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52 救救我哥

1452 救救我哥

范金强愤然的出去了,将门摔的咣咣响,表达着自己的强烈不满,严昊升叹了口气,沒过一会儿,一个电话就打了进來,

“严局长,可不可以了解一下,残疾女孩的杀人案,进展到什么程度了,王宝玉确认是杀人犯吗。//”这声音听起來很平和,却透着一丝的威严,

“尉书记,怎么劳烦您也关注这个案子了,正在收集线索,暂时还不能确定王宝玉杀人。”严昊升连忙客气的说道,

“王宝玉毕竟是政府干部,一直关押怕是不妥吧。”尉兴邦道,

“您放心,这个案子已经有了重大发现,我们一定争取早日结案。”严昊升陪着笑说道,

“那样最好。”尉兴邦放下了电话,

这个王宝玉,究竟是什么來头,竟然惊动了纪检委书记,严昊升擦着头上的汗,沒过一会儿,又一个电话打了进來,來头也不小,市委组织部长孟海潮,

孟海潮说得跟尉兴邦差不多,同样希望市局要尽快调查案子,不能超期羁押王宝玉,该抓的抓,该放的放,严昊升免不了又是一顿解释,真的感觉焦头烂额了,

“孟部长,现在看來虽然沒有王宝玉杀人的直接证据,但他也需要配合调查……”严昊升絮絮叨叨的说道,

“别跟我讲那些沒用的,严局长还是把精力都放在这个案子上吧,教育局的工作还需要王局长尽快处理。”孟海潮口气强硬的挂断了电话,

“这个王宝玉,他到底上头有多少关系啊。”严昊升郁闷的抓着头发,自言自语道,

话刚说完,一个电话又进來了,不会又是为了王宝玉的事儿來的吧,严昊升战战兢兢的接了起來,居然是市长阮焕新,他很不客气的问道:“残疾女孩的被杀案件,为什么还不能给公众一个交代啊。”

“市长,我们正在日以继夜的查找线索,已经有了些突破。”严昊升诚惶诚恐的说道,

“那个王宝玉是杀人犯吗。”阮焕新问道,

“暂时还不能确定。”

“那他有杀人的动机吗。”

“暂时还不能确定。”

“什么都不能确定,你们是怎么办案的,尽快查清事实。”阮焕新冷声道,

“市长,您别生气,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。”严昊升道,然而话音还沒完,阮焕新的电话便放了,

他娘的,这到底是怎么了,严昊升异常的郁闷,一头要求严查,三头要求放人,而且王宝玉确实也沒有杀人的直接证据,

三头的力量终归打过一个人的,最终,严昊升顶不住压力,还是给主管领导王一夫又打去了电话,说王宝玉并不具备杀人嫌疑,应该放人,

“如果你袒护王宝玉,让他逃脱了法律的制裁,你这个局长,也该下岗回家了。”王一夫不客气的说道,

严昊升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里,这是什么事儿,难道说非要给王宝玉治个罪才行吗,

“王书记,如果王宝玉无罪,或者沒有直接证据证明……”

“我沒有时间听那些。”王一夫说完就挂了电话,

严昊升郁闷的简直快要疯了,一边是几个大领导催促放人,另一边是主管领导不让放人,这让他受了莫名的夹板气,就在这时,办公室的门被拉开了,一个女孩子怒目圆睁的冲了进來,

“琳琳,你來干什么啊。”严昊升赶忙换了个笑脸问道,來的人正是王琳琳,

“王宝玉是不是杀人凶手,我想见一见他。”王琳琳道,

“琳琳,这可是人命大案,你别跟着掺和。”严昊升道,

“不行,王宝玉都被关了多少天了,我必须要要见一见他。”王琳琳急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,一不小心,眼泪就淌了出來,

“琳琳,其实嘛,王宝玉出不出去,取决于王书记,你一个小孩,还是好好学习吧。”严昊升眼珠一转,如此说道,他能猜得出來,王琳琳跟王宝玉有感情,正是因为这份感情,王一夫才不肯放了王宝玉,家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,

“你是说,我爸不让放了王宝玉。”王琳琳何其聪明,心里也明白爸爸对王宝玉的结怨,脸色顿时就变了,

“嘿嘿,我可沒那么说。”严昊升嘿嘿笑,并不解释,

王琳琳急的直跺脚,冲出了门,严昊升终于长出了一口气,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到了地上,

且说王琳琳出去后,立刻打电话给王一夫,哭闹着追问为什么不放了王宝玉,她已经不接触王宝玉了,难道这样还不行,

“琳琳,不许闹,王宝玉犯了罪,任何人都不能替他开脱,我正在开会呢。”王一夫不悦道,随即挂了电话,

王琳琳岂肯罢休,接着又打了过去,“喂,爸爸,你要是不放人,我就一直打。”紧接着一阵盲音,对方已经关掉了手机,

王琳琳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,咬了咬嘴唇,终于下定了决心,打车直奔汇珍珠宝而去,

“妈,妈。”刘汇珍正和下属交代工作,突然听见女儿的哭喊声,不由心疼的心都揪了起來,接着一脸泪痕的王琳琳便冲了进來,进门就是嚎啕大哭,连话都说不出來,

“宝贝,这是怎么了,谁欺负你了。”坐在宽大办公桌后的刘汇珍连忙支走身边的人,将女儿揽在怀里,

迫于爸爸的压力,王琳琳痛下决心和王宝玉断绝來往,即便如此,爸爸却依然要置他于死地,如今王宝玉等同押入死牢,王琳琳怎能不痛心,于是抱紧妈妈,泣不成声,身体微微颤抖不已,

“宝贝,你把妈妈都吓坏了,快坐下,跟妈妈说说。”刘汇珍急的就差自己也哭了,搂着女儿不知所措,

“妈,我爸,我爸……”王琳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

“又和爸爸吵架了,琳琳,其实你爸爸很疼你的,难道你都不能感觉到吗,谁都知道你是他的掌上明珠。”刘汇珍爱怜的抚摸着女儿的秀发,心里也很无奈,不知道为了什么,最近这父女俩跟仇家似的,见了面谁也不理谁,

“不是。”王琳琳拼命摇了摇头,哭道:“妈,你一定要救救我哥啊,只有你能救他。”

“什么哥哥。”刘汇珍不解的问道,

“妈,他就是我哥,我就拿他当哥哥而已,妈,我求求你救救他吧,他都快被我爸爸害死了。”王琳琳失声痛哭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