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22 不是合作

第三卷 县域扬名 1422 不是合作

最后,沈文成还是听着叮叮当当的声音,走了进去,就在这时,王宝玉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此人穿着浆洗的有些发白的夹克衫,正在指点几名工人搬一个大铁锭,

正是程国栋,可能因为他在这里,这个厂房的工作态度明显积极了不少,铁锭很沉,工人们费力的搬起來,却挪不动步子,

程国栋连着喊了几次口号都沒有用处,便脱掉外套,躬下身,也去帮着搬,沒走几步,额头就冒汗了,

“兄弟们再加把劲,干完这批活,今天早下班。”程国栋不断的呼哧喘着粗气给大家伙鼓劲,能早下班也许是他这个领导能拿出的最大福利了,

王宝玉的心里突然像针扎了一样疼了起來,一个堂堂的县委办主任,富宁县三大美男子之一,什么时候见他不是雪白的衬衣和漆黑铮亮的皮鞋,

如今鬓角发白,后背微躬,和以往相去甚远,沦落如斯,还真是让人感叹,想起曾经的往事,如果不是程国栋坚持把自己从东风村调上來,怕今天的王宝玉,顶多也就混个村长而已,

王宝玉原本应该感恩程国栋,死心塌地的跟着他,可是,因为马晓丽的出现,才有了后來的反目为仇,不管当初程国栋对自己怀着怎样的利用之心,不得不承认的是,沒有他的帮助,王宝玉不会到今天这一步,

沈文成也看出了那是曾经的柳河镇书记程国栋,不禁的一脸愕然,他是个企业家,对于下面『政府』机构人员的变动,不是太敏感,自然不知道程国栋已经被下放到了机械厂,

铁锭终于被搬到了机械设备上,程国栋擦着汗,费力的抬起腰身,猛然一回头,看见了王宝玉和沈文成,顿时愣在了当场,

“程书记,亲自督促工人干活啊。”王宝玉挤出了笑容,打招呼道,

“沈总前來,有什么指教啊。”程国栋给了王宝玉一个冷脸,笑着跟沈文成打招呼,

“程书记,您也在这里啊。”沈文成说着,主动热情的走上前,和程国栋握了握手,

“组织上的工作安排,也算是一种磨练吧。”程国栋嘴硬的说道,脸上的难堪之情,难以掩饰,

“方便去您的办公室谈谈吗。”沈文成也是人,心也是肉长的,见程国栋这幅样子,说话也格外的客气,

“当然,这边请。”大企业家來到这个地方,凭着天生的敏锐感,程国栋眼中闪过了一丝喜悦,他有种美好的预感,机械厂将会迎來它的春天,

一行人跟着程国栋來到位于三楼的党委书记办公室,一路上,代萌看出些端倪,不禁小声的问道:“王宝玉,你跟程书记有仇啊。”

“都是陈年往事,彼此都有做得不对之处。”王宝玉说得很坦诚,第一次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

“是不是你错的更多点。”代萌坏笑着小声问道,

“你自己回去吧。”王宝玉冷着脸停住脚步对代萌说道,

“今天再也不『乱』说话了,赶紧走,都等着你呢。”代萌吓得自顾先走了,王宝玉本來就是吓唬她,接着跟了过去,

程国栋的办公室很大,只是里面的摆设都很陈旧,显得倒是格外寒酸,沒有秘书,程国栋亲自拿过暖水瓶,给三个人沏茶,茶叶就是普通的茉莉花,开水浇上去,半天也沒有点香气,王宝玉小时候在家经常喝这种茶,十几块钱一斤,很便宜,

不过这杯茶也让王宝玉对程国栋产生的敬意,不管以前他对自己如何,至少在这个厂子里,程国栋表现的足够清廉,其实在王宝玉心里,除却对自己的恩怨以外,程国栋绝对算的上一名勤恳认真的好干部,

沈文成到底是集团大老总,做事儿懂得随和谦让,虽然茶水不好喝,他还是第一个端起來,象征『性』的喝了几口,这才缓缓的开口道:“程书记,这一次冒然前來,是想跟您商量一件事儿。”

“沈总请讲,只要是能做的,责无旁贷。”程国栋说道,如今的他,跟沈文成已经摆不出任何的架子來,

“兴北集团在南方联系了一笔长期加工业务,考虑到咱们是老厂,加工经验丰富,想看看能不能合作一下。”沈文成道,

“这是好事儿啊,沒问題。”程国栋一听是这事儿,立刻两眼放光,很是兴奋,要知道,这笔业务联系成了,无疑是雪中送炭,工人们都可以涨工资,

王宝玉却听出了沈文成话里的意思,沈文成是想打退堂鼓,起先计划着收购,现在却说要合作,分明就是沒有看好机械厂,

“其实,沈总的意思不是合作,是想收购咱们机械厂,进行彻底改造。”王宝玉忍不住『插』嘴说道,

沈文成皱了皱眉,有点责怪王宝玉多嘴,程国栋则是一脸惊愕,随即兴奋的说道:“沈总,如果你能收购了机械厂,那就是帮了这些工人,我代表他们谢谢你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沈文成还想说些有待考证或者商量的推说之词,程国栋已经站起來了,居然隔着办公桌给沈文成鞠了一躬,

沈文成连忙也站起身來,摆手道:“程书记,您这个干什么,收购的问題,股东会上确实提过,不过,最大的问題是,这个国有工厂,县里怕是不答应。”

程国栋听到脸上又闪过一丝失望之『色』,

“县里的事儿包在我身上,孙大成书记和张存志县长,都跟我不见外,沈总不用过于担心。”王宝玉又『插』嘴道,

沈文成尴尬的笑了,程国栋却感激的看了一眼王宝玉,又恳切对沈文成说道:“沈总,不瞒你说,机械厂前些年效益还行,现在基本到了破产的边缘,很多人都走了,留下的基本都是沒有门路拖家带口的,工资不高,工人们很苦,当然,这是计划经济带來的结果,我们这种厂子,就盼着能改制,能跟上时代的步伐,我希望您认真考虑。”

程国栋一脸恳切之『色』看着沈文成,沈文成想了想,终于点头道:“嗯,只要是县里同意,我们会考虑这件事儿,程书记,把厂长也请來,咱们还是先了解下厂子的情况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