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61 什么关系

1461 什么关系

驱车來到夏一达的住处,刚一进屋,王宝玉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,不用说,夏一达难得又下厨房了,

“臭小子,你有口福了。”夏一达笑道,

“嘿嘿,你做的饭菜,能吃就不错了。”王宝玉表示不屑,他不是沒吃过夏一达做的饭菜,那烹饪水平,实在不敢恭维,

“瞧不起我是吧。”夏一达不满的瞪了王宝玉一眼,转身回了厨房,端上來一大盘东西,里面的东西倒也是色泽金黄,香气四溢,

“行啊,这是什么啊。”王宝玉感兴趣的凑上前,看出來了,是一大盘的炒鸡,

“新疆大盘鸡,我可是轻易不出手的,今天在网上找了半天的做法。”夏一达自得的说道,

别说,看起來还真不错,鸡块嫩滑,土豆软糯,辣椒鲜红,再配上点绿莹莹的香菜,看见就让人特有食欲,

王宝玉惊讶的说道:“行啊,厨艺见长啊。”说完迫不及待的拿起一块放在嘴里,嗯,挺香的,不过,就是好些缺点什么,

“那是,其实本姑娘就是懒得研究,现在网络这么发达,想找什么都有,严格按照步骤來,不出几次,我也能……”夏一达正洋洋得意的自我炫耀,只见王宝玉指着嘴巴呜呜的说道:“好吃,但是沒咸味。”

“呀,忘了放盐,回回锅就好,稍等。”夏一达连忙端着菜去放盐,看着夏一达忙碌的身影,王宝玉的心里升起了一团暖意,忽然感觉跟她有一种小两口的意思,

菜重新端了上來,夏一达还拿出了一瓶好酒,说是庆祝王宝玉逃出生天,王宝玉很开心,跟她碰杯后,就忙不迭的吃了起來,边吃边赞:“小夏,再锻炼一下,基本上离贤妻良母就不远了。”

“吃吧,小号饭是不是很难吃啊。”夏一达给王宝玉夹了一大块鸡肉,柔声的说道,

“饭菜是次要的,就是太闷,也沒个美女陪着。”王宝玉习惯性的耍贫嘴,

“哼,在里面憋惨了吧。”

“也沒有,晚上做梦的时候还是很丰富的,嘿嘿,那可是美女环绕啊,可惜弄脏了裤子,连个换的都沒有。”王宝玉夸张的说道,

“少吹牛,等死的人几个还做美梦的,对了,那个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”夏一达问道,

王宝玉就把大致情况说了,因为去救程雪曼,才掉入了别人的圈套,自己绝对是无辜的,听完之后,夏一达气得摔了筷子,埋怨道:“你真是屡教不改,伪公主这种人,值得你为她这么做吗,贱。”

“小夏,不能这么说,如果是你被绑架了,我肯定会更着急。”王宝玉连忙解释道,

“我也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,还搞网恋,好赖不分的坏女人。”夏一达愤愤不平,

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咱们还是不提她了。”王宝玉也生程雪曼的气,一边摆手,一边殷勤的给夏一达倒酒,

“我不喝。”

“嘿嘿,看在我死里逃生的份上,给个好脸不行啊。”王宝玉用胳膊轻轻捣了一下,

夏一达叹了口气,重新拿起筷子,不知道是不是受程雪曼的影响,她沒有多少食欲,只是小口的夹着菜,王宝玉倒是吃得蛮开心的,为了缓和气氛,他边吃边开玩笑道:“小夏,这几天想我了沒有。”

“你都是阶下囚了,才不想你呢。”夏一达翻着眼皮道,不知为何,想着这几天对王宝玉的担忧,眼中立刻溢满了泪水,忽然就落下了两滴,

“嘿嘿,哭什么啊,我这不是好好的,啥零件也沒少。”王宝玉笑道,

“我还以为你出不來了呢,为了这事儿,小月去找了他爸尉书记,我去找了孟部长,你这个家伙,真是麻烦透顶。”夏一达擦着眼泪埋怨道,

“好了,别哭了。”王宝玉心里也是一酸,放下筷子,将夏一达拉到沙发坐下,认真的说道:“小夏,真是谢谢你了,我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。”

“不许胡思乱想,我,我只是喜欢跟你做游戏,你要是死了,谁陪我我玩啊。”夏一达翻着眼皮道,

本以为美女对自己动了心,沒想到还是多情了,王宝玉笑道:“小夏,咱们如果成为了夫妻,岂不是可以天天做游戏啊。”

“才不会嫁给你这个坏蛋呢,都是因为你,我做了我一直不想做的事儿。”夏一达嗔怪的掐了王宝玉一把,

“你跟孟部长不是很熟吗,难道说你为了我,跟孟部长那个了。”王宝玉坏笑着问道,

“胡说八道。”夏一达立刻厌恶的瞪了王宝玉一眼,

“嘿嘿,这也正常,孟部长还是挺喜欢你的,连孟耀辉都妒忌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孟耀辉算个屁啊,轮得着他妒忌吗,你以后少跟我提他。”夏一达提到孟耀辉火气更大,

“嘿嘿,不提他,说说,你是怎么把孟部长降服在石榴裙下的。”王宝玉很是好奇,

“你这张臭嘴,越说越恶心,你知道我跟孟部长是什么关系吗。”夏一达恼火的又打了王宝玉一拳,

“啥关系啊,反正我觉得你跟他不见外。”王宝玉一边躲闪,一边问,

“他,他跟我妈好过。”

“哦,你妈的老相好,现在又看上你了。”

“什么啊,他们那个时候偷尝了禁果,然后就这样了。”夏一达隐晦的比划道,

“咋样了。”

“哎呀,笨死你算了,其实,他,他跟我妈有了我。”夏一达支支吾吾,终于说出了实情,

“什么,他和你妈,那就是你爸爸。”王宝玉眼珠子快要瞪出來了,这也太离谱了吧,

“从血缘讲是这样。”夏一达转弯抹角就是不愿意提爸爸两个字,

王宝玉差点惊掉了下巴,不敢相信的问道:“孟部长可是有妻儿的,你不会是忽悠我吧。”

“我倒希望这不是真的,哼,如果不是为了你,我还不认他呢。”夏一达埋怨道,

“是真的啊,我说孟部长咋对你那么好呢。”王宝玉释然的说道,他始终感觉孟海潮跟夏一达的关系非同一般,

在王宝玉的一再追问下,夏一达还是如实讲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