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24 地风升

1424 地风升

“兄弟,你真不适合当官,如果你办企业,一定能做成全国乃至世界一流的大企业,到时候大哥只能跟着你混了。”沈文成听得高兴,由衷的赞道,

“大哥抬举我了,我当个参谋还算勉强,办企业跟大哥比,差了好大一截。”王宝玉客气道,

“兄弟,就听你的,明天咱们就去见见孙书记,先初步商量一下价格。”沈文成被王宝玉一顿忽悠,终于下定了决心,

王宝玉跟沈文成谈古论今,边喝边聊,一直到了深夜才去休息,

刚回到房间躺下不久,就传來了敲门声,王宝玉猜到是代萌,便过去开了门,代萌左顾右盼、神情紧张的钻进了屋里,

“大晚上不睡觉,过來侍寝啊。”王宝玉坏笑道,

“别想美事儿,你快给我算算,我将來的命运会怎么样。”代萌翻了王宝玉一记白眼,看样子,王宝玉跟沈文成的谈话,她是听到心里去了,同时也说明,以前她对于王宝玉自称会算卦,是不太相信的,

“你不是说被辞退之后,就立志画画吗,李老师可是还等着你呢。”王宝玉不屑的说道,

“我沒有欺骗李老师,我肯定会将画画做为我一生学习的课程,但是目前我实在不能不赚钱,还是前途更急迫些。”代萌坦言道,

“我一般人不给看,看了也不是收取一般的卦费,你拿的起吗。”王宝玉挑着眉毛问道,

代萌一拳打过來,怒道:“少废话,真正的大师从不要钱,都是人们随心意给,你要是不算,就说明你是个小骗子,小江湖。”

“你说的对,所以还是请回吧。”

代萌一听慌了,苦着脸说道:“拜托了,求求你了,算算吧。”

“算个屁,除非你把我伺候舒坦了。”王宝玉摆手道,不停的打哈欠,酒喝得多,这会儿还真是晕晕乎乎的,很想睡觉,

“你,你这是不遵守职业道德,利用算卦占妇女的便宜。”代萌找不到适合的词,红着脸说道,

“老子是招生办主任,算卦不是职业,只是爱好,沒那么讲究。”王宝玉不屑道,

代萌站在原地想了半天,叹了口气,竟然一边脱衣服,一边傻乎乎的说道:“那你就温柔点,快点完事儿,然后给我好好算算。”

王宝玉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來,说道:“傻子,我是跟你开玩笑的,别脱衣服,哪有光腚算卦的。”

代萌这才发觉上了王宝玉的当,羞恼的过來就捶打王宝玉,两个人闹了一会儿,开始算卦,

代萌先是洗脸刷牙洗澡,折腾了好半天才从卫生间里出來,然后很郑重的在**摇了一卦,是《地风升》之卦,单从卦义上看,倒是不错的一卦,应在代萌的仕途之上,寓意着有升迁,运气上升之意,

“竟然还是个升。”王宝玉自言自语道,其实刚开始不愿意给代萌算,是怕算出不好的结果惹她不痛快,代萌毫无依靠,人又不是太机灵,被邱佐权撵出來后,现在的身份便有些尴尬,既不属于政府,又不属于教育

局,以后都不知道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,

如今从卦象看來,代萌不知道会借了哪股东风,会时來运转,而且运势很长久,是件好事儿,

王宝玉半晌沒说话,代萌的表情变得紧张起來,小声问道:“什么情况。”

王宝玉叹气道:“这一卦表面上理解,是好卦,但与时节不符。”

“什么意思,到底是好还是不好。”代萌急切的问道,

“地下有木,草木生长之意,但现在快到秋天,就要草木凋零,不是好卦。”王宝玉道,其实,他是故意这么说的,想逗逗代萌,虽然现在不是草木生长的季节,但是,到了明年春天,运气自然就会好起來的,

“我就知道这段时间运气背,其实沒來之前我就做好心理准备了,王宝玉,听说你们这些术士,都会破解,能不能给破解一下啊。”代萌失望之余,又认真的问道,

“还是算了吧。”王宝玉欲擒故纵,

“王宝玉,求求你了,看在我一家好几口的份上,还有我那离家出走,至今杳无音讯的爷爷份上,我不能再让家人担心了。”代萌说着竟然眼圈都红了,

“破解的方法倒是有,只是你不会答应的。”王宝玉神神秘秘的说道,

“啥方法,该不会和你睡觉吧。”代萌警惕的问道,

“怎么,很掉价吗。”王宝玉很讨厌代萌这幅德行,自己又不丑,老二又威武,算算她也不吃亏,

“你这是趁人之危。”

“你怎么把我想的那么卑鄙啊。”王宝玉装出恼怒的样子,摆手道:“不管了,你去睡觉吧。”

“别啊,我就是那么一说。”代萌慌忙解释道,说话的语气深受她爷爷代亮的影响,啥都是随便一说,

“其实人的运气好坏,关键还在于自身,有一种方法,能够祛除身上的霉运,只是方法稍微过分了一些。”王宝玉道,

“我想试试,只要别太变态就行。”代萌坚定的说道,

“人的霉运一般都集中在屁股上,因为屁股在五行中属于艮卦,艮是什么含义,当然是阻隔,因此,通过打屁股,不但可以祛除霉运,还可以让人精神焕发。”王宝玉有理有据的说道,

啊,代萌惊呼了一声,随即摆手道:“算了,你还是想占我的便宜。”

“信不信由你。”王宝玉一幅无所谓的态度,仰面躺在了**,又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大运十年,霉运也就是十年,但是如果今日破解了,來年就可迎來好日子,天堂有路君不走,自讨苦吃不可怜。”

代萌刚走到门口,就被王宝玉这回话给忽悠住了,愣愣的问道:“王宝玉,你叽里呱啦下什么神呢,你是说我如果不破解,十年之内的运气都不会好。”

王宝玉翻了个身,不看她,随口道:“诸事莫为,诸事不顺,嫁个花心郎,愁苦度余年。”

代萌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,立刻返回回來,拉着王宝玉道:“王宝玉,你这张臭嘴,说得本姑娘心里非常堵的慌,快给我破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