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62 同病相怜

1462 同病相怜

当看到王宝‘玉’被抓起來消息之后.夏一达坐立不安.满脑子都是这个坏小子的影子.

后來小月找到了尉书记.尉书记也立即给公安局打了招呼.可依然沒有王宝‘玉’被释放的消息.

已经对王宝‘玉’萌生情愫的夏一达.再也无法保持镇定.想來想去.她终于下定决心去找孟海‘潮’.

“孟部长.我想求你帮助王宝‘玉’.他肯定是被冤枉的.”一见到孟海‘潮’.夏一达就焦急的说道.

“小夏.不是我不帮你.王宝‘玉’涉及的可是命案.一般人是说不上话的.”孟海‘潮’推辞.虽然他某些地方很欣赏王宝‘玉’.但是.他并不想在这种时候出头.因为这会显示他跟王宝‘玉’是关系不一般.万一救不出來.反而影响自己的名誉.

“你必须要帮他.”夏一达固执的说道.

“呵呵.小夏.你这么说我就不明白了.”孟海‘潮’依旧保持着笑容.神情中却多了一丝的不解.

“因为.因为他对我很重要.”夏一达咬了咬嘴‘唇’.低声说道.

“小夏.我多少知道点你跟王宝‘玉’的感情.但这个时候.我做为一个领导或者是一个长辈奉劝你.还是躲远点为好.”孟海‘潮’皱眉道.

“孟部长.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就和妈妈离婚了.”夏一达缓声说道.孟海‘潮’听到却是眉头紧锁.似乎心痛的样子.夏一达接着说道:“爸爸从小就不爱我.后來有一次我病了.需要住院.妈妈钱不够去找他借.就差给他下跪.可依然一分也沒有借出來.”

“如果我在你妈妈身边.一定不会让她承受这么多苦痛.”孟海‘潮’喃喃自语的说道.

“是的.我相信.那时候我哭着闹着找爸爸.我不明白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.而他为什么一点都不爱我.后來我才知道.他只是一个叔叔.”夏一达眼眶‘潮’湿了.

“小夏.你这是什么意思.”孟海‘潮’更加‘迷’‘惑’了.

“因为他不是我的亲生父亲.我的亲生父亲不知道有了我.他并不在边疆.而是抛下我和妈妈回中原了.”夏一达咬了咬嘴‘唇’.低头说道.

孟海‘潮’愣在了当场.显然不敢置信.说起來.孟海‘潮’之所以跟夏一达不见外.甚至平时很关照.一个很重要的原因.那就是孟海‘潮’跟夏一达的母亲很熟悉.说白了.夏一达的母亲.跟孟海‘潮’曾经是情人的关系.

“小夏.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.”孟海‘潮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.连忙问道.

“我那个父亲.因为我是早产儿.自我出生后.就离开了我和我妈.你知道吗.你离开新疆后.我妈就结婚了.你知道吧.我其实根本就不是早产儿.而是一个‘混’血.我跟你.还是一个血型.这么说.你都明白了吗.”夏一达很不满的说道.

孟海‘潮’沉默了.眼中闪现出泪光.他想起了那个漂亮的维族‘女’孩.一身‘艳’丽的服装在阳光下翩翩起舞.在自己当兵转业的那天.她将一切奉献给自己.回來后.因为家人的阻挠.孟海‘潮’始终沒有再去那里.几个月后.却听到了这个‘女’孩结婚的消息.

多年后.这个维族‘女’孩的‘女’儿也长大了.还考上了大学.她來信跟孟海‘潮’商量.希望孟海‘潮’能帮助她的‘女’儿.将她留在中原.孟海‘潮’愉快的答应.将找关系将夏一达调到了身边.

原本这些尘封的往事.孟海‘潮’只当做了青‘春’的回忆.竟然沒有想到.那一夜的‘激’情.竟然让他有了一个这么大的‘女’儿.而且.这个‘女’儿还就在自己的身边.

见孟海‘潮’不说话.夏一达黯然道:“你也知道.我妈一直单身.临來的时候.我妈将这件事儿告诉了我.她说她已经替你把‘女’儿养大了.不管你认不认.她都该让‘女’儿留在你身边.说实话.我根本不想认你.你也不用担心.我不会对外讲的.”

孟海‘潮’相信了这件事儿.他记忆中的夏一达妈妈.美貌大方.纯洁善良.不会跟自己说谎.

“小夏.不.一达.爸爸沒有想到.”孟海‘潮’擦着红润的眼睛说道.

“希望不会给你带來困扰.”夏一达说道.

“不要这么说.爸爸感觉非常的惊喜.”孟海‘潮’擦了擦眼睛.说道:“一达.你放心.无‘乱’如何.我也会竭尽全力将王宝‘玉’救出來.我已经辜负你那么多次了.这次一定会帮你.”

听完了夏一达的讲诉.王宝‘玉’的眼睛又一次的‘潮’湿了.虽然自己能够被放出來.并不是孟海‘潮’的功劳.可是.夏一达的真情可鉴.他紧紧的搂住了夏一达.感‘激’的说道:“小夏.难为你为我做了这么多.我当永生不忘.时刻铭记.”

“贫嘴.惹祸‘精’.”夏一达嗔怪了一句.将头埋进了王宝‘玉’的怀里.

“咱们还真是有缘分.连命运都很很相似.不瞒你说.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亲妈.”同病相怜.让王宝毫不隐瞒的对夏一达说出了实情.

“你找到你妈了.她是做什么的啊.”夏一达问道.

“你见过.她就是那个送你红宝石戒指的‘女’珠宝商.刘汇珍.”王宝‘玉’道.

“哇.你妈好有钱啊.”夏一达惊呼道.

“还不止这样.他男人还是政法委书记呢.”王宝‘玉’道.

“王一夫.行啊.臭小子.原本以为你是个农村出來的穷小子.现在成了高干子弟了.别说.王一夫长得真帅.”夏一达愈发的羡慕.

“狗屁.我把那个‘女’人给骂了一顿.坚决不认她.”王宝‘玉’恼道.

“为什么啊.这是多好的事儿.有权的爹.有钱的妈.你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啊.”夏一达不解的问道.

“你会叫孟部长爸爸吗.”王宝‘玉’忽然问道.

“不会.叫不出口.”夏一达神情躲闪.面有难‘色’.

“孟部长不知道这件事儿.是无心之失.你尚且还难以接受.我这个妈.从小扔下我跟野汉子跑了.让我认她.绝对不可能.”王宝‘玉’道.

“那不一样.”

“怎么不一样.”

夏一达沉默了.王宝‘玉’说得有道理.纵然是亲情.当阻断多年之后.也会变得陌生.但是.跟王宝‘玉’不同的是.夏一达当时确实很想叫孟海‘潮’一句爸.很想扑进他怀里大哭一场.只是沒有这么做而已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