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33 约谈

1433 约谈

第二天上班,代萌很晚才过來,眼睛红肿,看起來挺可怜的,王宝玉的心又软了,不禁安慰道:“呆子,其实你也蛮可爱的……”

“你又不娶我,说这些废话干嘛。”代萌不悦的说道,

“天地良心,不是我不娶你,是你不愿意嫁给我,嘿嘿,难道你现在对我有感情了,要不咱俩慢慢培养下感情。”王宝玉心里这么想着,看代萌的眼神也温柔了许多,

“去,我才不嫁给你呢,花心大萝卜,坏蛋,我就是后悔,一再二的跟你睡觉,你以为我是想嫁给你啊。”代萌道,

“那你为啥总问会不会娶你的屁话。”

“那是我想看看你心里有沒有我。”

“如果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呢。”

“当然我会否决。”

“哦,明白了,这就是女孩的心思,这我就沒办法了。”王宝玉摊手道,又坏笑着说:“我看你心理挺不平衡的,要不,我赔偿你点精神损失费吧。”

“你赔的起吗。”代萌不屑道,

“大不了将我这个人赔给你,一生为奴。”王宝玉继续开玩笑,

“不会洗衣做饭,又不会看孩子,整天好吃懒做,我才不要呢。”

“那就为婢,每天给你暖被窝。”

代萌终于被王宝玉逗笑了,说道:“王宝玉,你真是个女人的克星,谁要是嫁给你,一定会倒霉的。”

“不可能,享不尽的荣华富贵,用不完的绫罗绸缎。”王宝玉自信满满的说道,

“切,自恋狂,跟甄优美有的一拼了。”代萌哼道,

说曹操曹操就到,代萌的话音刚落,甄优美就敲门进來了,脸色还是有些慌张,最近甄优美谨变得很谨慎,好衣服和首饰都收了起來,脸上也不敢擦脂抹粉,显得老气了不少,

一进门,还沒开口说话,便是深深的一声叹息,

“优美姐,难道说又发生大事儿了。”王宝玉精神紧张的问道,

“是啊,我又收到邮件了。”甄优美道,

“什么邮件,快给我看看。”王宝玉连忙起身道,

“我打印了一份,弟,这次事情更不好办了。”甄优美道,将手里的一张纸递给了王宝玉,

这一次换了个邮箱,只见邮件上写着:“据警方内部人爆料:市长阮焕新不但参与了吸毒,还收取了贲步云百万的招生款,作为正义的公民,我们呼吁相关部门,不要因为畏惧权势就对这一切视而不见,严惩阮市长,严惩跟这这件事儿有关的所有人。”

落款依旧是“王宝玉”三个字,还是留着王宝玉的办公室电话,

“这人他娘的就是个疯子,变态狂。”王宝玉简直要气懵了,他娘的,看來这个人不把自己搞下去,是绝不会罢休的,如此的反复折腾,谁也顶不住啊,阮市长一旦真的发怒,只需一个令下來,自己就卷铺盖走人了,

“弟,这个人是盯上你了。”甄优美道,

“老子知道。”王宝玉一声大吼,吓得两个女

人两哆嗦,

“哦,沒事儿,大家不会相信的。”王宝玉努力恢复平静的心态,尽量装作沒事儿的说道,

仔细再从邮件的发送时间看,是昨天下班的时候,而自己昨天根本就沒上班,仅凭这一点就可以洗清嫌疑,

“那就好,弟,我先去忙了。”甄优美道,

王宝玉郁闷的在办公室里等电话,不知道这次领导们又是怎样的雷霆大怒,然而,令他意外的是,居然一个电话也沒有,上次有人相信是王宝玉干的,这次就沒人信了,

代萌又露出了幸灾乐祸的样子,看王宝玉一脸苦大仇深,她却心情好的不得了,不时冒出一句报应之类的话來,

平静了一天,王宝玉以为沒事儿了,可是他并不知道,平川市公安局已经为此召开了特别会议,局长严昊升拍着桌子下了死令,一定要在短期内,查出这个造谣的人到底是谁,以扰乱公共秩序罪,将之绳之以法,

范金强压力很大,他当然不相信王宝玉会这么傻,又写了一封造谣邮件,但是,通过网站提供的ip信息,他已经确认,这个人就隐藏在教育局内,其实此人也比较容易调查出來,只要是和王宝玉有仇的,或者在和王宝玉有仇的手下的都在嫌疑人范围之内,

只不过,不能兴师动众的调查教育局所有人,工作期间内,多数人的电脑都开着,根本就查不到具体哪台电脑,这也是上次谣言沒有深入调查的原因之一,

教育局局长当然也不会要求公安部门过深介入,内鬼肯定是要揪出來的,但是为了一件莫须有的诬陷事件,就要让所有为教育事业奋斗付出的干部职工承受这种压力,届时一定会弄得人心涣散,杯弓蛇影,

不过说起來,能够担任市长,到底是有其过人之处,阮焕新看到这封邮件,先是皱了皱眉头,接着竟然忍不住笑了起來,对毕恭毕敬的于秘书说道:“王宝玉很有意思,下周把他约过來谈谈。”

“市长,他两次造谣诬陷你,难道您都不生气吗。”于秘书壮着胆子问道,

“作为领导,在保证自身清廉的基础上,要允许群众存有怀疑,这件事儿不可能是王宝玉干的,除非他脑子出了问題,不过,我很感兴趣,他究竟得罪了什么人,非要把我和他联系起來。”阮焕新道,

“我马上就办。”于秘书点头道,

下班之前,王宝玉接到了于秘书的电话,让他下周一來市长办公室一趟,阮市长要亲自找他谈话,

王宝玉的心又悬了起來,到底还是惊动了市长,找自己谈话,肯定是沒好事儿,搞不好直接就让自己回家歇着了,即便不是如此,肯定也会骂自己个狗血淋头,

本打算找程雪曼,给她那封信,王宝玉也沒了心情,而是驱车直奔夏一达的住处而去,希望能从夏一达的嘴里,再探听出些纪委那边的动静來,

有段时间沒看见夏一达了,如今的夏一达,脸上多了几分严谨,有了种冷艳的味道,大概是在纪委工作养成的习惯,不过,一看见王宝玉,夏一达立刻就咯咯的笑了起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