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32 每次都翻脸

1432 每次都翻脸

王宝玉一愣,脸色变得很难看,他这才明白程雪曼为什么当初坚持放弃教育局的工作,非要去市里,摆出一副肯为王宝玉牺牲一切的架势,

王宝玉白白感动了好久,原來是她早就听说自己要去市里,看样子,为了嫁给自己,程雪曼还真是下了不少的功夫,一个外表看起來温柔可人的女孩子,怎么就这么多心机呢,

“感情靠的是缘分,如果命中注定在一起,经历再多,也还会在一起的,如果沒有缘分,再多的努力,也会付之东流。”王宝玉回过神來,只能如此的解释道,

“唉,这个女儿还真是让人不放心,宝玉,你等我一会儿。”程国栋说道,起身进屋去了,

“宝玉,别跟雪曼总是扯不清,这孩子太独了,有了弟弟后,一次都沒回來过,打电话也是沒好气,我刚结婚那段时间,竟然还要查她爸爸的存折,生怕让我花了。”马晓丽小声的提醒道,

“呵呵,那程书记向着谁啊。”王宝玉小声笑问道,

“不是我夸他,国栋是个非常理性的男人,也懂得周旋,他心里有数,我对他放心,再说,我表面对雪曼还算不错,他也挑不出太多毛病來。”马晓丽说道,

“晓丽姐,我明白,我们已经很长时间都不來往了。”王宝玉道,

“听姐一句话,找个好姑娘就结婚吧,游戏人生对你沒好处。”马晓丽又道,

“行了姐姐,别啰嗦了。”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,

“你再磨叽两天,说不定你俩又好上了呢。”马晓丽不屑的说道,

过了二十分钟,程国栋才从屋里出來,神情依旧不快,他手里拿着一封信,对王宝玉说道:“宝玉,麻烦你回市里的时候,将这封信交给雪曼。”

王宝玉接过信,发现信封并沒有封口,不禁犹豫的问道:“程书记,有什么事儿打个电话或者发封邮件不就行了。”

“这孩子,现在跟我说话也很费劲,还是写信吧。”程国栋黯然道,

王宝玉小心的收起信來,像是收起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慈爱之心,他举起杯來,郑重的说道:“程书记,当初你把我从山沟里提拔上來,这份情我始终记得,雪曼虽然跟我分手了,但是,她的困难就是我的,我还是会照顾她的。”

“真心的感谢了。”程国栋冲着王宝玉抱了抱拳,颇有些感动的说道,

因为程雪曼,酒桌的气氛显得很沉闷,王宝玉不想久留,跟程国栋又干了一杯后,起身离开,程国栋一直将王宝玉送到楼下,使劲握了握手,才步伐沉重的上楼去了,

看时间也不早了,王宝玉去富宁大酒店接上代萌,驱车赶回平川市,解决了机械厂的问題,又跟程国栋缓和了关系,让王宝玉感觉不虚此行,心情也好了起來,

“王宝玉,我还沒吃饭呢。”代萌埋怨道,

“正好减肥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,

“你有毛病啊,明明昨晚你占了我的便宜,反倒像是你吃亏了似的。”代萌不高兴的说道,

“代萌,我就不明白,为什么你每次跟我那个后,都很后悔,难道我在你

的眼里,真得是个流氓混混,有那么不堪吗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那我非得表现的很喜悦吗。”

“不是非得那样,你要不愿意就提前说,你不了解男人,你这种态度让人很厌恶。”王宝玉直言道,

“我就说不行,是你兽性大发,非得要的。”

“那你不也是很享受吗,提到这茬更让人生气,费劲伺候你乐呵了,下床就变脸,真是屈辱。”王宝玉恼火的砸了下方向盘,

“男人就是自私,什么都得让人说好。”

“女人就不是这样了,我要是下床就翻脸,剩下你一个人睡,你心里什么感受。”王宝玉反驳道,

代萌沉默了,突然问道:“那你会娶我吗。”

“当然不会,现在更不会。”王宝玉毫不犹豫地说道,

“那我说得沒错,你就是个流氓,坏蛋。”代萌翻着眼皮道,

“呆子,咱们早就说好的,彼此不负责任,而且你对我沒感情,我也不是你的意中人,我为什么要娶你呢。”王宝玉皱眉道,

“那你为什么要跟我发生关系。”

“是你主动挑逗我的好不好。”

“是你强迫本姑娘。”

“真跟你讲不清理儿了,傻蛋。”

“……”

两个人一路吵吵嚷嚷,天黑的时候才回到了平川市,王宝玉嘴上不饶人,直气得代萌脸色铁青,恨不得将王宝玉撕碎了,下车后,她气哼哼的,头也不回的回家了,王宝玉也是气得恨不得追上她,使劲在她小屁股上踹几脚出气,

回家吃过晚饭后,王宝玉躺在**,还是忍不住想看程国栋给他女儿写了什么,小心地从信封里抽出了那几张纸,轻轻的展开,上面的话语让王宝玉也不由的感动起來,

“雪曼,我的女儿,自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,你就是爸爸的生命,是爸爸的一切,你妈妈虽然早早的离开了我们,可是,每逢看见你,就像是看见了你妈妈,她依旧在我们的生活中,从來不曾离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虽然你现在长大了,有了自己的主意,已经听不进去爸爸的话,可是爸爸还是想告诉你,要做一个自强、自立、自尊、自爱的女孩子。”

信虽然不长,但是涵盖了程雪曼完整的童年经历,以及长大后程国栋为她所做出的的退让,包括现在即使有了小弟弟,程雪曼仍然是他最宝贝的女儿,

好感人,读完了程国栋写给程雪曼的信,王宝玉感觉眼角都湿了,这不是一封信,是浓浓的父爱,难怪当初程国栋为了女儿,甚至都不惜要跟自己拼命,

而程国栋有意让自己看这封信,也是一种警告,看來,自己还是要小心处理跟程雪曼的关系了,

当然,也算是对女儿的一种维护,侧面告诉王宝玉,之所以程雪曼现在这么任性,其实是有原因的,尤其是他这个爸爸做的不够,当然,天底下哪个爸爸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孩子是坏孩子,

王宝玉将信小心的装好,又找來胶水粘上,虽然程国栋不在意自己看,但他不想让程雪曼发现已经被人看过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