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56 想家了

1456 想家了

刘汇珍惊得退后一步,痛苦的说道:“儿子,你就这么对妈妈说话的。”

“你,不是我妈,永远都不是,我妈叫林召娣,是个普通的农村女人,沒你有钱,沒你保养得这么年轻,但她省衣节食,从小把我疼大,给我做饭洗衣,在我心里只有她一个妈,而你,你就是个无情无义的女人。”王宝玉咬牙切齿的点指刘玉玲道,

“哥,你为什么这么说话啊,你太沒有礼貌了。”王琳琳拉着王宝玉的胳膊道,

“我当然沒有礼貌,我生在农村,长在农村,玩着泥巴长大,闻着牛粪味过日子,我从來沒有上过什么绘画舞蹈班,更沒学过什么狗屁礼仪,但是我知道廉耻,知道感恩和回报,可是刘总呢,你珠光宝气,衣食无忧,你能知道良心是什么意思吗,你知道自己的血液是红色还是黑色的吗。”王宝玉血红着眼睛问道,

“我,我,宝玉,妈妈承认对不起你。”刘汇珍泣不成声,

“最后强调一次,我不是你儿子。”王宝玉大手一挥,

“哥,你别这么和妈说话,你看她多伤心啊。”王琳琳不知道该怎么办,忍不住也哭了起來,

“琳琳,这事儿跟你无关,你是我的亲妹妹,过去是,现在更是,将來哥哥也一定会把你捧在手心去疼,可是你妈,还有你那蛇蝎心肠的爸爸,我绝不会原谅他们。”王宝玉一字一句决然的说道,

“宝玉,妈这些年始终想着你啊。”刘汇珍声嘶力竭的喊道,

“哼,别假惺惺的了,想着我,还是想着你那野汉子王一夫吧,你们男娼女盗,毫无羞耻之心,我始终在东风村,你何尝去找过我,我走几十里山路上学,你可曾送过我一次,我干爹出门好几天看风水赚钱养活我,你是不是当时连海鲜都吃腻了,到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,是不是因为我现在行了,当官了,又想找回儿子,我劝你,别做梦了。”王宝玉声音冰冷,心里更冷,仿佛身上已经沒有了一丝的温度,

“儿子,不是这样的,当初王一夫跟我去给你办户口,可是柳河镇那边显示,你,你已经沒了啊,户口都已经注销,这些年,妈的眼泪都快流干了。”刘汇珍痛苦的说道,

经刘汇珍的提醒,王宝玉确实想起了自己在调查官员财产的时候,显示自己五岁时被死亡的事情,当初不明白,但是他现在明白了,这一切肯定是王一夫所为,王一夫就是不想带着自己,才托人改动了自己的户口,然后对刘汇珍撒下了一个弥天大谎,

“还是回去问你的男人吧。”王宝玉满腔怒火的说道,就算知道自己死了,也该回去看看,起码也要报答下收养自己孩子的恩人,而刘汇珍迫不及待的做起來官太太,竟然就那么快断绝了母子之情,

王宝玉悲愤的转身就往外走,刘汇珍连忙从追了出來,抱住了王宝玉的胳膊,哀求道:“宝玉,不要走啊,你要妈妈怎么补偿,妈妈都答应,宝玉,妈妈求求你不要走。”

“滚。”王宝玉冷喝道,

刘汇珍愣住了,沒想到儿子如此的绝情,王宝玉毫不客气的抽出手來,毅然离去,

刘汇珍双眼一黑,身形不由晃动,王琳琳连忙上前扶住,哭喊道:“妈,你沒事吧。”

在开车回家的一路上,王宝玉始终精神恍惚,他甚至不敢相信,就这样见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,这个恨了多少年,也梦了多少年的女人,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眼前,王宝玉总以为自己见到母亲后,心底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欣喜,然而事实告诉他,沒有,

想起了干爹干妈对自己來市里的担忧,王宝玉忽然明白,上次來平川参加红红婚礼的时候,干爹干妈就已经认出了王一夫,干妈还从酒店的窗口看到了母亲刘汇珍來接王琳琳,还告诉王宝玉要好好照顾她的话,二老怎么会不担心会失去这个辛苦养大的儿子,

想起干爹干妈对自己的养育之情,王宝玉决心已定,不管自己的亲妈刘汇珍怎么说,都一定不会认她,一个从小就抛弃自己的狠心女人,就应该让她承受这种绝情的惩罚,不管什么借口都沒法掩盖她嫌贫爱富的丑恶心理,就算自己当时真死了,总该回來看看干爹干妈,即使不看,总该去给自己垒个小小的坟头吧,

然而这个女人却什么都沒做,也许掉了几滴眼泪也就罢了,去死吧,车内的王宝玉红着双眼使劲砸了下方向盘,

可是,王宝玉的眼前,却总是浮现出刘汇珍哭泣的样子,这让他心里很乱,开车的过程中,几次差点碰到别人的车,

车子终于开进了清水家园,王宝玉心里油然升起一种亲切之感,虽然这是李可人租给自己的房子,可是,王宝玉却觉得这才是自己在平川市的家,

王宝玉上了楼,不由自主的敲开了李可人的屋门,听见动静的李可人打开门,一看到王宝玉这幅惨兮兮的样子,李可人立刻落泪了,伸开双臂将王宝玉搂了个结结实实,哽咽道:“小孩,我以为你回不來呢。”

王宝玉挤出了一丝笑意,强作镇定的说道:“大姐,我是被冤枉的,现在不是好好的吗。”

“他们沒打你吧。”李可人上下摸了摸,

“沒有。”

“你怎么哭了。”李可人发现了王宝玉脸上的泪痕,关切的上前给王宝玉擦拭,动作很轻柔,

“我,我想家了。”

“那就回家看看老人。”

“我也想大姐了。”

“傻孩子。”李可人笑着点了王宝玉一下额头,将一直呆站在屋外的王宝玉拉进來,泪水却依然沒有止住,

王宝玉发现,李可人确实憔悴了不少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惦记自己沒有睡好的原因,一股暖流从心底升起,王宝玉猛然抱住了李可人,将她抱得紧紧的,重重的闭上眼睛,

李可人一怔,随即也心疼的紧紧抱住王宝玉,跟着垂泪:“小孩,别害怕,都过去了,男子汉,遇到点挫折很正常。”

“嗯。”王宝玉点点头,

“小孩,想哭就哭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