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76 出卖老情人

混世小术士 1476 出卖老情人 无忧中文网

“一个见过他的女孩子标上的,说这是一个疤痕,不仔细看看不出來。”王宝玉解释道,

田英蹙着眉头,想了半天,忽然说道:“我好像想起來了。”

“谁啊。”王宝玉惊喜的问道,

“许健。”田英又仔细看了一眼,最后肯定的说道,

王宝玉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,忙不迭的问道:“英子,你怎么知道是他啊。”

“我跟他搞过对象,他的颧骨和脸也摸过,当然熟悉了,刚开始看就觉得好像哪里见过,现在看就是他。”田英道,

“但凭颧骨证明不了是他本人,还有什么特征,你们有沒有那个,他身上有沒有特殊的气味或者记号什么的。”王宝玉追问,

“你要死啊,本姑娘才沒有跟他那个呢。”田英恼火的说道,

“当初他跟你分手,你不哭得还挺伤心的嘛。”王宝玉笑道,

“那是我不甘心,不过程雪曼也太坏了,明知道我跟他处对象,非得插一腿。”田英更恼了,

“别跑題,继续说小健。”王宝玉并不想听程雪曼的往事,

“哼,我想想啊,那次是刚开春,我在歌厅里唱歌,他也去玩,正好点到了我陪唱,狗日的,还想跟本姑娘耍流氓,被我狠狠扇了一耳光,那个时候我记得,他脸上有这样一块疤,以前确实沒有,不知道被哪个女的给挠的。”田英沒隐瞒的说道,

王宝玉拍着胸口,惊魂未定的说道:“臭妮子,你咋不报警呢,他可是通缉犯。”

“我哪知道。”田英翻了王宝玉一记白眼,这也不奇怪,对于田英这样的女孩子,习惯夜生活,对于新闻时事根本不关心,

“你能确定是他。”王宝玉又认真的问了一句,

“是他,错不了的。”田英笃定的说道,

“嘿嘿,为了哥哥出卖自己的老情人,真是感动。”王宝玉得了便宜卖乖,

“去你的,我又沒跟他上过床,程雪曼才是她的老情人呢。”田英鄙夷的说道,

王宝玉的脸当时就寒了,不过经过田英的提醒,再联想起小芹被杀事件的前前后后,王宝玉开始觉得田英说得非常有可能,

首先,小健跟王宝玉是死敌,王宝玉害的他成了四处逃亡的通缉犯,还把他的爸爸许林峰给搞下台,他当然想着要整死王宝玉才开心;其次,小健跟程雪曼也熟悉,深知程雪曼贪财的特点,搞不好还早就知道她的聊天号码;最后,王宝玉想起了那晚跟自己通话的声音,当时觉得耳熟,现在想想,应该就是小健的声音,

搞了半天,竟然是这个狗日的,可是小健设计了一圈,为什么不当场把自己弄死呢,想了想,王宝玉也明白了,小健这是对自己极度的恨,所以,嫁祸自己让自己蹲大牢,比当时就把自己弄死更解恨,

见王宝玉呆愣愣的不说话,田英问道:“宝玉,到底因为什么,你会成为了杀人犯。”

“是杀人嫌疑犯。”王宝玉不悦的纠正着田英的说法,又絮叨的将那天的事情说了,田英免不了又将王宝玉一顿埋怨,说程雪曼这种人,贪慕虚荣,无情无义,根本就死不足惜,换做任何人都不会去救她,

这一次,王宝玉沒跟田英犟,程雪曼在这件事儿上,确实不可原谅,

“好了,回家吧,真生气,本姑娘沒心思吃饭了。”田英擦擦嘴巴说道,

“老大,盘子都空了,你还说沒心思吃饭。”王宝玉惊愕的问道,

“别那么小气,凭我现在的发展,将來一定给你赚大钱,哼,到时候吃亏的肯定是我,什么都得给你分一半。”田英不屑道,

“那就多谢了,田大明星。”王宝玉拱手笑道,田英赚钱给自己花,切,猴年马月,

不过锁定了小健这个嫌疑人,王宝玉很开心,开车将田英送回家,又是半夜了,

“臭妮子,快睡吧,帅哥走了啊。”王宝玉将田英送进小屋内,笑着说道,

“宝玉,这么晚了,就在这里将就一宿吧。”田英发出了邀请,王宝玉不接受,摆手道:“一宿二十万,本少爷拿不起。”

“什么意思,不认账啊。”田英恼道,

“你心里明白,上次我人都醉成那样,下面肯定更是一滩烂泥,想欺负你都难,想拿这个忽悠我二十万大洋,嘿嘿,真是黑心小煤球。”王宝玉道,

“算了,本姑娘不跟你计较了,但你今晚必须留下。”田英拉着王宝玉道,

“为什么啊。”

“听你讲残疾女孩被杀的事儿,我,我害怕。”田英承认道,

“怕什么啊,她又不是你杀的,不行,我要回家。”

“不让你走。”田英拉着王宝玉不肯放手,小脸上确实带着恐惧之色,

王宝玉眼珠一转,起了坏心思,说道:“臭妮子,不让我走也行,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儿。”

“办那事儿可不行,今天我是危险期。”田英紧张道,脸一下子红了,好在人长得黑,看不太出來,

“我是那种人吗,本人是正人君子,从不趁人之危。”王宝玉自我标榜道,

“那是啥事儿。”

“还记得小时候你用小棍扎我屁股的事儿吗。”王宝玉翻起了旧账,

说起这事儿,田英立刻咯咯笑了起來,嗔道:“谁叫你傻乎乎的,活该,嘿嘿,撅着屁股抹着眼泪让我扎,宝玉,你小的时候还真傻。”

“今天,我要报仇雪恨,要我留下,除非你让我在你屁股上打一针。”王宝玉一脸坏笑,十分得意的说道,

“臭小子,坏东西,走吧走吧。”田英向外推着王宝玉,

“拜拜了,小心女鬼來找你哦。”王宝玉做了个鬼脸,推门就要走,

“你不刚说了吗,她不是我杀的。”

“谁让你认识小健,小健那人就是恶煞,一般冤鬼近不了身,都是从身边人下手。”王宝玉忽悠道,

“臭宝玉,你还说。”田英到底屈服了,又拉住王宝玉,说道:“好吧,扎一下就扎一下,别把本姑娘的粉臀给弄破了就行。”

“切,还粉臀,就是块黑土丘。”王宝玉不屑的说道,

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“凭啥听你的,我才不说呢。”

“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