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30 厚道孩子

1430 厚道孩子

王宝玉沒说话,沈文成吃了早饭后,先回平川市了,临走时还一再的表示,一定找时间好好感谢王宝玉的多次帮助,

送走沈文成,王宝玉不悦的对代萌说道:“你先回房间等着吧,我去办件事儿,下午回來接你。”

“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代萌道,

“不了,咱们还是保持好距离吧。”王宝玉道,又补充了一句:“省得你后悔。”

“我……”沒等代萌说完,王宝玉就抛下代萌,开车离开了,

王宝玉先开车去了教育局,看了看局长孟耀辉,两个人闲聊了半个上午,遗憾的是,王宝玉并沒有探听到他叔叔孟海潮的什么内部消息,

“还有个事儿,咱们这次集资盖房反响很大,简直可以说是供不应求。”孟耀辉试探性的说道,

“哦,我那套就不要了,分给需要的人吧。”王宝玉大手一挥,满不在乎的说道,

“你不是说你那套匀给夏一达吗。”孟耀辉嘿嘿笑道,

“臭小子,你在这里等着我呢,也别给小夏留了,我替她做主,小夏去了市里肯定不会回來了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档案都调走了,当然不会有她的份,不过你好人做到底,帮我和她说一声。”孟耀辉说道,

“你为啥不自己告诉她,我有她的电话号码。”

“不要,不要,那个死丫头见到我就翻白眼,可能我天生跟她犯克,又不是什么好消息,我要告诉她,肯定沒好脸色给我,你们关系好,还是你去说吧。”孟耀辉讪笑着说道,大概觉得夏一达调到了市里,以后再也不想和她有任何來往似的,

接到了马晓丽的电话,催促王宝玉去家里,王宝玉告别孟耀辉,直奔马晓丽现在的家里而去,也就是他和冯春玲拥有的那个高层楼房,

一路上,王宝玉下定了决心,无论程国栋说什么,都要耐住性子,不要争吵,希望这一次能够真正的恢复关系,不再敌对,和平相处,

给王宝玉开门的是程国栋,他腰间系着围裙,看起來正在下厨,一进屋便是扑鼻的香气,已经做好几个菜了,而沙发上,马晓丽则抱着肉乎乎的胖小子,正在哄孩子睡觉,本來王宝玉也不是外人,一直叮嘱轻点声,

“宝玉,随便坐,饭菜马上就好。”程国栋颇为客气的说道,

王宝玉进了屋,只见屋内除了多了些婴儿用品,一切依旧,马晓丽身材已经发福了,胸脯因为涨奶,下垂的像是两个布袋,

王宝玉好奇的凑过去看程国栋的儿子,笑问道:“晓丽姐,小宝宝叫什么名字啊。”

“程思哲,小名思思。”

“不错,这名字有股子文气,将來也是个耍笔杆子的学问人。”王宝玉赞道,

“只要一辈子平平安安就好。”马晓丽道,眼中充满了慈爱之情,

程国栋不在,王宝玉坏笑着小声问道:“晓丽姐,奶水够用吗。”

马晓丽脸色微红,随即笑道:“够用,根本吃不了,天天涨奶,半夜都得起來挤一次,要不你帮着吃点,听说大补呢。”

王宝玉连忙摆手,程国栋在厨房里,可不能开这种玩笑,万一破坏了这來之不易的安定局面,自己的一切努力可全部都付之东流了,“你还是让孩他爸帮忙吧,这个实在做不到。”

“就他,哼,竟然对母乳过敏,闻见味都会起疙瘩,真不知道他小时候咋养活的。”马晓丽讽刺自己的丈夫,但眼里写满了幸福,看來十分满意现在的生活,

“那我毕竟是个外人啊,下不了嘴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如果你跟雪曼成了,这可是你的亲小舅子啊。”马晓丽坏笑道,

晕,有个这么小的内弟,感觉上还真是挺奇怪的,王宝玉叹道:“唉,已经不可能了。”

“你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。”马晓丽感兴趣的问道,

沒等王宝玉解释,程国栋端着两个菜出來了,解下了围裙,又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茅台,已经开封了,看來平时也不舍得喝,

“宝玉,咱们也应该好好喝一次了。”程国栋招手道,王宝玉起身坐到桌子边上,马晓丽将睡着的孩子慢慢放在沙发上,也跟着坐了过來,

程国栋给王宝玉斟满一杯酒,举杯道:“宝玉,我代表原机械厂的所有工人,向你表示真心的感谢。”

王宝玉连忙举杯,跟程国栋碰了一下,客气的说道:“程书记,工人们应该感谢你,是你的敬业精神感动了所有人。”

干了一杯酒后,程国栋摆手道:“这个不值一提,我以前在政府当官,还真不了解下面的工人原來生活的这么苦,都已经新世纪了,午餐竟然都是馒头咸菜凉开水,听说家人有了病就撑着,真是让人揪心啊。”

“就是,听说一个孩子肚子疼发高烧,家里沒当回事儿,后來孩子晕死过去才送医院,竟然是阑尾炎,毛病倒是不大,但疼起來要人命啊,就那样也沒住院,买了药回家打吊瓶去了。”马晓丽感叹的说道,尤其像这种当了母亲的女人,最见不得孩子受苦,

“还是经济条件有限,花不起那冤枉钱,不过这次改制之后,工人的各方面条件应该能够得到改善,只是,机械厂变成了轴承公司,工人们相当于再上岗,相关的培训工作还是要重视的。”王宝玉不免提醒道,

“嗯,我会多注重工人的技能培训,还有素质培养。”程国栋点头道,

“宝玉,感谢你,让我们也能过上好日子。”马晓丽道,作为一个女人,丈夫两年就能赚一百万,无疑是让她非常的开心,

“就是,昨天如果不是宝玉力挺,沈文成还真不一定能返聘我。”程国栋说道,

“前些年刚认识宝玉的时候,他说我是个官太太命,结果结婚后穷嗖嗖苦巴巴的,我还以为不准,现在看來,国栋不仅是企业领导还是政府干部,算的真是太准了,宝玉怎么看都是个厚道的孩子。”马晓丽越说越高兴,

王宝玉觉得脸红,睡了人家的妻子,受不起“厚道”这个词,他连忙打岔道:“程书记的工作能力在这里摆着呢,沈文成也是早有打算,我就是建议了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