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25 集中破解

混世小术士 1425 集中破解 无忧中文网

“这可是你说的,别怪我。”王宝玉懒洋洋的起身,又郑重的强调:“破解的过程不能中断,否则不但不能祛除霉运,还可能加倍。”

代萌咬了咬嘴唇,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一切都听你的。”

王宝玉心里一阵偷乐,这个傻妞,还真是傻到家了,打屁股祛除霉运的事儿她也相信,真不知道这些知识分子都是怎么念的书,

不过,王宝玉就是想折磨她一下,不为别的,就是觉得很好玩,心情畅快,

“趴在**,闭上眼睛。”王宝玉道,

代萌听话的趴在**,将翘翘的屁股冲着王宝玉,王宝玉嘿嘿一阵坏笑,伸手就去脱代萌的裤子,代萌一惊,连忙用手扯住,嚷嚷道:“怎么还要脱裤子啊。”

“当然,隔着衣服不起作用,别说话,否则就不灵了。”王宝玉说道,

代萌终于还是放开了手,任凭王宝玉脱了她的裤子,将粉嫩的翘臀暴露在王宝玉的眼皮下,

“不许放臭屁啊,亵渎神灵也是罪加一等。”王宝玉正色道,

“我尽量控制。”代萌点点头,随即红脸说道:“我才不会放呢,快点。”

王宝玉笑嘻嘻的盯住代萌的小屁股,他娘的,还真是又白又嫩啊,既沒有红点也沒有痔疮,看起來又干净又清爽,

王宝玉兴奋的搓着手,一时间竟然舍不得下手,不过,这种怜香惜玉的心情转瞬即逝,他还是举起了巴掌,左右开弓,在代萌的屁股上啪啪作响的打了两下,

代萌的身体不由颤抖起來,不知道是疼的,还是因为羞涩难堪,王宝玉开始的时候,动作还是比较轻,不知怎么,越打越上瘾,越打越开心,沒过一会儿,手劲就大了起來,直打得代萌嘴里咝咝的出着凉气,

“不许说话,否则算是半途而废。”王宝玉及时制止住,

眼看就成了红屁股,王宝玉心满意足,觉得浑身通泰,他深呼吸三次,装腔作势的收功,然后揉着胳膊说道:“呆子,这回可以了,明年春天,你就会有晋升的机会。”

“你要说的不准,我可不依你。”代萌不光是屁股红,脸更红,她费力的提上裤子说道,

“不准就再打一次。”王宝玉嘿嘿坏笑道,

代萌连忙摇头,捂着屁股,步伐踉跄的跑了出去,

王宝玉心情大好,带着笑入睡了,他终于明白,《西游记》上的孙猴子,为什么喜欢戏弄猪八戒,原來戏弄人也能上瘾,哈哈,

第二天上午,王宝玉和代萌一道,陪着沈文成去县政府谈关于收购机械厂的事情,王宝玉看见代萌坐下的时候,小心翼翼,不禁笑道:“怎么了啊,一幅娇怪大小姐的样子。”

“你还说,屁股疼死了,坏家伙,出手可真狠。”代萌嗔怒的看着王宝玉,挥起了小拳头,

“按照正常的破解套路,必须连打四十九天才行,我呢,菩萨心肠,心疼你身子单薄,所以一晚上搞定,哎,这都是耗用了自身的法力來帮助你的,咱俩真是前世修來的缘分。”王宝玉恬不知耻的说道,

代萌虽然有时候显得呆,但是,好歹也是正规院校的高材生,虽然当时是半信半疑,但毕竟和王宝玉混的很熟,完全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,

回房后,她就意识到上了王宝玉的当,现在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更是窝火,气恼的连连打了他几拳,怒道:“坏男人,臭男人,骗我,早晚我会报复你的。”

“嘿嘿,屁股真有弹性,像是发面馒头,唉,昨晚就应该摸一会儿再打,可惜了。”王宝玉坏笑连连,反正代萌也不是真打,不疼,还挺舒服的,

王宝玉侧脸看去,代萌又傻了,眼睛直勾勾的,嘴里含着手指头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个人直出神,

“呆子,打傻了啊。”王宝玉伸手在代萌面前晃了几下,代萌这才回过神來,恼火的又打了王宝玉几拳,

“刚才想什么呢,是不是觉得哥哥的手很温暖啊。”

“呸,我在想怎么报复你。”

“最毒妇人心。”

“那也是你逼得。”

一路胡闹着,來到了熟悉的县政府,在门口,王宝玉出示了自己的证件,一看是市里的官员,自然畅快的放行,王宝玉跟沈文成一道,停下了车子,昂首阔步的走进了县政府的大楼,

县委书记孙大成正在屋子里会见客人,一看是王宝玉來了,便将客人打发走了,笑着问道:“小王,怎么想到來看我啊。”

“孙书记,这位是兴北集团的沈文成沈总,这位是代秘书。”王宝玉首先介绍道,孙大成则礼貌的跟二人依次握手,

“小王,最近很忙吧,大家都反映你连个电话也沒有。”孙大成故作埋怨的开玩笑道,

王宝玉说道:“孙书记,所以我这次不光是來看你,还给你带來个好消息,就算是以前礼数不周的补偿吧。”

“呵呵,还有补偿,是什么好消息,说來听听。”孙大成笑眯眯的说道,

“沈总想要收购咱们机械厂,这算是给政府减轻负担吧。”王宝玉直截了当的说道,

孙大成一听,顿时喜出望外,连忙客气的给沈文成递烟,沈文成摆手表示不抽,孙大成则又喊來秘书,给王宝玉等人沏茶,

孙大成又拿起电话,打给县长张存志,让他马上过來,共同商量关于机械厂的处理问題,

张存志立刻赶來,免不了跟王宝玉等人一顿寒暄,还是孙大成先打开了话題,他认真的问道:“沈总,不知道这机械厂,哪里吸引了你呢。”

沈文成久经商场,说话很有水平,他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孙书记,张县长,作为一名企业家,为政府分忧解难原本就是应该做的,恰好兴北集团又在南方联系了一笔零件加工的长期业务,因此,便有了收购机械厂的想法,当然,具体事宜还得请领导拿主意。”

县长张存志冷静道:“沈总,机械厂是国有企业,虽然效益一直不好,但总归是县里的资产,收购一事儿,必须办的妥当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