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66 一点出发

1466 一点出发

王一夫一愣,装作听不懂,沒有搭茬,又转头对严昊升道:“严局长,这件事儿千万要保密,不可走漏一点风声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严昊升保证道,

会议过后,严昊升第一时间找到了范金强,叮嘱他万不可走漏一点关于阮市长吸毒的事情,沒有他的亲自命令,更不可能擅自行动,

纪委书记尉兴邦嘴上说阮市长证据不足,暗地里却已经开始了调查,首先便是领导活动记录,记录上显示,事发当晚,阮市长并沒有参加什么会议,至于行踪也沒有人知道,这让尉兴邦的神经也开始紧张起來,

王宝玉当然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儿,这天上班后,代萌又过來汇报工作,教育扶贫基金会在代萌的管理下,已经基本步入了正规,而且,对企业家的募捐工作,也初见成效,募集了近八百万元的资金,

“呆子,干得不错嘛,照这个速度下去,咱们平川市很快就能在教育扶贫项目上,上个大台阶。”王宝玉夸赞道,又好奇的问:“你这个名单上,怎么多数捐款的都是女人啊。”

“嘿嘿,工作人员都是帅哥,自然女人买账的多。”代萌得意的说道,

“女人小气,真正出手阔绰的还得是爷们。”王宝玉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,

“那当然,我们先攻克有钱女人们,再去联系有钱男人。”代萌信口道,

“去,我看不像,是不是采取了非常手段,别告诉我就是用的美男计,而你又呆又丑,一出面就把爷们都吓跑了吧。”王宝玉笑问,

“你少瞧不起人,跟你说实话吧,这里有一多半都是汇珍珠宝的老总给介绍的,我这是从一点出发,个个击破。”代萌道,

他娘的,搞了半天,还是自己那个亲妈帮忙的结果,这让王宝玉心里一阵发堵,不禁冷着脸说道:“呆子,我警告你,少搭理那个刘汇珍,而且你们只围着她转,将來基金事业还是得不到广泛开展。”

“这还不叫广泛开展啊,人家刘总可是善心企业家,每次有要求都会一口答应,连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代萌不满的辩解道,

“她就是有目的的。”

“王宝玉,你是不是脑子坏了,刘总多好的人,上次介绍捐款客户的时候,还夸你是个好干部,说是有什么困难,只要她帮得上,她一定会不遗余力,你听听,多好的人啊,你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别好人心。”代萌恼道,

“你懂个屁,你要是再接触她,我就先把你这个理事长撤了,回家画画去。”王宝玉气咻咻的嚷嚷道,

“是不是你追求人家女儿,遇到障碍了啊。”代萌反击道,

“放屁,滚犊子啊,王琳琳是我的亲妹妹。”恼怒之下,王宝玉口无遮拦的说道,

“骗谁啊。”代萌表示不屑,这个呆子,竟然沒听懂王宝玉话里的意思,还如此说道:“嘿嘿,你还是我的亲哥哥呢。”

王宝玉使劲捶了捶脑袋,知道代萌的性子,这件事儿不跟她说清楚了,她肯定还要继续联系刘汇珍,

“呆子,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儿,不过,你千万要保密,不能透漏一丝一毫,懂吗。”王宝玉认真的说道,

“什么破事儿,搞的紧张兮兮的。”代萌好奇的问道,

“如果你泄露出去,我绝对饶不了你。”王宝玉瞪着眼睛,恶狠狠的说道,

“那我还不听了呢。”代萌转身就要走,

“别走,我相信你。”王宝玉无奈的说道,

“那就说吧,我答应你,绝对不跟第二个人说,包括我的家人。”代萌承诺道,

“你再给我发个誓。”王宝玉不放心的说道,

“爱说不说,我走了啊。”

“回來,回來,你刚才沒听清吧,经常來玩的王琳琳,她确实是我的亲妹妹。”王宝玉表情严肃的说道,

“什么意思,你哪來的亲妹妹啊。”代萌似懂非懂的问道,

“我跟你说过,我的父母都不是亲的,我有一个母亲,从小抛下我跟人跑了,前些日子,我见到她了,但是,我沒有认她。”王宝玉道,

代萌很惊讶,说道:“真的啊,她是干什么啊,环卫工还是服务员,你不是嫌弃人家吧。”

王宝玉苦笑摇头,这呆子,脑子转得可真慢,只好直接了当的说道:“她就是汇珍珠宝的老总刘汇珍。”

啊,代萌小嘴巴张得老大,忽然,扑哧一声笑了出來,说道:“王宝玉,你可真逗,骗谁呢。”

王宝玉气得使劲砸桌子,吼道:“我有必要骗你吗。”

“那你就是打算认人家干妈了,她的财产多,到时候够你一辈子花的。”代萌嘿嘿笑道,

王宝玉一把拉过代萌,盯着她的眼睛,认真的说道:“那你想想,平白无故,她会好心送你眼镜,还帮着拉业务,因为她是我亲妈,她这么做的目的,就是想让我认她。”

代萌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觉得王宝玉说的很是那么回事儿,一个高高在上的女老总怎么会如此讨好一个小职员呢,不由担心的问道:“你要是认了,她是不是就不给咱们拉业务了。”

“呆子。”王宝玉气得一把推开代萌,傻乎乎的,说话很费劲,

代萌终于信了,又问道:“王宝玉,这是好事儿,你为什么不认亲啊。”

“你可是在健康家庭里长大了,怎么会明白一个被抛弃的孩子,是怎样的孤单,又是多么的艰难,唉,她离开我的时候,我才五岁,我依然记得那天醒來时妈妈不见了,我就站在空荡荡的院子里,大哭着找妈妈,哭了好久好久,都快哭断了气,被干爹干妈收留后,我还哭了半个月,后來,我不哭了,但是非常的恨她。”说到这里,王宝玉又将牙齿咬得咯吱响,不过自己却是一点儿都不伤感了,大概这个悲情故事讲了太多遍,连自己都感觉有些麻木,

代萌却是头一次听,呆立在原地,眼睛中也出现了泪水,说道:“唉,我明白了,你真可怜啊。”

“是啊,从今以后,你不许再跟她联系。”王宝玉绝情的说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