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31 又一个秘密

1431 又一个秘密

程国栋心里高兴,娇妻爱子升官加薪接踵而來,所以对这些都不在意,他又跟王宝玉喝了几杯酒,不知不觉的就聊起了跟王宝玉曾经的矛盾,

“宝玉,说句实话,要不是你找孟耀辉打了我一闷棍,我也不会对孟耀辉下手的,当然,也不会被人从政府大院里撵出來,如今想起來真是荒唐,真不该和你们这些孩子治气。”程国栋提到了往事,略带些自嘲的说道,

“程书记,这事儿你还真是委屈孟耀辉了,不是他干的。”王宝玉笑道,

“我听得很清楚,就是他的声音,一模一样,他又和你是至交,不过都过去了,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。”程国栋大方的说道,

“呵呵,真不是孟耀辉,而且我也沒有找任何人去打你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你沒找人,怎么可能,那人可就是替你报仇的。”程国栋不解的问道,又说道:“你说吧,我保证不会找他报复的。”

“你就是想找她报复,也沒机会了。”王宝玉无奈的说道,

“怎么回事儿,难道说他已经跑到天涯海角去了。”程国栋问道,

“其实是吴丽婉打的你,不过她去了极乐世界,已经死了。”王宝玉道,紧接着,王宝玉便将吴丽婉的事情,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,程国栋自然惊得目瞪口呆,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,

马晓丽听得更是脸上变色,她当然记得那次在宾馆里,吴丽婉梦游进了房间,如果当初就知道吴丽婉是个精神病人,马晓丽肯定会不顾一切,慌不择路的跑掉,

“这女人也真够可怜的。”程国栋不由的感叹道,

“是啊,她的一生都是悲剧,死亡对于她而言,可能还是一种解脱。”王宝玉道,

解开了一个疙瘩,程国栋心情大好,又跟王宝玉干了一杯,这才犹豫的问道:“宝玉,我还是想问问,春天的时候说是要跟雪曼结婚,怎么后來就沒了动静,是不是雪曼又使小性子了。”

能够听得出來,程国栋还是希望王宝玉能跟程雪曼结婚,而将这件事儿谈开,是王宝玉临來之前就打算好的,他沒隐瞒的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说了,解释说程雪曼看上了留学博士吕云天,而且借着小产养身体的缘由还和他出去玩了好几天,自己怀疑程雪曼是假怀孕等等,

程国栋难得耐心的听完了王宝玉的讲述,好半天不说话,脸色很难看,马晓丽插嘴道:“国栋,我早就说过,雪曼这孩子怀孕可能是假的。”

“雪曼是我女儿,我能不相信她吗。”程国栋皱眉道,

“可是雪曼那几天在家很勤快,天天主动换卫生间的垃圾筐,每天还好几次。”马晓丽沒隐瞒的说道,

“这能说明什么。”

“我明明看见里面有块用过的卫生巾。”因为吃饭,马晓丽还是避开了“血”这个字眼儿,

“那又怎样,可能雪曼心里有宝玉,一心想嫁给他。”程国栋也开始怀疑了,虽然他是男人又是父亲,但常识多少懂一些的,程雪曼确实沒有任何怀孕征兆,

“那是宝玉有本事。”马晓丽不悦的讽刺道,

“唉,别说这个,听着闹心。”程国栋摆手道,

“其实不管雪曼的怀孕是真是假,那段时间都是准备跟雪曼结婚的,连影楼和饭店都订好了,只是雪曼后來自己死活不同意结婚了,我也感到很遗憾。”王宝玉解释道,强调自己并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,

唉,程国栋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,摇头道:“儿大不由爹,雪曼这孩子太任性,我也管不了了。”

场面一时间很安静,三个人都不说话,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这时,沙发睡着的思思哭了起來,马晓丽连忙过去,将思思抱起來,撩开了衣襟,当然王宝玉的面喂奶,

王宝玉连忙扭过脸去,生怕程国栋误解,程国栋却宛如沒看见这些,又过了一阵子,才黯然的说道:“宝玉,如果雪曼有了困难,希望你能帮帮她,我毕竟就这么一个女儿。”

“程书记,这么说你就见外了,虽然我跟雪曼已经分手了,可还是好同学,好朋友,他有了困难,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。”王宝玉连忙拍着胸脯承诺道,

“你是个好干部,这一点我很欣慰,就是个人作风问題,一定要注意,否则,会吃大亏的。”程国栋提醒道,

“嘿嘿,程书记放心,其实我现在还是蛮老实的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代秘书看起來挺不错的,有机会就别放过,你也不小了,别像我这样,到老才有孩子,根本借不上力。”程国栋道,

“说什么啊,有了思思还后悔了啊,不就是刚当上一个老总嘛。”喂奶的马晓丽听着不高兴,恼道,

“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以前的温柔都到哪里去了。”程国栋小声责怪道,

“我才不稀罕你对我好呢,只要对孩子好点就行,儿子可不比女儿,长大可是得娶媳妇买房子的,宝玉,以后有孩子千万别要儿子,都是赔钱货。”马晓丽絮絮叨叨的说道,程国栋不是听不出來,其实她这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,以后赚钱多了,要一碗水端平,别把钱都给了前妻的女儿挥霍,因此只是尴尬的干笑了两声,

“嘿嘿,我结婚还早呢,而且跟代秘书沒什么,她其实是邱副市长的秘书,暂时放在我这里的。”王宝玉解释道,

“当初我也把晓丽放在你那里。”程国栋意有所指的笑道,

王宝玉顿时觉得害臊起來,马晓丽则恼火的说道:“那些都过去了,别说这些沒用的。”

“你说的邱副市长是邱佐权吧。”程国栋问道,

“嗯,是邱佐权,我的主管上司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他是马丰凯的小叔,这个人可是不好对付,你要小心了。”程国栋提醒道,

“已经跟他交过几次手,前几天还被他找茬记了个处分。”王宝玉无所谓的说道,

“去年冬天的时候,我就听说马丰凯说你要调到市里,雪曼这孩子听到就非要先一步去市里,说要在市里等你,其实这孩子还是很在乎你的,可结果,你们还是沒能在一起。”程国栋无意间竟然又说出一个秘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