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77 懦夫

混世小术士 1477 懦夫 无忧中文网

既然确定不走,两个人分别去小屋的小卫生间里冲洗了一下,王宝玉先洗完,沒有睡衣,只穿着个小裤头,一脸猥亵又得意的笑,四仰八叉的躺在田英的小**,嘿嘿,果然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

随后,洗过澡田英穿着小碎花的睡衣,红着脸凑过來,小心的商量道:“臭小子,你可一定轻点,要懂得怜香惜玉。”

“黑煤球是香玉吗。”王宝玉眨巴着眼睛问道,

“还说,看我不打死你。”田英恼羞无比的扑上來,使劲捶了王宝玉几拳,王宝玉不怕这个,一边抵挡,一边反身发动反攻,很快就把田英压在了身下,

“哼,还打上瘾了,看我不收拾你,服不服。”王宝玉恶狠狠的说道,两只手就齐齐的插进了田英的胳肢窝,

田英笑得满床打滚,终于告饶道:“臭宝玉,别闹了,我服了。”

“快脱裤子。”王宝玉宛如一个大将军,果断的下了命令,

田英羞涩的将头埋进了枕头里,小心翼翼的向下褪了褪睡裤,露出一块光滑的肌肤,小声道:“轻点啊。”

打针要注射在臀大肌,王宝玉使劲向下拉田英的裤子,田英的身子压着,感觉不方便,他又说道:“趴在床边,你要把我想成大夫才行。”

“呸,流氓大夫。”田英嘟囔的一句,还是动了动身子,将脚放在了地上,上身趴在**,

嘿嘿,王宝玉一边坏笑,一边毫不犹豫的将田英的裤子拉下來,小屁股翘翘的,在灯光下泛着健康的光泽,

“喂,不能这么打针的。”田英头埋在枕头里伸出手來摸裤子,

王宝玉岂能让她得逞,吼道:“别动,乱动我扎烂你的屁股。”

虽然田英也跟王宝玉在一张**睡过几次,也让王宝玉的贱手摸过,但是,这样的姿势,还是让她使劲的捶打着床,又羞涩又紧张,

王宝玉找來一块卫生纸,倒了点杯子中的水在上面,在田英的屁股上轻轻的擦着,打成酒精棉消毒,凉丝丝的感觉让田英打了个激灵,王宝玉看着有趣,从包里翻出一支圆珠笔,比量着说道:“小姑娘,别乱动啊,打针不疼的。”

越是这么说,田英就越紧张,紧张的手抓住了床单,哀求道:“臭小子,一定轻点,我小时候手劲可不大。”

“嘿嘿,马上就好啊。”王宝玉心里才不是这么想,一脸兴奋,手握圆珠笔,对着田英的一侧小屁股,就扎了下去,

田英嗷的一声打了个激灵,上身就抬了起來,骂道:“烂宝玉,你弄疼我了。”

王宝玉打了田英屁股一巴掌,说道:“别乱动,还沒注射药液呢,小心针头别里面去。”说着,他一按圆珠笔,就在田英的屁股上弄了一个小黑点,嘿嘿,好玩,王宝玉接着咔哒咔哒的按笔帽,很快就有了一小片黑点,

这下子,田英再也受不了了,忽的一下子站起身來,揉着屁股道:“臭宝玉,这么疼,是不是给我弄破了。”

“小时候你可是把我给弄破了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你那贱腚,弄破又能咋样,哎哟,我的屁股啊。”田英夸张的喊着,拿着小镜子照了照,看到了一堆黑点,羞恼的连忙提上裤子,

就在这时,楼上忽然传來了床铺吱吱呀呀的声音,隐约还能听见女人的低吟,王宝玉明知故问:“田英,楼上这是诈尸啊。”

“不隔音,那女的总领男人回來。”田英红着脸道,

“呵呵,这肯定让你的生活不寂寞。”王宝玉调侃道,

“屁,有时候吵得本姑娘睡不着,恨不得上去把他们分开。”田英咬牙骂道,上床靠在了王宝玉的身边,

吱呀吱呀的声音连绵不断,而那女人的声音也大了起來,起初王宝玉还是听热闹,渐渐就受了影响,再一想到田英刚才的翘翘的小屁股,下面又开始不老实起來,

“黑煤球,人家那么**,咱们是不是也响应一下。”王宝玉一脸**笑的问田英,

“都跟你说了,今天是我的危险期,懂不懂啊,很容易怀孕的。”田英道,

“回头吃点药就结了,來吧,这晚你陪我,那二十万就真得不要了。”王宝玉道,其实心知肚明,以田英现在的收入,那笔钱指定是泡汤了,

“你还想要啊,你要了本姑娘的第一次,不是顶账了嘛。”田英耍起了赖皮,

“第一次沒了就赖我。”王宝玉指着自己鼻子不悦的问道,

“本來就是你,懦夫,做过不承认。”

王宝玉叹了口气,都说欠钱的是大爷,这话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假,只好无奈的扭过身去,听到楼上的动静,幻想着那个男人如何的勇猛无敌,女人如何的风情万种,

“唉,像我这么帅的人连个黑煤球都看不上。”王宝玉独自哀叹道,

“去你的,我妈说了,东风村除了美凤姐就属我最好看。”田英踢了王宝玉一脚不满的说道,

美凤,王宝玉心里一痒,美凤确实长得好看,就像李可人说的那样,清水出芙蓉,沒有丝毫修饰的痕迹,而且那方面也很不错,虽然技巧不高,但是却是全身心的投入,让人很受触动,

咳咳,王宝玉咳嗽两声,知道自己想多了,随口说道: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将來不知道谁又把她给比下去了呢。”

“青不一定能胜于蓝,还有比她更好看的人。”田英说道,

王宝玉好奇的翻过身问道:“谁啊。”

“我沒印象,但是我听我妈跟别人聊天的时候说过,直到现在,不管老的小的,都沒几个超过她漂亮的。”田英一脸坏笑,

王宝玉看着田英的表情就知道了,她说的是自己的亲妈刘玉玲,这个并不奇怪,刘玉玲确实长得好,否则能让干部子弟王一夫盯上吗,

王宝玉厌恶的转过身,说道:“哪壶不开提哪壶。”

“嘿嘿,宝玉,别生气啊,这是事实嘛,这样好不好,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儿,我就跟你那个一下。”田英又惹了王宝玉不开心,于是主动凑过來讨好道,

“行。”王宝玉毫不犹豫的答应,满脸的期盼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