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68 生日密码

1468 生日密码

“嗯!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,有什么疑问你尽管问。”阮焕新正色道。

“我想知道,贲步云吸毒的那晚,也就是三个月前的15日,你究竟在哪里?”尉兴邦换了个严肃的口吻。

阮焕新想了想,叹气道:“唉!那天我还真没出去,就在家里,我妻子能证明。”

“我了解了,一会儿我会派人找你妻子谈的?”“?。”尉兴邦道,接着又问道:“你在工作或者生活之中,是否碰到过对你十分不满的人?”

“这个不好说,也许有些政策影响了某些群体的利益。但是实不相瞒,到了我这个位置上,基本看不出人们的真感情,每个人见了我都是一副笑脸。”阮焕新直言道。

……

却说王宝玉刚要下班,范金强还是找到了他,将他约到了一家小饭店里,范金强叹气道:“兄弟,我可能要回家了。”

“怎么了?借调结束,可以回去陪小叶同志了?”王宝玉故意打哈哈,缓和气氛。

范金强苦笑了一下,说道:“局长下令了,如果十天之内,不能查出来是谁发送的造谣邮件,我就下岗了。”

“大哥可不是轻易服输的人,这点我比他们心里有数。”王宝玉竖起个大拇指给范金强鼓劲,头一次见他这么消极呢。

“谈何容易。当初对付毒贩子大不了就是一死,而现在却是外在阴谋与内部矛盾纠缠,很难短期解决。”范金强叹了口气说道。

“这么严重!”王宝玉道,“范大哥,有没有什么线索?弟弟帮你分析一下。”

“线索一直都有,但却不知道如何排查,这封邮件还是从教育局内发送出去的。”范金强道。

“大哥,我发誓,真不是我干的。”王宝玉满脸紧张,连忙洗清自己。

“我知道不是你,那封信写的算是文明,要是你的话,肯定满篇的脏话。”范金强不置可否的说道。

“嘿嘿,大哥还是蛮了解兄弟的嘛!”王宝玉道。

“上次能够抓到吴丽婉,有你算卦的功劳,再帮大哥算上一卦,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?”作为一名堂堂警员,居然提出要王宝玉算卦,大有病急乱投医的架势。

王宝玉跟范金强不见外,便翻开包,却没找到铜钱,可能是不小心忘在家里了。就在这时,范金强的手机响了起来,是下面警员打来的。

“是吗?破解了那个邮箱的密码。”范金强道,从兜里拿出笔来,记下了一组数字。

502016,范金强眉头紧皱的思索着,还是一无所获。这就是外应,王宝玉按照这组数字,毫不犹豫的在心中列出一个卦象,是《雷水解》之卦。

范金强却一直把注意力放在那组数字上,502016?既不像手机号,也不像门牌号,难道说是邮箱主人随意写的而已?哎,范金强不由又重重叹了口气。

“大哥,别烦恼了,《雷水解》这一卦,是天上终于下雨了的意思,意味着这件事儿就要解决,要有结果了。”王宝玉安慰范金强。

“是嘛!可还是没有什么头绪啊!”范金强道。

“我再仔细看看!”王宝玉端详着卦象,说道:“写邮件的这个人,脾气很大,是个中年男人,而且,还挺阴险的。嘿嘿,这点就可以排除掉我,我可没那么大年纪。”

“兄弟,这说明不了什么,除了你年轻点,教育局里的中年男人可是不少,当官的没有几个脾气好的,也都很有心机。”范金强插嘴道。

“上面的震为雷,表示东方,也就是说,他的办公室很可能在教育局楼里的东面。”王宝玉又道。

“这也太笼统,东面至少有几十个房间呢!要是能挨个查,我们早就动手了。”范金强道。

“大哥,你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兄弟真就无能为力。”王宝玉道,挺郁闷的喝了一口酒,却一下子呛到了,猛然喷到了范金强的记着数字的纸上。

“嘿嘿,不好意思了。”王宝玉连忙拿起纸来,甩着上面的酒,却拿倒了。

“兄弟,别动!”范金强忽然说道。

王宝玉拿着纸,不知所措,只听范金强一拍大腿,兴奋的说道:“哈哈,这组数字倒过来,就是610205,兴许是个生日。”

“嗯!很多人都喜欢用生日作为密码,我的也是。”王宝玉附和道。

“不吃了,我马上回去查,看看教育局里,谁是这个生日的人。”范金强是个急性子,撂下筷子就走。

“唉!真没意思。”王宝玉叹了一声,自斟自饮了一会儿,便也无聊的回家睡觉去了。

就在第二天上午,范金强领着几名警察,突然出现在教育局里,直接闯进了监察处处长梁倾岩的办公室,毫不客气的将他连同他的电脑一并带回了警局。

此事的轰动非同小可,局长杨木和常务副局长郭函都坐不住了,打电话给公安局,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是,公安局那边却是守口如瓶,什么都不说。

不说大家也能猜到,王宝玉更是心里有数,那个发邮件的人,应该就是梁倾岩。首先梁倾岩和王宝玉两人有矛盾,这并不是什么秘密,而且梁倾岩使用的自然也是教育局的通用ip,具备作案条件。

虽然如此,依然有许多的疑点,梁倾岩是如何知道这件事儿的?虽然他跟王宝玉一向不睦,但也不至于疯狂到用这种手段,一次次的陷害王宝玉。而且,梁倾岩也不至于因为报复王宝玉就把市长也捎带着连累进来,万一露馅,后果可是十分严重的。这样岂不是太傻了?简直是不合常理。

“梁倾岩犯事儿了?”代萌没见过这种架势,惊慌失措的来找王宝玉问情况。

“你去问公安局啊,问我干嘛!”

“肯定和你脱不了干系,真可怜,这么大年纪。”

“赶紧滚一边去啊,白眼狼!”

几天之后,王宝玉从范金强那里得知,邮件确实是梁倾岩发送的,利用技术手段,已经从他的电脑里,恢复了原始邮件稿的文档。

说到底,还是梁倾岩两次发送造谣邮件都安然无事,得意忘形,太过大意,邮箱密码设定了自己熟悉的生日倒数,而且从未更改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