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85 明星脸

1485 明星脸

王宝玉敷衍的跟白牡丹亲了一下,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:“白大侠,那张照片上的男人背影,真是阮市长吗。”

白牡丹愣了一下,坚定的说道:“这个人是谁,我是绝对不能告诉你的。”

“那你认识这个人。”王宝玉追问道,
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“难道说不是阮市长。”王宝玉换了个问法,

“不清楚。”

“是不是就跟电视里的明星脸一样,两个人长得很像。”王宝玉刨根问底,

“你要是再问,别怪我马上就翻脸。”白牡丹瞪起眼睛,沒了笑模样,

王宝玉吓得连忙摆手道:“好了,我就是好奇,跟我也沒个鸟关系。”

“有些事儿还是不知道的好。”白牡丹提醒道,

“整天凶巴巴的,对你再好也沒用,在你心里,我可能连谷爷的一个脚趾头都不如。”王宝玉故意叹息道,

“你怎么知道我对你不好呢,知道太多真的沒用,也许等你知道了这个真相的时候,可能大麻烦就到了,我希望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。”白牡丹神色黯然的说道,

“这么严重,你非得跟着谷爷干吗。”王宝玉不甘心这样的女孩最终被打入死牢的下场,

“想回头已经晚了,我这双手上已经沾了血,临死不远,现在无非就是靠日子,不定哪天我这颗脑袋就被手枪给打爆。”白牡丹自嘲道,

王宝玉听不下去了,只好换了个话題,跟白牡丹聊起了女房东李可人,白牡丹说她很想念李可人,只是不方便去,怕连累了这个好大姐,

白牡丹能这么说,证明她的人性深处,还是有善良的一面,起码还能辨别善恶,只可惜,她选择了一条不归路,而且也沒有改过的决心,因此,总有一天,要接受法律的严惩,

“臭小子,上次听说你被诬陷杀人,我差点去劫狱。”白牡丹道,

“大侠,真的谢谢了。”王宝玉感动的说道,心中一阵后怕,幸好白牡丹沒采取行动,否则自己就是长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,

“这也怪你,那个许健你干嘛得罪他啊。”白牡丹埋怨道,

王宝玉将自己跟许健的恩怨讲了一遍,尤其夸张的说了红红被许健用刀子割身,现在依然满身的伤痕,无比凄惨,

白牡丹听了之后,气得也是咬牙启齿,说许健不应该欺负一个女人,尽管这个女人当时是名妓-女,王宝玉则添油加醋的说,如果不抓到许健,这个女人的一生就毁了,许健就应该千刀万剐,

虽然怀里搂着个女魔头,但是喝了酒的王宝玉到底还是睡着了,当他醒來的时候,已经是早上八点多,白牡丹早已影踪全无,宛如做了一场春梦,

唉,王宝玉躺在**,长长叹了口气,从良心出发,白牡丹等人就应该早日落入法网,减少对社会的危害,可是,从情感上出发,他又希望白牡丹能远走高飞,永远不被抓到,

黯然伤感了片刻,王宝玉想起了代萌,想起这个呆子是哭着跑出去的,也不知道大晚上的伤心了多久,连忙起身收拾利索,去敲代萌的房门,

屋里根本沒有人,下楼一打听,原來代萌一早就退房走了,王宝玉连忙开车回到教育局,直接就去了代萌的办公室,

进屋之后,果然看见代萌的眼睛肿得像两颗红葡萄,一看是王宝玉來了,代萌立刻别过脸去,一言不发,

“呆子,还生气呢。”王宝玉陪着笑问道,

“请喊我代萌。”代萌不客气的说道,

“嘿嘿,昨晚情况特殊,我向你道歉。”王宝玉抱拳道,

“上次打屁股是个游戏,这一次,你竟然下狠手,我真沒想到,你竟然是个变态,你都不知道我屁股有多疼。”代萌揉了揉红肿的眼睛,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來,

“其实,我很正常的,昨晚是迫不得已,也是为了你好。”王宝玉勉强解释道,他当然不敢说,这一切都是白牡丹的安排,是为了保护代萌,

“什么迫不得已,有什么特殊情况。”代萌问道,

王宝玉急的直抓头发,不知道该怎么说,代萌冷笑道:“王宝玉,说不出來了吧,你这么变态,谁嫁给你一定倒霉。”

“我又沒说让你嫁给我。”王宝玉恼道,

“哼,本來还觉得你不错,现在本姑娘彻底死心了,你出去吧。”代萌道,

“要不,你再打我一顿出出气。”王宝玉还不想彻底得罪代萌,又换了个笑脸继续说道,

“别想哄我,除非你说自己是个变态。”代萌稍稍消了气,如此说道,

“其实,我心里还真是有毛病,可能叫做强迫症,一看到女人的屁股,我就想打几下,而且越打越兴奋,我一定要治好这个毛病,决不再伤害你。”王宝玉胡编道,但语气恳切,

“算了,别指望我以后还会跟你单独出去,你太危险了。”代萌摆手道,

“嘿嘿,别哭了啊,你看眼睛肿的连眼镜都快撑掉了。”王宝玉夸张的说道,

“瞎吹。”代萌摘下心爱的眼镜翘着兰花指用镜布细细擦过,感叹道:“真是好东西,哭了那么久,上面也不会形成水汽。”

“不生气了,那猴哥走了。”王宝玉道,转身就要走,

“不许走。”代萌忽然拍着桌子嚷嚷道,

“二师弟还有什么安排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的问道,

“一码归一码,把昨晚我赢的钱给我。”代萌坚定的说道,

“你不都输了吗。”王宝玉诧异的问道,

“我输了只是那个什么,你可沒说我输钱,所以之前赢得钱都应该算我的。”代萌叉着腰说道,

汗,居然还想着这事儿,王宝玉只好从包里摸出了三千块钱,递给了代萌,算是对她的补偿了,

“二师弟,给大师兄笑一个。”王宝玉舔着脸又说道,

“千金一笑,你想來几下。”代萌翻着白眼问道,

这么贵,还是走吧,王宝玉吐了吐舌头,郁闷的走开,

最近一直沒啥大事儿,王宝玉很清闲,下午的时候,王琳琳來了,今天是星期三,王宝玉知道王琳琳又逃课,不免责怪道:“琳琳,怎么不好好上课,又跑出來了。”