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48 遭遇绑架

1448 遭遇绑架

“宝玉。我被绑架了。你快來救我。。。”是程雪曼发來的短信。连用了三个叹号。表示她很焦急。

不会是发错了吧。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。程雪曼习惯用省略号。基本不用叹号的。但是明明就是她的手机号和名字。应该不会有错。王宝玉从沒遇到过这种情况。脑袋有点发懵。

就在王宝玉犹豫的时候。另外一条短信迅速又进來了。“千万别报警。他们会杀了我的。”

这。到底是真是假。该不会是程雪曼闲的无聊。跟自己开玩笑吧。王宝玉正想打回去问问情况。程雪曼的电话却先一步打了进來。

“喂。雪曼。”王宝玉连忙接听。但是一阵短暂的嘈杂声音过后。只见里面先是传來一声痛苦的叫喊。紧接着。程雪曼的拖着长音。哀求道:“宝。玉。快來救我。”

“雪曼。雪曼。你在哪啊。喂。操。”沒等王宝玉说完。电话再次挂断了。王宝玉惊得是一头冷汗。因为那实实在在就是程雪曼的声音。自己永远都不会听错的。而且。里面那种叫喊声。显示着程雪曼正在经历着难以想象的痛苦。

是挨打了。还是被人欺负了。王宝玉不敢往下多想。慌乱的在屋里踱着步。想点上棵烟稳稳神。却怎么也想不起來哪里有烟。

都跟她说了。不要相信所谓的网友。到底还是上当了吧。王宝玉心疼的埋怨着。立刻穿上了外衣。这时。又來了一条短信。他慌忙打开一看。还是程雪曼的手机发來的。只见上面写着:“她花了我两万块钱。我只想把钱要回來。。”

王宝玉稍稍松了一口气。要是绑匪要个百十万。自己还真是沒地方去搞这笔钱。竟然只是两万。为了这点钱竟然铤而走险。这绑匪的脑子多半有点不正常。智商多半有问題。

“哥们儿。为了两万就绑架。不值得吧。”王宝玉回了一条短信。

“你懂个屁。老子是个有原则的人。只想要回属于自己的钱。。”绑匪用程雪曼的手机回复道。

他娘的。不但智商有问題。还是个偏执狂。王宝玉却明白。越是这种人就越可怕。他们常常会做出一些一般人不能理解的行为。

“沒问題。你们在哪里。我马上给你送去。”王宝玉回了一条短信。

短信很快就回了。有一个地址。还附加了一句话:“如果发现你报警。马上撕票。。先奸后杀。。”

王宝玉眉头拧成了一个麻花。他很不喜欢和这种用叹号发短信的人。看得人心情很是焦躁。虽然自己已经跟程雪曼彻底分手了。但是。见死不救。非大丈夫所为。更何况。王宝玉的内心深处。依旧有着跟程雪曼的某些回忆。这些回忆永远也无法抹去。

王宝玉试图打电话过去。好好劝说一下绑匪们。不要难为程雪曼。他会马上筹钱赶过去。可是。程雪曼手机里的提示音显示:该用户已关机。

为了应急。王宝玉的包里总是有些钱。今天给了小芹五千。手里的钱不够了。沒办法。王宝玉只好敲开了李可人的门。焦急的问李可人有沒有钱。五千就行。

“小孩。怎么了啊。”李可人刚换上睡衣要休息。王宝玉过來借钱。让她很不解。

“大姐。你就别问了。江湖救急。以后再跟你解释。”王宝玉催促道。

“是不是又欺负了哪家的小姑娘。去医院打胎啊。”李可人不满的问道。

“大姐。我真的有急用。”王宝玉都有些急了。门口衣架上挂着李可人的小包。王宝玉顾不上礼仪。取下來就是一通乱翻。

“喂。你这小孩一点礼貌都沒有。”李可人夺回自己的包。还是回卧室从柜子里拿出了五千块钱。交给了王宝玉。问道:“够不够。”

王宝玉随口道了声谢。飞一样的跑着下了楼。本來王宝玉想跟李可人交代一番。说自己如果回不來就让她报警之类。但是这个念头也仅仅是一闪而过而已。如果李可人沉不住气。提前报警。程雪曼就有可能会有性命之忧。再说那伙绑匪就是奔着钱去的。不会下死手。

阴霾的夜空又飘起了小雨。王宝玉开车來到绑匪所说的地址。将车停在一处电线杆子的下面。结果。街道上空空如也。根本就一个人影也沒有。

这是绑匪们为了自身安全。惯用的手段。王宝玉也看过警匪片。对这种套路很熟悉。果然。等了一会儿。又來了短信。上面说道:“你表现的不错。换个地方吧。”随后。又发來了一个地址。

这个地址王宝玉知道。是离自己家不太远的一栋烂尾楼。绑匪分明是戏弄自己。白白的兜了一个大圈。

雨夜中的烂尾楼内。沒有一丝的亮光。一个个黑洞洞的窗口。像是一张张能吃人的大嘴。显得阴气森森。说不出來的恐怖。

王宝玉停下车。望着黑漆漆的烂尾楼。这一刻他犹豫了。这种地方也太危险了。万一死在里面。怕是多日也不一定有人能发现。范金强也在市里。也许和他说一声比较保险。

就在这时。王宝玉的手机又响了起來。接起來一听。只见里面传來了程雪曼声嘶力竭的喊叫:“快來救我。啊。疼。”“宝。玉。”

王宝玉的心立刻剧烈的疼了起來。他不顾一起的冲着那边喊道:“操你妈的。老子不是拿钱來了吗。快放了她。”

“王宝玉。你对程雪曼果然够意思。嘿嘿。”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來。嗓子很粗。明显是在故意掩盖声音。

“他娘的。不就是两万块钱吗。至于这样嘛。快放了她。”王宝玉怒吼道。

“你小子心疼了。”

“我跟你说。如果程雪曼少一根头发。我王宝玉发誓。一定让你死得很难看。”王宝玉握紧拳头。近乎咆哮道。也许这一刻他也听到了自己的心声。那就是程雪曼在自己心里。依然很重要。他依然可以为了她出生入死。付出一切。

“哼。到四单元三楼來。将钱放在楼梯口。”绑匪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