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55 你不是我妈

1455 你不是我妈

“这样的女孩才值得你珍惜呢。”范金强摇着头走开了,工作一大堆,实在沒心情看这些苦情大戏,

“哥。”王琳琳一下子就扑了过來,将王宝玉抱得紧紧的,

“琳琳,哥沒事儿了,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。”王宝玉鼻子一酸,忍不住还是哭了,

“哥,吓死我了。”一看王宝玉都哭了,王琳琳更觉得委屈,忍不住也是泪流满面,

很快便有人将王宝玉的包交给了他,打开翻了翻,除了那两万块钱沒了,里面东西倒是沒丢,

“咱们走。”王琳琳拉着王宝玉,走出了公安局,已是下午时分,秋日的阳光照在王宝玉的脸上,暖洋洋的,王宝玉伸着胳膊,畅快的喊道:“我自由了。”

王琳琳也跟着王宝玉伸展了手臂,笑着喊道:“我哥自由了。”

两个人一起笑,王宝玉看见了自己的车就停在不远处,连忙拉着王琳琳走了过去,透过车窗的倒影,王宝玉才发现样子很惨,不光是好些天沒换衣服,更是头发凌乱,胡子拉碴,像是个流浪汉,

上车后,王宝玉说道:“琳琳,哥先去理发洗澡,然后陪你吃饭。”

“不用了吧,我妈等着要见你呢,这样子最好,也让我妈看看你多可怜。”王琳琳眨巴着眼睛笑道,

“刘总要见我,啥事儿啊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

“我也不知道,但你要感谢我妈,要不是她亲自出马,我爸还不一定能同意放了你。”王琳琳老实的说道,

“真的吗,那我更得好好收拾一下,这样不礼貌。”王宝玉指着自己说道,

“不用,打动女人就得扮可怜,我妈听到你的故事,哭得稀里哗啦的,你说我妈是不是有爱心。”王琳琳得意的夸赞道,

王宝玉叹了一口气,本想痛骂王一夫无耻卑鄙,考虑到他到底是王琳琳的父亲,还是忍住了,不过,他心里还是起了坏心思,嗯,就这样去见王琳琳的母亲,让她看看自己的男人,做了多么不堪的事情,

在王琳琳的一路指引下,王宝玉在汇珍珠宝的门前停了车,就这样浑身脏乱的上了二楼,在最里面的一间大办公室里,他见到了王琳琳的母亲,汇珍珠宝的老总刘汇珍女士,

“刘总,您找我有何指示。”王宝玉笑着问道,多日不刷牙,牙齿黄黄的,还有浓重的口气,

刘汇珍缓缓起身,用红肿的眼睛,仔细端详着王宝玉,眼神中充满了慈爱,好半天也不说话,

“妈,你倒是说话啊。”王琳琳着急的问道,她不明白,今天自己的母亲,为什么表现的如此奇怪,

“刘总,我听琳琳说是你救了我,多谢了。”王宝玉诚恳的说道,

刘汇珍慢慢走到王宝玉跟前,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小伙子,两行眼泪落了下來,

“我,我其实也沒有受多大的罪。”王宝玉也有些迷糊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扮可怜太过分了,惹的人家一个老总哭鼻子,

刘汇珍拉着王宝玉坐到沙发上,轻轻的叫了一声,“宝玉。”

嗯,王宝玉猛然抬起头,这声音好熟悉,好亲切,一时间竟也发呆了,两人就这么傻傻的对视着,

王琳琳简直哭笑不得,说道:“妈,我就说吧,你要见了我哥,肯定也会喜欢。”

“怎么可能不喜欢。”刘汇珍柔声说道,伸出手无限爱怜的摸了摸王宝玉的头,

这感觉太奇怪了,自己又不是小孩子,王宝玉尴尬的往一旁躲了躲,不知道说什么好,

刘汇珍强挤出了一丝笑容,下定决心似的又拉过女儿的手,说道:“琳琳,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儿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王宝玉,其实就是你的。”刘汇珍咬了咬嘴唇,声音不大但是却很清晰:“亲哥哥。”

王琳琳顿时傻了,她不敢相信的问道:“妈,你到底怎么了,他怎么会是我的亲哥哥,我也沒说将來要嫁给他啊。”

王宝玉也愣在了当场,他也仔细端详着刘汇珍的脸,眼睛鼻子,渐渐地,儿时的回忆在她的脸上逐渐清晰起來,

忽然,王宝玉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,他恼火的嚯的一下站起來,一种眩晕的感觉,让他都有点站不稳,

“哥,你说我妈是不是累傻了。”王琳琳紧张的问道,

王宝玉转头对王琳琳露出了一个凄惨的笑容,叹气道:“琳琳,原來你真的是我妹妹。”

“你们都怎么了,是不是精神都出了问題。”王琳琳依旧不解的问道,

“妈妈在生你之前,还生过一个男孩,就是他,你的亲哥哥。”刘汇珍痛苦的将手指插入发间,

啊,王琳琳惊讶的张大了小嘴,

哈哈,哈哈,突然屋里响起奇怪的笑声,王宝玉放声大笑,笑声中透着一种悲凉和愤怒,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流了出來,

王琳琳见状,连忙过來拉住王宝玉,带着哭腔问道:“哥,你怎么了,难道我妈说得都是真的。”

“琳琳,是真的,不过,她是你妈,不是我的,我亲妈为了一个臭男人,抛弃了我这么多年,她在我的心里,早就死了。”王宝玉眼睛通红,经历了这么多事儿,他沒有想到,居然在自己出狱的时候,见到了自己的亲妈刘玉玲,现在改名为刘汇珍,

只是,王宝玉并无任何的欣喜,反而,心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,因为他的亲妈不仅活着,而且活得很好,资产过亿,家庭美满,然而她却沒有给过儿子任何东西,

“宝玉,我的儿子,你听妈解释啊。”刘汇珍放声大哭,哽咽的喊道,

“啊。”王琳琳终于相信了这个事实,

王宝玉厌恶的推开扑在自己身上的女人,擦擦眼泪,抱拳道:“刘汇珍女士,不,堂堂的珠宝商人刘总,感谢你救我出狱,将來如果有机会,我会为此事报答你的,要求你可以尽管提,只要能力范围以内,我都会答应。”

“宝玉,你别这么说话,妈妈当时有苦衷啊。”刘汇珍哭着又扑到王宝玉身上,

“刘总,请你自重。”王宝玉使劲推,

“儿子,妈妈好容易又见到你,我再也不会松手的,儿子,妈妈真的很想你,我经常做梦梦到你。”刘汇珍哭着说道,

王宝玉压低声音说道:“松开,别给脸不要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