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49 小芹之死

1449 小芹之死

虽然这个人极力掩饰着本來的声音,可是王宝玉还是感觉耳熟,现在的危急时刻,根本來不及多想,程雪曼正命悬一线,必须要先救了她再说,

王宝玉深吸了一口气,果断的下了车,小心翼翼的走进烂尾楼,里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,根本就什么也看不清,他借着手机屏幕发出的蓝光,终于在一侧找到了楼梯,他一边谨慎的立起耳朵,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,然后,一步一步的沿着台阶,慢慢的向上走去,

烂尾楼安静的可怕,王宝玉自己的脚步声显得格外的清晰,咚咚咚,震得他心里发颤,刚到二楼,忽然,传來了一声刺耳的叫声,还有噗通通的跑动声,王宝玉周身的汗毛直立,脚下发软,差点就滚下楼梯,

又传來“喵”的一声,王宝玉终于听清了,是野猫的叫声,这个叫声一传出,立刻又引起同伙的尖叫,深夜里听见就好像是孩子在哭似的,让人毛骨悚然,可见烂尾楼已经成了野猫野狗的乐园,

王宝玉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口中骂骂咧咧的壮着胆子,转身又走上了三楼,又是静悄悄的,沒有任何声响,“雪曼,你在吗,雪曼,我來了。”

依旧沒有任何声响,王宝玉忽然明白,程雪曼不可能在这里,绑匪只是希望在这里收钱而已,

想到这些,王宝玉的精神稍稍放松了下來,他打开自己的包,将两捆钱放在地上,转身准备下楼,

可是,一切都已经晚了,王宝玉真正的劫难來临了,突然,王宝玉觉得耳后传來了一阵风声,还沒來得及回头,一个坚硬的东西,猛然击打在他的后脑上,他立刻昏死了过去,

也不知道到底昏迷了多长时间,王宝玉终于慢慢的醒了过來,眼前依旧是黑暗,透过沒有玻璃的窗口,他看见云层中透出來的星光,夜雨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停了,

操,老子就知道自己死不了,嘿嘿,王宝玉暗自松了口气,想当初,这个后脑勺还是挨过两次打的,这次显然最轻,久打成医,王宝玉初步判断,此次挨打沒有就医的必要,休息两天就好了,

事实也是如此,王宝玉轻轻动了动脑袋,除了有些疼,似乎一切都还正常,黑暗中,他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手机,却突然发现,自己右手里还握着一个东西,冷冰冰的,像是个金属,

此刻,远处一栋高楼上某户亮起了灯光,恰好照到了这里,王宝玉扬起手,借着外面微弱的光亮,看清了这个物件的轮廓,竟然是一把尖刀,白森森的,于此同时,他忽然嗅到周围弥漫着一种浓郁的血腥味道,

娘的,这是什么鬼地方,王宝玉打了一个机灵,连忙爬起來,就在转头的刹那,他瞥见身边几米处的地面上,直挺挺的躺着一个人,一动不动,

“谁,谁在那里,老子不怕你。”王宝玉慌忙握紧手中的尖刀大声问道,结果刀片晃动,里面映出了他变形而模糊的面孔,显得很是狰狞,

王宝玉浑身汗毛直立,心脏剧烈的跳动着,被自己的倒影吓了一跳,手一松,尖刀立刻落在了地上,发出嗡嗡的金属鸣音,在空荡荡的烂尾楼内,显得格外的刺耳,

“啊。”王宝玉大叫了一声,被吓坏了,跌跌撞撞的起身就跑,可是,沒跑几步,他猛然想起了自己來到这里的原因,自己可是來救程雪曼的,

难道说,躺着的那个人是程雪曼,想到这里,王宝玉顾不得害怕,回头向着那个直挺挺的人一步步的凑了过去,越靠前,血腥味就越浓,呛得人连呼吸都不顺畅,离那人几步远的地方,王宝玉停住了,

“雪,雪曼。”王宝玉又惊恐又担心的小声喊道,对方依旧一动不动,寂静的空气里沒有一丝呼吸的声音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这应该是个死人,

从身材上看,这是一个女孩,然而比较瘦小,应该不是程雪曼,王宝玉稍稍宽了宽心,但另一个巨大的恐惧从心里升腾了起來,

手拿尖刀,死去的女孩,这意味着什么,一切都表明,自己是个杀人犯,不对,绝对有问題,想到这里,王宝玉再次转头就跑,忽然想到刀子上还有自己的指纹,又去找刀,

就在这时,一切都已经來不及了,烂尾楼外,警笛大作,几辆警车火速出现了,

居然还有人报了警,王宝玉明白,自己已经陷入到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里,在这种时候,他反而冷静了下來,不能跑,更不能欲盖弥彰,试图掩盖什么,于是,他缓缓的扔下刀,靠着墙边坐了下來,

楼梯传來了急促的脚步声,几名警员迅速出现,随着几声“不许动”的喝声,接着几道手电筒的强光照亮了屋内的一切,然后一名法医一边带上手套,一边走向了地上躺着的女孩,

借着亮光,王宝玉看见,那里确实躺着一个瘦小的女孩子,胸口被血染的通红,虽然满脸血污,他还是辨别出了女孩子的脸,竟然是晚上刚刚吃过饭的残疾女孩小芹,

从僵直的身躯和沒有任何生命起伏的胸腔可以判断,小芹真的死了,她到底沒有逃脱命运的安排,小芹脸色灰白,双目紧闭,沒有任何表情,谁都不知道她临死之前经历了怎样的事情,她的心里又曾经受到了怎样的恐慌,

法医只是在她身旁略微停顿了片刻,便很快站了起來,也许已经沒有采取任何的抢救行动的意义了,王宝玉心头一颤,重重闭了闭眼睛,以防心酸的眼泪夺眶而出,

“先把嫌犯控制起來。”一名身材魁伟像是领导的警员吩咐道,他的身后立刻冲过來两名警员,

“起來。”两名警员毫不客气的将王宝玉从地上拉起來,接着冰冷的手铐立刻像狼牙一样,咬住了王宝玉的手腕,

“先把他带回警局。”领头的吩咐道,又对另外一个正在照相的警员说道:“注意点,别破坏了凶案现场。”

备受刺激的王宝玉一言不发,被两名警员押着下了楼,塞进了警车里,随即被带到了平川市公安局,被临时羁押在一个小黑屋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