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50 该不该调查

第三卷 县域扬名 1450 该不该调查

惊魂未定的王宝玉,虽然戴着手铐,却觉得这里很安全,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回忆了下这一晚的经历,他却搞不明白,自己明明是去救程雪曼,怎么就成为了杀害小芹的嫌犯呢,

但是,王宝玉坚信一点,自己能够洗清冤屈,一切都是暂时的,只不过是生命中的又一次劫难而已,他想起自己算过的《水地比》那个凶卦,所应的时间,正是这个时候,只怪自己将其认为是游乐场的劫难,放松了警惕之心,

小芹为什么被杀害,程雪曼究竟在哪里,她还活着吗,怀着一种担忧,王宝玉在小黑屋里度过了寂寞的三天,看守定时來送饭,却一言不发,不管王宝玉怎么问,看守都不会拿眼看他一眼,后來不知道是谁开了恩,好歹拿來了两包烟,用以派遣寂寞,

小黑屋中的王宝玉,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,残疾女孩小芹被杀害的事情,在平川市已经被传的沸沸扬扬,甚至被人杜撰了多个版本,《平川日报》还发了一篇稿件,名字就叫《残疾女孩雨夜被害,某副局长涉嫌谋杀》,

如此轰动的恶『性』杀人案件,市政法委第一时间就获悉了,政法委书记王一夫了解到王宝玉就在现场,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,他立刻吩咐市公安局,一定要严查此案,绝对不能放过凶手,

王宝玉终于被带到审讯室,被牢牢地固定在一把椅子上,负责审讯他的两个人都认识,一个是刑警队的曹队长,再就是他的熟人范金强,

案子被交给了曹队长和范金强共同侦办,接到任务的曹队长一脸兴奋,觉得这是一个立功的好机会,

“王宝玉,你为什么要杀害残疾女孩黄芹。”曹队长冷冷的先发问道,

“我沒有。”王宝玉还沒有从这场灾难中回过神來,说话有气无力,

“好好配合交代问題。”一旁的范金强咳嗽了一声,示意王宝玉不要有消极抵触情绪,要尽量多提供对自己有利的证据,

“我沒有杀害她,我跟她元日无怨近日无仇,为何要对她下毒手呢。”王宝玉知晓,强打精神辩解道,

“黄芹拿了你五千块钱,你因为怕她还不上钱,所以才杀害了她。”曹队长道,

“你们这是猜测,我是借给她五千块钱,可是从來沒指望她还。”王宝玉恼怒的说道,

“这也许是你的初衷,但是黄芹偿还能力有限,你有这个担心在正常范围之内。”曹队长道,

“狗屁,我前脚借给她钱,后脚就害怕还不上,时隔几个小时,我为了五千块钱就把她给杀了,你们办案的都是猪脑子啊。”王宝玉叫嚷道,

“借钱的时候,你有沒有借机对她提出过非分要求而遭到了拒绝。”曹队长道,

“什么意思。”王宝玉很是不高兴,

“刚才,黄芹的弟弟黄壮來过,他能证明,你对他姐姐怀有怨恨,借钱的时候并不情愿,而且离开的时候也是满脸怒气。”曹队长拿出了一个证据來,

“他是放屁,一个靠着残疾姐姐赚钱活着的家伙,真不要脸。”王宝玉万万沒有想到,小芹的弟弟拿了自己的钱,居然反咬一口,

“你和黄芹是否私底下还有些其他恩怨。”

“沒有,就见过一面而已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会借钱给她。”

“她有困难。”

“有困难的人很多。”

“但他们也沒跟我借过钱。”

“凶器上有你的指纹,你还能抵赖吗。”曹队长拍着桌子问道,

“我被打昏过去,不知道是谁塞进我的手里,当然有指纹了。”王宝玉脖子上的青筋暴『露』,大声嚷嚷道,

“曹队长,我们还是问问他,为什么会在凶案现场吧。”范金强不悦的提醒曹队长,以他办案的经验,上來不问缘由的就给嫌疑人扣帽子,是违背办案原则的,

“好吧,那你就说说,怎么到了那里。”曹队长问道,

王宝玉就把那天的情况如实说了一遍,强调自己是去救人,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变成了杀人,

“你说得这些,也太离谱了吧,难道还有一个绑架案。”曹队长惊道,不相信王宝玉的话,

“事实就是这样,如果我的手机在,你们一定能看到上面的短信记录。”王宝玉道,

“那你当时有沒有看到这个女孩。”

“沒有,但是手机号就是她的,而且我还听到了她的声音。”王宝玉坚定的说道,

“可是,这几天也沒有报案绑架的啊,难道这个女孩沒有家人同事或者是朋友吗。”曹队长狐疑的说道,

“但是一定要查查,程雪曼兴许有危险呢。”王宝玉提醒道,

“查不查是我们的事儿,不用你多嘴。”曹队长瞪了王宝玉一眼,

“曹队长,我觉得应该去调查一下。”范金强认真的说道,

“老范,我们都认识王宝玉,但是,办案是办案,可不能徇私情啊。”曹队长不悦的提醒道,

“办案就是以事实为依据,法律为准绳,不调查清楚,又怎么会知道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。”范金强同样不高兴,脸都红了,曹队长虽有些不满,但还是勉强点了点头,范金强虽然是县公安局借调市里來协助调查毒贩事件的,但是他被耀眼的铁血英雄光辉环绕,也许就此留在市里也很难说,不能轻易得罪,

王宝玉向范金强投去了感激的眼神,到了关键时候,是敌是友才能真正体现出來,而且自己非常担心程雪曼的安危,当然希望警方尽快调查出事实真相,

“先带下去吧。”曹队长皱眉道,

王宝玉又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小黑屋里,不过有了范金强的支持,他心里安稳了不少,与此同时,曹队长和范金强等人,先去移动公司调取了王宝玉的当晚的通讯记录,上面确实显示,一个登记为程雪曼的手机号,确实给王宝玉打过电话,只是短信的内容,并沒有查到,

通过兴北集团找程雪曼并不难,范金强立刻带人來到兴北集团,程雪曼正在办公室里整理材料,就被带到了公安局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