首先解除了对他的怀疑。

当卦象呈现在眼前的时候,王宝玉倒吸了一口凉气,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是《水地比》之卦,比,从字面上看应该是比邻,这事儿是跟自己很近的人做的,王宝玉当然相信这一点,但是,《水地比》六爻发动,爻辞却是:比之无首,凶!

再看六爻的关系,自己更是不利,甚至有丢了小命的危险。王宝玉看着卦象开始疑惑起来,就算是自己真的造谣市长,最好的情况就是批评教育外加记过处分,最坏的情况大不了卷铺盖回家,但是无论如何也到不了掉脑袋的程度啊?这卦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

给别人算卦,可以牵强附会的乱说一气,但自己算卦,王宝玉却谨慎起来,看灾难所应的日期,应该是在两个月入秋之后,不管怎么说,一定要小心谨慎,毕竟卦上有了提醒,明知有危险而为之,不是大丈夫,是傻蛋。

第二天王宝玉也无心吃早餐,蔫头巴脑的上班去了,没多大会儿就下了通知,主管副市长邱佐权来到了教育局,高调召开了招生问题的办公会,而且,矛头直指招生办。

杨木、郭函、梁倾岩再加上王宝玉、甄优美和代萌,一同参加了会议,邱佐权的脸上挂着寒冰,半晌也不说话,气氛显得格外的凝重。

啪啪啪!邱佐权连拍了三声桌子,大声怒道:“到底谁给了你们教育局这么大的胆子,居然公开造谣阮市长,还什么正义公民,狗屁,我看就是洗脸盆扎猛子,不知道深浅。”

“嘿嘿,这个比喻很形象。”代萌傻乎乎的小声笑道,大概一时改不了对于邱佐权的个人崇拜,王宝玉鄙夷的使劲瞪了她一眼。

“邱副市长,你先消消气,这件事儿不还在调查中嘛!”杨木嘿嘿笑着,打起了圆场,王宝玉听出来邱佐权在说自己,却故意表现出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,嘴角挂着一丝嘲笑。

“我怎么消气?市里工作如此繁重,咱们内部倒先乱了,这不是添堵吗?杨局长,你最近工作频繁出错,如果干不了就直说!”邱佐权恼火的又使劲拍了下桌子。

“我们一定加快调查进度,给领导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杨木再也笑不出来了,头顶的汗擦了再冒,冒了又擦。王宝玉也不吱声,自己肯定是这次会议的中心人物,一会儿少不了点明。

果然,邱佐权赫然一幅法官的模样,冷冷的发问道:“根据阮市长的指示,详查招生工作中存在的问题,王主任,你还是自己先说一说,在招生工作中,有没有滥用职权、收取贿赂的事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