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21 谈项目的

第四卷虎落平川 1421 谈项目的

在兴北集团的门前,王宝玉见到了沈文成,沈文成看到了黑眼镜的代萌,客气的问道:“请问这位女士如何称呼?”

“我秘书,代萌,政治学硕士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了不起,今后多多关照。”沈文成客套的递过去一张名片。

“沈总多多关照。”代萌倒也显得很有礼貌,双手接过名片,认真的扫了两眼,才放进随身的小包里。

“沈大哥,我这秘书安排到你集团里如何?”王宝玉看似认真的问道。

“老弟,这说哪儿去了,像代秘书这种人才,我们可是求贤若渴,但是,君子不能夺人所爱。”沈文成客套道。

“哈哈!代秘书确实是我的大爱,开心果一枚。”王宝玉哈哈大笑,代萌脸红到了脖子根,忍不住打了王宝玉一下。

“兄弟,那个黄了?”沈文成将王宝玉拉到一边,小声的问道。

“哪个啊?”王宝玉不解问道。

“兄弟的女朋友还真多,上次的那个小夏啊!”沈文成道。

“嘿嘿,其实那个也不是女朋友,人家现在是纪检委尉书记的秘书,牛逼的很,动不动就打电话训我一顿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难怪,落落大方,言词谨慎,不愧是领导的秘书。哎呀,小夏可是让我们几个记忆犹新啊。绝对的美女。”沈文成悄悄竖起大拇指。

“既然大哥瞧得上,改天兄弟我三言两语追上她,给你当兄弟媳妇。”王宝玉开玩笑道。

“兄弟还真是女人缘不浅啊!”沈文成感叹了一句,又说:“兄弟,不瞒你说,我想让你跟我去一趟富宁县的红光机械厂。”

“去那个破厂子干什么啊?”王宝玉疑惑的问道,提到机械厂,他就想起了程国栋,那个始终跟自己不对付的家伙,正是因为自己,程国栋才被赶下台,成为了这个半死不活国营企业的书记。

“南方有一笔长期的加工业务,我想,如果机械厂能够达到基本的要求,就商量着将厂子收购了。”沈文成没隐瞒的说道。

“大哥是这方面的行家,我去就不太合适吧?”王宝玉不大情愿。

“兄弟千万别推辞,富宁县是你的老根据地,我带的专家再多都不如你这个管家有用。”沈文成笑着说道。

“那就先去看看吧,帮不上忙大哥可别怪着!”王宝玉顿感此行无聊,一个工资都快发不出去的厂子,肯定没有什么乐趣。

一旁的代萌大概等着急了,忍不住咳嗽了两声,沈文成和王宝玉同时看她,立刻把脸仰起来看天,说道:“今天的天气真好啊!”

王宝玉哼笑了一声,连日阴雨天气,好几天没看到太阳了,这呆子圆谎的本事也不高。

三个人两辆车,直奔富宁县而去,路上,王宝玉不禁的卖弄道:“呆子,你看本人的人缘,改天你被邱佐权辞了,去兴北集团一点儿问题都没有。刚才我之所以那么问沈总,其实就是说给你听的。”

“我才不去呢!你女朋友不是在哪里吗?我去了算什么。”代萌道。

“当总管啊或者经理什么的,你还非得当一辈子秘书啊?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反正只要她在那里我就不去,别扭。”代萌摇头道。

“别提这茬,已经各走各路,基本上就老死不相往来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你,能把我的事儿放在心上。”代萌认真的说道。

“别光是谢我,要想着回报,懂不懂啊?更狂野一些最好。”王宝玉坏笑着点拨代萌。

“一说话就不着调,不理你了。”代萌羞恼的别过脸去。

车窗外的路边,依旧是绿树成荫,但是,再过不到一个月,这些绿色的叶子就会变成枯黄色,随着秋风飘零,完成了生命的旅程。

不知为何,想到这些,王宝玉心中竟然有了些伤感,都说人生一世,草生一秋,到头来,都难免悲凉的结局。

王宝玉突然间很想有个孩子,或许真应该结婚要个孩子了,否定一旦老去的那一天,没个人在身边,该是何等的孤独和无助。

一路胡思乱想,下午四点多,来到了富宁县。红光机械厂就在刚进富宁县的边上,远远望去,整个工厂,都笼罩着灰突突的沉闷气氛,一点生机都没有。

在门口停下车,一个不停咳嗽的老头从值班室里走了出来,用沙哑的声音询问:“你们有什么事儿啊?”

“我们想来谈点业务。”沈文成客气道,从沈文成的表现能够看出来,他并没有事先通知厂里,大概就是想突然袭击,不给对方准备的机会,争取达到自己最大的利益空间。

“咳咳,还真有来谈业务的,进去吧!”老头又咳嗽了两声,转头兀自钻进了小小的板房里。

“就来这种破地方玩啊!”代萌不解的问道。

“别多说话,这里好歹也是县里的大厂子,沈总是来谈项目的。”王宝玉提醒道。

“谈什么项目,收购废铜烂铁啊?”代萌不满意的嘟囔道,原本她以为跟着大集团的老总出来,总能够游山玩水,起码也得是大饭店吃顿好的。

“跟你说了别乱说话,惹急我,你就自己坐车回去!”王宝玉提醒道。

哼,代萌冲着王宝玉挥了挥拳头,果然没再开口。

迎面的三层小楼,墙皮脱落,几个空闲的办公室甚至玻璃坏了都没人换,破旧的窗框随着风哐当作响,很是凄凉。

但能够看得出来,这应该是工厂的管理部门,沈文成并没有直奔那里而去,反而向着旁边的厂房走了过去。

王宝玉和代萌也跟着过去,作为一个谨慎的商人,沈文成还是想要先摸清情况,然后才能做出决定。

工人们穿着涤纶的蓝色工作服,行动迟缓,面有菜色,干活虽然不偷懒,但大都一言不发,行动十分机械。

这也不奇怪,对于这样一个效益差的厂子,每个月拿几百元工资,也就勉强能糊口而已,甚至还有拖欠的情况发生,他们能坚持工作已属不易。

一路走来,沈文成不断的摇头,这样的工作气氛确实让他很失望,来到了一个敞开的大铁门跟前,沈文成停下了脚步,在犹豫着是否再进去看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