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51 长期羁押

1451 长期羁押

“范警官,我跟王宝玉只是认识,他杀人的事情我可不知道。”一进屋,程雪曼就慌忙辩解道,

“谁说他杀人了。”范金强哼了一声,很是鄙夷程雪曼的说话语气,

“那叫我來干什么。”程雪曼不解的问道,

“你能先坐下吗。”范金强冷脸问道,不知道自己这兄弟脑子哪根筋错了,竟然为了这样的女孩冒险,

“可,可以。”程雪曼拘谨的坐了下來,看起來很紧张,

“程小姐,凶杀案的事发当晚,你曾经给王宝玉打过电话,难道你不记得了。”范金强问道,

“沒有啊。”程雪曼茫然的说道,

“这个号码不是你的手机号吗。”范金强说出了一个手机号码,

“是,可是我把他卖给一个人了。”程雪曼道,又补充了一句,“新手机还沒买呢。”

“你到底卖给了谁。”

“不认识,一个网友。”

“你们是怎么交易物品的。”

“一个不认识的女孩过來拿走的。”程雪曼老实的说道,

“卖了多少钱。”范金强皱眉道,

“连卡一起,两万。”程雪曼道,

“你的卡号和手机型号都很普通,为什么会有人花大价钱买走。”范金强又问道,

“对方说最后四位正好是他的生日,我当时也沒有想到,以为他开玩笑,但很快就來个女孩交钱把手机和手机卡拿走了。”程雪曼连忙解释道,

“这里有几个女孩子的照片,你看看有沒有那个取走你手机的。”范金强说着,拿起了一沓照片,递了过去,

“就是这个女孩。”程雪曼认真的对比着,最后指着一个女孩说道,其实如果王宝玉在场,一定认识这个女孩,正是那晚一起吃饭化名曼莎的那个,

原來,市公安局在提审王宝玉之前,就对小芹进行了调查,很快就查到小芹在一家非法卖药的黑电台工作,里面的女孩子都被列为了怀疑对象,当然,黑电台也被端了,电台老板早就不见了踪影,

经过一番询问,女孩们交代,她们并不知道老板的名字,而且,老板每次來的时候,都戴着墨镜和口罩,外形看起來应该比较年轻,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,

敏感的范金强立刻察觉,这个人很可能跟小芹的死有关系,通过查找400电话的登记人,范金强发现,这个人叫做顾念旧,一查户籍,居然是个年近六十的老头,就住在平川市内,是个普通的工人,

警方找到了顾念旧一问,才知道他的身份证早就丢了,对有人利用他身份证所做的一切,根本浑然不知,警方接着对顾念旧周围的人进行了调查,很快就排除了他的嫌疑,

“你大概还不知道那个网友叫什么名字吧。”范金强嘴角挂起了一丝的嘲笑,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跟他交往的过程中,他是如何给你钱的,一共给了多少钱。”范金强又问,

“我记不清了。”程雪曼支支吾吾的说道,

“快说。”

“他一般都是将钱打到我的账户上,加起來也不多,两万多吧。”程雪曼到底还是承认了,

“把你收钱的账户告诉我。”范金强道,

“你们警察都是跟女孩这么说话的吗。”程雪曼红脸质问道,自己虽说说不上是万人迷,但就凭这幅楚楚动人的小模样,不知道打动了多少男人的心,真不知道对面坐着的这个高大警官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,

“也不是所有的女孩都能随便要网友的钱。”范金强说话也毫不客气,不等程雪曼反驳,便再次催促道:“请你积极配合警方的工作。”

程雪曼哼了一声,无奈的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存折,范金强记下之后,又还给了程雪曼,摆摆手让她离开,程雪曼就像逃出笼子的小鸟一样,立刻掉头就走,甚至都沒有问一句,王宝玉现在究竟怎样了,

范金强马不停蹄的赶往银行,从程雪曼的交易账户上,终于查到了给程雪曼账户打钱的名字,还是叫做顾念旧,看來这个电台老板的账户都是用这张身份证注册的,

案件一时间陷入了僵局,不过,种种迹象表明,王宝玉肯定不是杀害小芹的嫌疑人,范金强跟曹队长碰头之后,曹队长原先是想出成绩,才对王宝玉出言不逊,见此情形,便推让范金强去跟局长严昊升汇报,毕竟这样的人命大案,是需要请示局长的,

汇报完情况之后,严昊升沒有说话,因为,他刚刚接到了市政法委书记王一夫的电话,

“人命关天,一定要秉公执法,不能因为王宝玉是教育局的副局长,就产生袒护开脱的想法,要多关他一段时间,详细了解案情,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”王一夫道貌岸然的在电话中如此吩咐道,

“王书记,我明白,一定会将案情查个水落石出。”严昊升道,

严昊升明白王一夫话里的意思,那就是不能轻易放了王宝玉,王一夫跟王宝玉有罅隙,他心里非常清楚,但是,从范金强汇报的种种的迹象表明,王宝玉并不是杀人凶手,这让他一时间也犯了难,

“严局长,是不是可以先放了王宝玉啊。”范金强追问道,

“金强,我知道你跟王宝玉很熟络,但在这个案子上,绝对不能感情用事。”严昊升不悦的提醒道,

“严局长,证据明白,王宝玉并不具备杀人的动机,为什么不放人啊。”范金强固执的说道,

“别那么多话,上头有令,明白吗。”严昊升不客气的说道,如果不是看在范金强是平川市的模范警员,他肯定是要发火的,

“我不明白,公安局就应该遵守办案程序,如此羁押下去,岂不是对王宝玉不公平。”范金强忿忿的大声道,

“那死者的公平何在,难道说最大的嫌疑人,只是因为沒有证据就轻易放了吗,咱们刑事案件的破案率多高,想必你心里也很清楚。”严昊升不悦的说道,

“正因为很低我才希望放了王宝玉,等到真正的犯罪嫌疑人被抓,王宝玉就算无罪释放,那也回不到以前的工作岗位了。”范金强说道,

“出去,天大的事儿有我兜着呢。”严昊升恼火的下了逐客令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