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75 基本功

第三卷 县域扬名 1475 基本功

又是一阵鼓掌,王宝玉终于醒悟,敢情这些企业家都是下文件给拘來的,汪卓然的讲话,无疑在向企业家们传递着一种信号,那就是必须要注重企业文化的建设,沒有了文化的支撑,企业就不可能做大,

汪卓然又讲了不少文化的重要『性』,磨磨唧唧的足有半个小时,但是,下面的企业家却沒有一个敢动弹的,除了刘玉玲一直低头想心事,其余个个挺胸抬头,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,人家毕竟是县委书记,万一留下了坏印象,那肯定是得不偿失的,

汪卓然终于讲完了话,掌声是从未有过的热烈,王宝玉听得快睡着了,一听演出结束,立刻起身就走,刘玉玲本想跟王宝玉再说几句话,却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,看着王宝玉消失在人流里,

其实王宝玉并沒有马上开车走,而是坐在车里,静静看着刘玉玲和王一夫开车离去,心里还是有点儿不是滋味,这种感觉很难以用语言描述,既不想见刘玉玲,又想偷着多看一眼,

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王宝玉刚发动汽车,就看见田英手里拎着个小包,一边哼着曲儿晃『荡』着,一边走下剧院的台阶,能够看出來,这小妮子挺高兴的,大概是受到了团长的表扬,

“黑煤球。”王宝玉摇下车窗,一脸坏笑的喊道,

田英寻声看见了王宝玉,脸上顿『露』喜『色』,小跑几步上了王宝玉的车,笑道:“臭宝玉,难得你有良心等我。”

“嘿嘿,节目演的不错嘛,连汪书记都夸你有创新呢。”王宝玉笑道,

“为了能上这个节目,我可是跟毕团长吵了一顿,还好,她最后答应了。”田英脸上洋洋得意,

王宝玉一边开车,一边问:“臭妮子,还沒吃饭吧。”

“当然沒吃,快好好招待本姑娘,咦,这是什么,你刚刚哭过。”田英惊讶的抹了王宝玉眼角的湿润问道,

“你的歌太感人了,我是从头哭到尾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着连忙抹了把脸,

“去你的,我唱的又不是窦娥冤。”田英才不会相信王宝玉的鬼话,不过也很快忘了刚才的事儿,

两个人找了个小饭店坐下,点了两个菜,王宝玉吃过饭,心情也不佳,所以沒啥胃口,而田英可能是跳舞消耗了能量,一阵风卷残云,菜基本上都让她吃了,

“这么能吃,谁敢娶你啊。”王宝玉惊讶的望着空盘子问道,

“一天训练七八个小时,累死本姑娘了,最近饭量确实大了不少。”田英不满的嘟囔着,大口的扒拉着泡汤的米饭,

“唱歌又不是搬砖头,至于吗。”王宝玉还是有点不理解,

“说这话就是外行,除了唱歌还得配舞呢,本姑娘是体力加脑力,很累。”田英呜呜的含着满嘴食物说道,

“这是好事儿,只有基本功扎实了,才能成为大明星。”王宝玉欣赏道,

“嘿嘿,我现在跳舞可是比以前强多了,不信你看看。”田英得意的笑着,站起身來,轻轻一搬右腿,一下子就过了肩膀,

“哇,行啊英子,都这把岁数了,还能练劈叉。”王宝玉感叹的赞叹道,

“可是吃了不少苦,不过还算有成效,这些对于我都不是问題。”田英很得意的又是个大下腰,

“不错,以后你男人有福气。”王宝玉坏坏的笑道,

“什么意思。”田英站起來整理好衣服,不解的问道,

“两个人上床后,摆个一字马,大劈叉,小劈叉,老树盘根倒挂蜡,岂不是要爽呆了。”王宝玉比比划划,笑得很猥亵,

田英脸一红,随即挥着小拳头打了过來,嗔道:“臭宝玉,烂宝玉,你脑子里整天都是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。”

王宝玉一边抵挡,一边笑个不停,正好此时來了『尿』意,便借机跑了出去,

小饭店里的厕所条件很差,又脏又『乱』,男女通用的那种,可以看见纸篓里有带血的卫生巾,

王宝玉捂着鼻子,哗哗的『尿』着,便池里正好有一个不知道擦什么地方的小纸团,他加了一个意念,如果自己的『尿』能把纸团冲下去,就意味着自己将來会一帆风顺,

『尿』柱对准了小纸团,王宝玉集中力量喷刺而去,一番努力,终于将纸团冲了进去,嘿嘿,他就像是完成一项任务一般,心情很高兴,

回到餐桌上,只见田英正无聊的翻着自己的包,王宝玉道:“臭妮子,咋这么沒礼貌啊。”

“我看看你有什么秘密。”田英翻着眼皮,满不在乎的说道,

“不许拿钱啊。”王宝玉在田英身上确实赔了不少,

王宝玉的包里,有钱,有工作证,还有几粒春哥丸和三枚铜钱,外加几包餐巾纸,田英嘿嘿笑道:“不拿钱我翻你包干嘛,再赞助些啊,那点工资实在不够花的。”

说完,毫不客气的点了一千块钱,嬉皮笑脸的说自己仗义,不多拿之类的废话,便塞进了自己的小包里,

“真过分啊,以后你男人的岂不是一分私房钱都沒有。”王宝玉并不在意这点钱,继续开玩笑道,

“切,谁要是娶了本姑娘,想出去闲扯,一律阉割。”田英不屑道,

“本來我还打算娶你,听你这么说,还是算了。”王宝玉故作遗憾的说道,

“咦,这是谁啊。”田英从王宝玉的包里,翻到了一张白纸,展开后,是一个戴墨镜口罩的男人,

这正是范金强给王宝玉的那个嫌疑人画像,王宝玉解释道:“这个家伙就是设计害我的那个罪犯,只是到现在还沒抓到。”

“看着有点眼熟。”田英随口嘟囔了一句,折叠了几下,就想重新放回王宝玉的包里,

“你认识他。”王宝玉立刻來了精神,

“我怎么知道,捂得跟得了麻风腮似的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”田英翻着白眼说道,

“英子,再仔细看看,好好想想是否见到过这个人,好英子,一天不抓到这个家伙,哥哥我的危险就不会真正解除。”王宝玉近乎哀求道,

田英哼了一声,又重新展开,指着娇娇画的那个月牙形痕迹若有所思的问道:“这是什么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