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69 背后操纵

混世小术士 1469 背后操纵 无忧中文网

范金强根据王宝玉算卦提供的信息,再加上这个生日,确定是梁倾岩无疑,当机立断的抓了他,但是,新的疑问又來了,据梁倾岩交代,他发送邮件的原因,是另外一个神秘人物,在网上通过邮件的方式提供的信息,而真实的目的并不是单单冲着王宝玉去的,

那梁倾岩为什么会受这个陌生人的摆布,甚至铤而走险呢,原來,这名神秘人物告诉梁倾岩,他手头有梁倾岩接受了贲步云二十万贿赂款的证据,也就是说,如果梁倾岩不配合发邮件,他就将证据公之于众,

神秘人物告诉梁倾岩,如果他配合,只要惊动了阮市长,就能让贲步云的案子尽快结案,如果贲步云不交代问題,那么,他也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,

正是因为神秘人的连吓加哄,梁倾岩才接连群发了三封邮件,甚至,连这些邮箱的地址,都是神秘人给提供的,只是通过他转发了而已,

再次提审贲步云,他破天荒的承认,确实给梁倾岩行贿了二十万,算是又有了一个小小的突破,对于其他的事情,这个家伙还是一字不说,

范金强也是松了一口气,本來十天完成的任务,好歹两天就搞定了,严昊升对此也十分满意,

案情水落石出,这一次,公安局高调的通过《平川日报》大篇幅报道了此事儿,算是给广大市民一个交代,也给了阮市长一个交代,

真是大快人心,王宝玉这几天乐得合不拢嘴,心里美滋滋的想着:老子也是你梁倾岩能算计的,算來算去,到底还是把自己算计进去了吧,

虽然造谣邮件的事情有了结果,但是,那个提供信息的神秘人,又成为了公安局的重点侦查对象,只要这个人不查出來,搞不准什么时候,还会有这种邮件被群发,

“弟,恭喜你洗清了冤屈。”甄优美过來找王宝玉,一脸谄媚的说道,

“你弟弟有龙神护法护身,梁倾岩之流,根本不能把我咋样了。”王宝玉洋洋自得的吹嘘道,

“晚上能否赏脸去家里吃饭啊。”甄优美又发出了邀请,

这一次,王宝玉不好意思拒绝,便一口答应了下來,甄优美则乐颠颠的提前下班安排饭菜去了,其实王宝玉也很清楚,甄优美这是为了跟自己更进一步拉近关系,吃饭不过是个由头而已,

下班后,王宝玉驱车來到甄优美的家里,一个普通小区的普通住户,一进屋,一名个子不高却很壮实的中年男人,立刻热情的上來跟王宝玉握手,还自我介绍道:“王副局长,您能來家里,太赏脸了,我叫安威。”

“安危,呵呵,这名字有创意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

“是安全的安,威武的威。”安威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,

“白瞎了这个名字,就能在家里逞威风。”甄优美沒好气的说道,

大概安威是个标准妻管严,也不辩解,只是嘿嘿笑着继续谦让王宝玉,坐下后,王宝玉随和的笑道:“我在单位里,叫甄副主任优美姐,都不外,就称呼您姐夫吧。”

“哎呀,受宠若惊,不好意思了。”安威抱拳道,

“姐夫在哪儿高就啊。”王宝玉问,

“小人物,市工商局,就在窗口给企业办手续。”安威客气道,

“这可是好差事啊,沒有你的同意,这些企业家也是干瞪眼。”王宝玉笑道,

“不值一提。”安威嘿嘿笑道,

“如果哪天我不当局长了,办公司找你就方便了。”王宝玉开玩笑道,

“兄弟客气了,你年轻有为,前途无量,怕是求不到我这里。”安威推让道,

“那你就是怕我证件不齐全,要不就是注册资金凑不够,怕添麻烦吧。”王宝玉又笑道,

“怎么可能,只要是兄弟开公司,拿五十块钱的工本费,其余手续我都给你操办好。”安威终于有了自己可炫耀的地方,

“哈哈,那就多谢姐夫了。”王宝玉拱手笑道,

“你看你小气的,连五十块钱都给人家开口。”甄优美边张罗饭菜,边打着哈哈,很快一桌子的菜全部上齐,别说,手艺还不错,安威又拿出了一瓶好酒,三个人坐在桌子旁,气氛轻松的边吃边聊,倒也蛮开心的,

“兄弟,真的谢谢你,我听优美说,如果不是你的照应,上次她贪便宜的事情,怕就不好办了。”安威举杯道,

“姐夫这么说就太客气了,优美姐可是我的得力干将,但凭这一点,我也要死保。”王宝玉跟安威碰了一杯,摆手道,

“好,以后有我能做的事儿,尽管开口,一定义不容辞。”安威爽快的拍着胸脯,郑重承诺,

“就你那样,干啥啥不成,吃啥啥不剩,能帮啥啊。”甄优美不客气的打击安威,

“那你呢,连吃带拿,结果还不是闹出事儿來,要不是兄弟帮你顶着,这功夫不一定哪猫着呢。”安威脱口而出,

“好容易抓住我个把柄,能耐了是吧。”甄优美恼羞的问道,

“嘿嘿,女王犯了错不也还是女王嘛,來,媳妇,压压惊,给你倒上一杯。”安威乐呵呵的献殷勤,

“我自己倒,不用你管。”甄优美哼了一声,说着夺过酒瓶,

王宝玉对安威的印象不错,能看出來,是个踏实男人,跟他吃饭觉得很放松,趁着甄优美去厨房的功夫,开玩笑问道:“姐夫,优美姐咋对你这么大意见呢。”

“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你姐夫我身体不行,她自然怨气就大。”安威口无遮拦的说道,

“看姐夫身体挺好的啊。”王宝玉装迷糊,

“身体沒毛病,年年查体数咱最好,就是岁数大了,比不上小伙子那会儿,以前是硬着等,现在得等着硬,所以你姐那脸一天比一天难看。”安威小声说道,

嘿嘿,王宝玉坏笑了起來,看起來,这个年龄的男人,普遍不行已经成了定律,他又坏笑道:“沒想个法子,增强一下这方面的功夫。”

“想了,效果不大。”安威倒也老实,毫不隐瞒的说道,

“你们俩嘀咕什么呢。”甄优美听见两个窃窃私语,好奇的问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