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34 三次半

1434 三次半

“又给市长造谣了,生活挺精彩啊。夏一达笑道。

“对天发誓,这真不是我干的,是有人想害我。”王宝玉急忙道。

“哼,当然不是你,否则,我早就把你撵出去了。”夏一达哼道。

“这好像是我的房子吧。”王宝玉挠头道。

“房产证上写你名字了。”夏一达问。

“沒有!”

“那不就得了,哈哈。”夏一达哈哈笑。

“写你的名字了。”王宝玉反问道。

“沒有!”

“所以说咱俩一样!”

“NO,NO,我住在这里就是我的了。”夏一达绕口令似的一堆废话,笑嘻嘻的过來拉着王宝玉坐下。

两个并排坐在沙发上,夏一达认真问了王宝玉到市里之后的情况,想帮着王宝玉分析出这个人究竟是谁,别说,虽说平日关系亲密,这功夫夏一达秀眉微蹙,一脸认真,一双写满正义的大眼睛直盯着王宝玉,还真让他有点接受调查的紧张感。

可是,分析了半天,依旧一无所获,王宝玉试探性的问了纪检委那边的动静,夏一达对此也是所知甚少。

“尉书记不是什么都告诉你吗。”王宝玉沒问出來结果,心里挺失望。

“还不是因为你,上次造谣事件尉书记把我批评了一顿,可能现在对我也不太信任了,我刚來这里工作就出错误,给领导的印象肯定很差。”夏一达也是一脸沮丧。

“那你赶紧想个办法,施个美人计什么的!”

“去,欲速则不达,懂不懂,对了宝玉,我又想到了一个游戏,咱们放松下吧。”无聊之中,夏一达提议道。

“太变态的不玩。”王宝玉连忙摆手道。

“这个很好玩,能增进情趣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不许人格侮辱!”

“不能!”

“不许人格伤害!”

“不会!”

“财产不能有太大损失!”

“瞧你那小气样!”

“好吧,说说看。”王宝玉也想放松一下,再次出现的谣言,让他感觉压力很大。

“电话调情。”夏一达神神秘秘的说道,“咱们就装作素不相识,打错了电话,然后相互勾引!”

“肯定不好玩。”王宝玉咧着大嘴笑了,现在自己一听见电话就头大。

“你沒听清楚我的意思,咱们是陌生人。”夏一达强调道。

王宝玉笑道:“咱们太熟悉了,怕是装不來啊!”

“抛除杂念,就当成不认识,如果你能把本姑娘的心情挑逗起來,今天就赏赐你。”夏一达眨着眼睛道。

“说话算数!”

“当然!”

“那就快点开始吧。”王宝玉催促道。

“嘻嘻,给我打电话啊。”夏一达嘻嘻笑着,起身进了里屋,关上了房门。

王宝玉稳了稳神,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夏一达,只听里面夏一达的手机铃声响了起來,铃声停止后,话筒里传來了夏一达冷冷的声音:“你好,请问是哪位!”

“嘿嘿,一听就是你的声音。”王宝玉笑场了。

“王宝玉,你认真点行不行,再來。”夏一达气哼哼的挂断电话。

王宝玉只好又重新拨过去,依旧是冷冷的声音:“你好,哪位!”

“小美,我是你大柱哥哥啊。”王宝玉忍住笑胡扯道。

“大柱,我不认识啊,我也不是小美。”夏一达疑惑的问道。

“不可能,小美,别闹了,哥哥想死你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这位朋友,我真的不是小美,你打错了!”

“怎么可能,你的声音我都印在脑子里了,小美,我好想你哦!”

“你这个人真奇怪,我都跟你说了,我不是小美,我叫小色。”夏一达忍着笑,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“小美,你咋改名小色了啊,是不是多日不见哥哥,变得好色了。”王宝玉也忍着笑,继续说道。

“我才不好色呢,你叫大柱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是啊,小美,哥哥下面已经有了个大柱子,想死哥哥了。”王宝玉**笑道。

“你说话太下流了,再乱说话,我就挂电话!”

“嘻嘻,你还是像以前一样淘气,、”

“真是流氓,讨厌!”

“别逗了,你跟哥哥在一起的时候,不是常常夸奖哥哥威武霸气,让你不舍得吗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怎么个霸气,一晚几次啊。”夏一达挑逗着说道。

“也不行,就三次半而已。”王宝玉信口开河的吹嘘道。

“半次是怎么回事儿!”

“这你都忘了,是你主动求饶,只好半路熄火,看着你娇喘吁吁、眼神迷离的样子,哥哥于心不忍啊。”王宝玉故作叹息道。

“那,我的身体美吗。”夏一达被王宝玉说得身上发热,不禁的问道。

“太美了,该大的大,该小的小,让哥哥爱不释手呢。”王宝玉继续挑逗着,嘴唇发干,身体燥热,他娘的,沒想到打电话也这么刺激啊。

“那你想不想摸摸啊。”夏一达喘着粗气问道。

“哥哥不但想摸,还想占有你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那你就摸啊,好舒服啊。”夏一达发出了阵阵娇喘,王宝玉再也忍不住了,他一边拿着电话继续挑逗,一边靠近了门边,忽然,猛的推开了门。

只见夏一达已经躺在了**,闭着眼睛,一只手拿着电话,一只手已经探到了下面,岂能让美女这么辛苦,王宝玉急不可耐的脱了衣服,一个蛙跳就上了床。

“宝玉,快,抱紧我。”夏一达伸出玉臂,发出了邀请。

“宝贝,哥哥來了。”王宝玉得意的笑着,将夏一达压在身下,夏一达的两条长腿,顺势盘在了王宝玉的腰间。

一番力道十足的冲撞,只将夏一达弄得秀发凌乱、双眼迷离,口中胡乱的说个不停,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王宝玉汗流浃背的从夏一达的身上滚了下來,夏一达却翻了个身,很快就睡着了。

操,老子这么辛苦,也不知道安慰一下,王宝玉得便宜卖乖的嘟囔着,一向喜欢干净的他,还是下床去冲了个澡,找了件睡衣,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抽烟。

无意之中,王宝玉看见桌子上,放着夏一达的望远镜,反正也沒事儿干,王宝玉便关了灯,拉开窗帘,拿着望远镜來到了窗前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