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65 蔷薇会馆

第四卷虎落平川 1465 蔷薇会馆

“哭什么啊!像你这样的漂亮女人,不会愁找婆家的,对了,要找有钱有势的,最好是国外的。”王宝玉不为所动,嘴上毫不留情,但内心的某个柔软之处,却被这哭声给触动了。

程雪曼还是一直哭,并不说话,王宝玉感觉心里难受,本想安慰她一句,嘴上却说道:“雪曼,我们的关系不可能恢复到从前,你好自为之吧!”

“我错了还不行吗?我真的错了!”程雪曼声嘶力竭的喊道。

“都是我没本事,没有高贵的出身,也不能让你过上花钱如流水的生活。”王宝玉冷声说道。

“宝玉,你别这样说。这次,我真的知道错了!”程雪曼嘶哑着嗓子说道。

“哼,都是我的错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”王宝玉受不了程雪曼的哭声,终于还是放了电话。

电话又想起来,还是程雪曼打来的,王宝玉接起来,开口说道:“雪曼,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平静的生活,咱们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!你不欠我的,我更不欠你的!”

“宝玉,你听我……”

王宝玉忍着心痛再次挂断电话,他手里拿着手机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,也许从心底最真实的想法,他还是希望程雪曼再次打过来,也许他们还会和好。

也许程雪曼真的伤了自尊,再也没有电话打来,王宝玉等了好久,心里也一下子空了一般,整个人茫然失措,不知道做些什么才好。

望着窗外徐徐飘落的雪花,渐渐覆盖了大地,王宝玉曾经幻想过,程雪曼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样,在雪中曼妙的起舞,宛如一个坠落凡尘的精灵。还有烛光下那绝美的容颜,曾经无数次出现在王宝玉的梦里。

可是到了今天,他不得不遗憾的说:程雪曼已经变了,变得让人无法去爱,更无法可怜,甚至不值得可怜。

心里还是觉得空落落的,王宝玉漫步目的的望着窗外,想起了很多的往事,时光正在改变周围的一切,一切都变得不那么单纯,变得瞬息万变,不可捉摸。

这段时间,王琳琳倒是经常过来玩,总是有意无意的提到自己那个亲妈,王宝玉不忍心伤害妹妹,但是,凡事涉及到亲妈的事情,他都是不发一言,但他知道,刘汇珍为了找回自己这个儿子,从未放弃过努力。

常言道:树欲静而风不止,就在王宝玉安静的过了一段时间后,莫名的是是非非再一次缠绕了他。

小芹被杀的案子,始终没有进展,贲步云依旧牙关紧咬,不肯交代实情,让范金强这位头上罩着优秀警员和刑侦高手光环的人物,也觉得脸上无光,甚至被人嘲笑,公安局甚至有人暗地里给他取了个外号“饭桶”。

范金强压力山大,为了尽快侦破贲步云的案子,追查毒贩的下落,他衣不解带、废寝忘食,经过多日的分析排查,终于找到了贲步云曾经吸毒的场所,这是位于平川市一处偏僻地带的私人会馆,叫蔷薇会馆。

范金强带领警员赶到了那里,经过一番细致的问讯,女老板唐蔷薇拒不承认会馆里曾经容留吸毒,反复强调这里是一个正规的娱乐会所。即使有客人做出了出格的举动,会馆也是毫不知情的。

不过,还是有一个男服务员想起了当天发生的事情,贲步云确实来过,跟他一起来的,还有一个人戴眼镜派头十足的人物,通过仔细询问长相特征,惊得范金强也是一身冷汗。

“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天了,你怎么还记得如此清楚?”范金强不得不小心核实。

“贲步云是这里的常客,但以前都是别人对他低声下气的,而那一天贲步云对戴眼镜的男人很尊重,很客气。所以我印象很深。”男服务员肯定的说道。

范金强倒吸了一口气,根据服务员的描述,此人就是市长阮焕新,他知道这事儿非同小可,回到警局后,第一时间就跟局长严昊升私下进行了汇报。

严昊升的眉头拧成了一股绳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,市长是何等人物,一旦查不出真凭实据来,自己脑袋上的这个官职,肯定要保不住的。

“严局长,谁都不可以践踏法律。”范金强补充了一句。

“小范,你还是先回去休息两天吧,我自有定夺。”严昊升皱了皱眉头,公安人员最忌急功近利,没有确凿证据绝不可以冤枉好人,更何况这个嫌疑人还是市长呢?

想来想去,严昊升还是小心的将这件事儿汇报给政法委书记王一夫,王一夫一听也不敢擅自下决定,他又找到了纪检委书记尉兴邦,三个人在一间小办公室里,秘密召开了内部会议。

“兴邦,这件事儿你是什么意见?”王一夫表情凝重的问道。

“按理说,纪委是应该先介入。但是,仅凭一个服务员的供词,怕还是不能证明那个人就是阮市长。”尉兴邦谨慎道。

“那张照片也是一个证据。”王一夫提醒道。

“照片上只是一个背影,还是证据不足。”尉兴邦道,又转头对严昊升说道:“严局长,还要取得更多的证据,这件事儿非同小可,一旦诬陷了阮市长,咱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“先去暗中调查下,阮市长那几日的活动安排,切忌不要张扬。”王一夫吩咐道。

严昊升只能频频点头,王一夫又皱眉道:“严局长,要加大对贲步云的审讯力度,只要他交代了,一切都将明朗。”

“两位领导,贲步云这家伙的骨头太硬了。关于此事,死活什么都不说,就差上夹板严刑逼供了。”严昊升为难的说道。

“这是因为他心存幻想,希望上面的某个人,能够出面救他。”尉兴邦不屑,又坚定的说道:“我先表个态,如果这件事儿真的涉及到阮市长,纪委这边一定会一查到底,绝不姑息。”

“只要纪委能够摘掉阮市长的官职,剩下的工作,公安局这边就好办了。”王一夫补充道。

“流程我当然清楚,一夫书记,家事也一定要处理好。”尉兴邦忽然大有深意的提醒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